蒋天正去病房看了蒋晴晴,见她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呼吸均匀,才彻底放心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刚才开着会,接到电话,丢下一大推人跑到医院来,这会儿得赶回去,于是就拜托窦可莹暂时帮着照看蒋晴晴,然后匆匆的离开医院。

    窦可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摸了摸蒋晴晴苍白的俏脸,轻声道:“我和她认识二十年了,虽然见了面总是拌嘴,但是谁也不知道我们感情有多深。”这话是说给一旁的姚泽听。

    姚泽听了静静点头,问道:“蒋姐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

    提到徐鹏程,窦可莹脸色黯然下来,徐鹏程和于乾何尝不是一种货色,她有些伤感起来,蒋晴晴和她一样,倒是感情上的失败者,窦可莹语气冷漠的道:“他不配做人,是个禽兽。”

    姚泽默然。

    窦可莹就道:“你有事就先去忙吧,这边有我,没什么问题的。”

    姚泽确实是丢下手头的工作赶过来的,见蒋晴晴没事,他原本打算偷偷问问是不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被她老公发现了,但是见蒋晴晴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于是就朝着窦可莹点了点头,道:“等她醒了告诉一声。”

    窦可莹笑了笑,点头道:“你赶紧去忙吧。”

    ……

    徐鹏程此时躲在了父亲家里,希望他父亲能帮他出主意。

    徐鹏程的父亲在香港商界也是屈指可数的大富豪,家族产业比于家也差不到哪里去,此时见儿子闯了这么大的祸徐双江也颇为头疼,他坐在别墅客厅的沙发,嘴里含着巴西雪茄抽了两口后,叹气道:“以前就说过,结了婚就别在外面鬼混了,现在倒好,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这次蒋晴晴怕是和你离定了,这离婚也就算了,恐怕他父亲蒋天正不会善罢甘休,他女儿差点被你弄死,以他的脾气,他不撕了一层皮下来会罢手?”

    徐鹏程一脸焦急的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办啊?”

    徐双江微微蹙眉,沉默一会儿后,沉声道:“你得马上离开香港,先去法国你母亲那里躲一阵子吧,等风平浪静了再回来。”

    “也只能这样了。”徐鹏程赶紧点头,然后又问道:“爸,如果蒋天正找你要人,你该怎么应对?”

    “什么怎么应对,你回来过吗?”徐双江问道。

    徐鹏程立马了解父亲的意思笑了笑,摇头道:“没回来过。”

    徐双江笑了笑,将雪茄塞进烟灰缸,然后拿出电话给公司秘书帮着给徐鹏程订去法国的机票。

    蒋天正是什么人,在香港政界跺跺脚都得地震的存在,摸爬滚打多年老谋深算自然不会让徐鹏程钻了空子,他开完会后直接让警局派出三名警察跟着自己去徐双江那里抓人。

    蒋天正到徐双江的别墅时,徐鹏程正准备离开,听到敲门声,保姆本来打算去开门,徐双江赶紧制止住,然后走到门口从猫眼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就变了脸色,赶紧朝着自己儿子使了使眼色。

    徐鹏程会意父亲的意思,顿时吓的脸色苍白,赶紧朝着别墅二楼跑去,等徐鹏程躲了起来,徐双江才笑脸相迎的将门打开,然后笑眯眯的道:“什么风把亲家你给吹来了。”

    蒋天正没给徐双江好脸色看,冷哼一声,沉声问道:“徐鹏程人呢?”

    徐双江愣了一下,道:“他没回来啊,怎么呢?这小子有闯祸了?”

    “少给我装蒜。赶紧把人给我叫出来。”

    徐双江还是一副笑脸,“亲家,你这话说的,我装什么蒜啊,人真不在我这里。鹏程闯什么祸了跟我说说看。”

    蒋天正冷着脸道:“今天上午一个陌生人给我打电话,说我女儿在家里出事了,我想,那个打电话的陌生人是你指使的吧,你儿子差点把我女儿害死,惊吓之下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你,然后你让他先离开家,你又派人通知我晴晴在家出事的事情,别以为这点小伎俩我不知道。”

    被蒋天正猜中,徐双江没有什么惊讶,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找了过来,脸色不变的笑着道:“我真不知道这事,鹏程这个混蛋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若是我见到他,一定把他带到你那里去,任凭你处置。”

    “不用了。”蒋天正冷哼一声,然后对着身后的两名警察挥手道:“给我搜。”

    “天正,你……你这是干嘛!”徐双江见蒋天正要搜人顿时堵在了门口不让警察进去。

    蒋天正道:“不干什么,既然你说你儿子不在这里,那就让我搜,如果搜不出来人我给你道歉。”

    “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好歹我们是亲家,难道一点情面都不顾及了?”徐双江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蒋天正冷哼一声,“亲家?从现在开始已经不是了。给我搜,谁拦着就以妨碍司法办案给抓起来。”

    三名警察答应一声,将堵在门口的徐双江推开,冲进了别墅里面。

    “你们……你们干嘛,还有没有王法了。”徐双江怒视这几名冲进去的警察,而后脸色阴沉的望着蒋天正道:“非得把两家的关系搞的如此恶劣?”

