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蒋天正的车子缓缓开走,姚泽对站在自己旁边笑脸盈盈的蒋晴晴问道:“原来蒋司长是你父亲,真看不出来啊。”

    蒋晴晴笑眯眯的道:“看不出什么?”

    姚泽笑道:“你既然有个这么厉害的爸爸,还当什么秘书啊。”

    蒋晴晴撇嘴道:“不给他当秘书,他若是被别的狐狸精给迷住怎么办?现在不都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么?”

    姚泽苦笑道:“给你爸当秘书有意思吗?”

    蒋晴晴苦着脸道:“没意思,不过总得有个事情做吧,闲着更无聊。”

    姚泽坐进蒋晴晴的车子里,然后道:“如果不想当你爸的秘书了,给我当秘书吧。”

    蒋晴晴似笑非笑的望着姚泽,媚声道:“你居心不良哦。”

    姚泽哈哈笑道:“我不是那种没事干秘书的人。”

    饶是蒋晴晴这种能开玩的女人听了姚泽这话,也是妩媚的俏脸羞红不已,瞪了姚泽一眼而后一脸妩媚的道:“今晚去我家吧。”

    姚泽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眯着眼睛望着蒋晴晴问道:“真的?”

    “我像在开玩笑吗?”蒋晴晴妩媚的俏脸仿若流光溢彩一般,轻睨了姚泽一眼,娇声道:“去还是不去?不去我把你扔路边,你自己打车回去。”

    “那我去吧。”姚泽望着蒋晴晴红色连衣裙下那雪白笔直的美腿心里就是一阵火热,“你老公不在吗?”姚泽望着蒋晴晴的美腿,喉咙哽咽一下后悻悻问道。

    蒋晴晴笑着摇头道:“不在,他这混蛋几乎都是在他小三那里过日子,老娘长的貌美如花凭什么要受到如此冷漠,老娘不和那混蛋玩儿了,等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去和他离婚。”

    “没有挽回的余地?”姚泽问道。

    蒋晴晴毅然摇头,然后睨了姚泽一眼,鄙视的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虚伪啊,睡人家老婆给人家戴了绿帽不说,还想去做个和事佬?”

    “得,我不说了。”姚泽知道自己多嘴了,于是悻悻笑笑,嘴里含着烟,把目光看向窗外,不再吭声。

    蒋晴晴开了一段距离又忍不住要和姚泽说完,于是喂了一声,笑眯眯的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在此之前就认识窦可莹了?”

    姚泽听了蒋晴晴的话,呛的咳嗽一声,诧异于蒋晴晴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于是心虚的道:“没有的事,以前我们怎么会认识呢。”

    蒋晴晴似笑非笑的瞅了心虚的姚泽一眼,笑眯眯的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和窦可莹说话的时候我感觉你们两人在眉目传情,似乎以前认识似的?别告诉我看错了,我视力好的很。”

    “呃……”姚泽语穷,苦笑道:“我们真不认识,你也不想想,我整天从早上忙到晚,怎么去认识这种姑娘。”

    “谁知道你这家伙有没有到处鬼混,还有她可不是什么姑娘,结婚都好几年了。”蒋晴晴一副吃醋的表情,道:“你觉得我很她谁更漂亮?”

    姚泽无力的靠在座椅上,郁闷的道:“别问这么狗血的话好吗?”

    蒋晴晴娇哼一声,道:“我知道答案了,她的性子和样貌确实更招男人喜欢,柔柔弱弱,居家美妇,哪个男人不喜欢!”

    姚泽悻悻笑了笑,不敢发表意见。

    ……

    刘晓岚晚上还是硬着头皮跟着纳兰冰旋去了秦永林父亲家,‘长春园’是省领导居住的地方,通过荷枪实弹士兵的检查,纳兰冰旋将车子缓缓停在了四号楼的位置,在他们之前已经停了三辆豪华轿车,纳兰冰旋看见那辆拉风的劳斯莱斯,对刘晓岚道:“秦永林已经到了,他当年弃政从商还真是选对了,生意做的如日中天啊。”

    “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恶心的人永远无法用金钱遮盖住他丑恶的嘴脸。”刘晓岚冷声道。

    纳兰冰旋笑着推开车门,道:“看来你决心非得和他离婚,我想多半是因为姚泽吧?”

    刘晓岚跟着纳兰冰旋下车,听了她的话,摇头道:“不是多半,以前想离但是一直没决心,姚泽的出现给了我这个决心,什么家族利益之类的,我凭什么要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管什么家族利益,女人不应该为了自己的爱情和幸福自私点吗?”

    纳兰冰旋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点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你。”

    刘晓岚笑着点头,道:“你不怕你表姨夫说你吃里扒外?”(首发:)

    纳兰冰旋冷哼一声,道:“他敢这么说我?再者,我从来没吃过他的。”

    刘晓岚笑道:“也是,你爷爷那么疼你,谁敢给你脸色看。”

    此时,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三个派头十足的男人,而秦永林则是一副乖巧模样的站在他们身边,静静的聆听着他们交谈。

    刘晓岚的父亲刘之辉作为淮源首富,有着商界无可比拟的地位,多年的养尊处优使得他略微有些小肚隆起的趋势,一副昂贵的金丝眼镜挂在鼻梁上,说话温文尔雅,倒是墨汁气十足的样子,他端起茶杯抿了口茶,将目光看向一旁的秦永林,满含深意的问道:“永林啊,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

    秦永林挤出笑意的道:“爸,我最近正在和南美那边的一个跨国公司洽谈一个矿产的事情,如果能谈下来,到时候能赚不小一笔数额,您要不要参一只股进来?”秦永林讨好的问道。

    刘之辉没什么表情,摇了摇头,道:“我问的不是你公司的事情,我是问你和晓岚之间最近相处的怎么样,有没有主动联系过他,男人嘛,在夫妻之间遇到问题的时候应该主动一些才对。”

    秦永林的父亲秦昌邑副省长赞同的点头,板着脸对秦永林道:“和晓岚这么好的女孩子吵架,就是你的错,作为男人,你就得主动一点认错,我跟你说的不止一次两次了,如果不能把晓岚哄好,下次你就别再进我的家门了,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秦永林额头开始冒汗了,他郁闷的挤出一丝笑意,尴尬的道:“爸,您放心,我这次一定好好的给晓岚道歉,深刻的检讨自己,直到她原谅我为止。”

    秦昌邑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微微点了点头,他这么做其实也是在做给刘之辉看,毕竟他们夫妻两人的事情,的确是自己儿子有错在先,所以必须拿出一点认错的态度才行。

    坐在刘之辉旁边的是纳兰冰旋的父亲,纳兰德,淮源驻扎部队的司令员,他长着一张极其标志的国字脸,眉毛粗厚,一脸的刚毅之色,看上去气场十足,对于秦永林,他只是淡淡的道:“夫妻没有隔夜的仇,永林啊,作为男人应该有担当些,你这次做的确实不够爷们,得好好反省。”

    纳兰德正说着秦永林,听到敲门声,保姆将房门打开,两个光彩夺目的娇俏女人表情各异的走了进来。

    纳兰冰旋性子原本就冷,谁也没和谁打招呼,而刘晓岚也只是象征性的对着三位长辈挤出一丝笑意,两位美人皆是直接将秦永林给忽略过去了。

    吃饭的时候三个长辈都在劝说刘晓岚,希望他能够秦永林一次机会,而秦永林也表态以后一定好好对待她,一定不再惹他生气之类的虚伪话,而刘晓岚只是麻木着表情默默的吃着菜,等秦永林说完后,刘晓岚放下筷子,面无表情的问道:“你说完了?”

    秦永林微微蹙眉,点了点头。

    刘晓岚就起身道:“抱歉,我有些累了先回家休息,爸,秦叔叔、纳兰叔叔,你们慢慢吃。”说完,她起身拿起椅子上挂着的皮包,转身就走,也不顾后面刘之辉生气的喊她回来,自顾自的走出了秦昌邑的家。

    纳兰冰旋见状也是站了起来,连个招呼都没打,追着刘晓岚而去。

    秦昌邑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这个儿媳妇火气这么大,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刘晓岚如此决绝,再看秦永林的事情,秦昌邑便是一肚子火,等着一旁无动于衷的秦永林道:“还杵在这干嘛,还不去追。”

    秦永林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思,赶紧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外套,和两位叔叔说了句客厅话,便感觉小跑了出去。

    纳兰德摇头笑了笑,道:“现在的年轻人,感情不堪一击,动不动就是要死要活,哪像我们那个年代……”

    “晓岚,你等等……”秦永林追了出来,朝着前面的刘晓岚喊道。

    纳兰冰旋站在刘晓岚身边,轻声道:“我去车里等你。”然后又冷漠的看了他这个远房的表哥一眼,朝着自己座驾走去。

    “如果是刚才饭桌上的那套话,就不必说了,我觉得恶心。”刘晓岚没去看秦永林,只是语气冷漠的说道。

    秦永林表情有些难看,出声问道:“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刘晓岚面无表情的道:“没有可能,我们直接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秦永林脸色有些冷了,“是因为那个叫姚泽的混蛋?”

    刘晓岚听了秦永林的话,这才看了秦永林一眼,淡淡的道:“你才是个混蛋,你没资格骂他,这事也和他没关系,你为怎么总是把自己的错误归结在别人身上,在我们结婚当我,你背着我出轨……在你让那个女人怀孕准备将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我们早就没有可能了。”

    刘晓岚不理秦永林表情的错愕,踏着脚下那黑色精致的高跟鞋,咯噔咯噔的朝着纳兰冰旋走去。

    秦永林怎么也没想到,刘晓岚竟然连他外面那个女人怀孕的事情都知道,他望着刘晓岚倩丽的背影,表情变的复杂起来。(首发:)

    


    

章节目录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四章 背叛总得付出代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官场痞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官场痞子并收藏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