    蒋天正听了徐双江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脸鄙夷的望着徐双江,道:“你不觉得你说话很有意思么?你好意思和我说这话吗?躺在医院里的不是你儿子,是我女儿!如果事情反过来,你儿子被我女儿伤害,躺在医院,你可以无动于衷?”

    “你凭什么说事情是我儿子干的?”

    蒋天正冷声道:“我自然有证据,无需你操心。”

    很快,警察在二楼徐鹏程的房间将他找到并带了下去,“爸,救我!”徐鹏程见到门口阴沉着脸上看着自己的蒋天正,吓的一哆嗦,赶紧对着他爸求救。

    “你不是说没见到你儿子吗?”蒋天正冷着脸望着徐双江。

    徐双江也是一脸的阴晴不定,“你想怎么样?”

    蒋天正道:“我不想怎么样,法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按照法律程序来。”

    “还有商量的余地吗?”徐双江问道。

    蒋天正摇头,对着三名警察道:“带走。”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非得把事情做这么绝?”

    蒋天正笑了笑,脸冷了下来,甩了一句,“我也只有一个女儿,赶紧去找律师吧。”

    ……

    蒋天正让警察将徐鹏程带回警局,并暗中吩咐先给徐鹏程一些‘教训’这么好的机会在政务司大人面前表现,三个警察自然不会马虎。

    带着泄了气的徐鹏程去警局审讯室,将审讯室的录像关掉之后,先是一顿棍棒伺候,打的他七晕八素后再审问他犯罪的经过,徐鹏程开始要死了事情不是他做的,那名警察又是一顿毒打,然后调出徐鹏程小区的录像带,证明他当他晚上回去过,第二天早上急匆匆的离开,这些足以表明蒋晴晴出事的时候徐鹏程是在家里的,拿出录像带后,徐鹏程脸色变的惨白起来,想到可能要坐牢,他顿时泪流满面起来。

    一切犯罪证据都指明了徐鹏程的罪刑,即便徐双江请再好的律师也都于事无补,徐鹏程暂时被关押了起来。

    到傍晚的时候蒋晴晴才幽幽的醒了过来,眼睛微微睁开,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周围。

    窦可莹见蒋晴晴醒了过来,顿时面露喜色的道:“呀,晴晴你醒了,都快吓死我了。”

    蒋晴晴漂亮的脸蛋有些苍白,她望着窦可莹,一脸的迷茫,“你……你是谁呀?”

    窦可莹被蒋晴晴问愣住了,瞪大眼睛道:“晴晴你没事吧,我是可莹啊。”

    “可莹?”蒋晴晴仍然一脸的秘密,“可莹是谁?”

    窦可莹脸色一下子变了,她摸了摸蒋晴晴的额头,没有发烧啊。

    “晴晴别闹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些吃的来。”

    蒋晴晴摇了摇头,蠕动了一下干涩的嘴唇,道:“请问,有水吗?”

    “有,你干嘛和我这么客气。”窦可莹笑着转身给蒋晴晴递过已经冷了的白开水。

    蒋晴晴喝了水之后,目光有些迷惑的道:“请问你是谁啊,我真不认识你了。”

    这时例行检查的医生走了进来,窦可莹赶紧站了起来,对医生问道:“医生,我朋友怎么不认识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医生微微皱眉,道:“难道是脑袋撞击的太厉害,失去记忆了?”

    医生走到蒋晴晴的床边,出声问道:“你现在脑海里还记得谁啊?”

    蒋晴晴柳眉微微蹙起,一个带着和煦微笑的身影出现在她脑海里,“姚……姚泽?”蒋晴晴低声说出这个名字。

    窦可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你记得姚泽?这……怎么会这样。”

    医生就对窦可莹问道:“姚泽是谁?”

    窦可莹道:“一个普通朋友。”

    “她记得有个普通朋友,把你们这些好朋友和亲人给忘记了?”医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即便蒋晴晴是选择性的失去记忆也不应该记住一个普通朋友啊。

    “让她在留院观察几天吧,明天抽时间再给她拍个片看看。”医生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道:“对了,如果能联系上那个姚泽,让他过来一趟,看能不能帮助蒋晴晴恢复记忆。”

    


    

章节目录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失去记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官场痞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官场痞子并收藏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