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泽走到一个水坝前面停了下来,听了宋楚楚在电话里面忧愁的叹息,于是赶紧问道:“楚楚姐,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宋楚楚将手里的抱枕扔在一旁,然后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刚张嘴准备和姚泽说最近沈江铭表现的有些奇怪,但是想起沈江铭嘱咐过她,不要随便乱说话,宋楚楚又怕姚泽担忧,于是将准备说出来的话又给吞了回去,穿着粉红色的拖鞋,踱着步子走回到卧室,宋楚楚有些疲惫的躺在床上,轻声道:“没什么事情,你别多想,就是感觉最近情绪不怎么好,过两天应该就没事了吧。”

    姚泽有些担心宋楚楚,就说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宋楚楚挤出一丝笑意,轻声道:“真没事,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这太平世界,哪来的那么多事情出啊。”

    姚泽苦笑的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宋楚楚心头一暖,抿嘴笑了笑,心里的苦闷释怀了些,就对姚泽问道:“大概什么时候能办完事情回来啊?”

    姚泽估算了一下,说道:“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吧。”

    宋楚楚点了点头,咬着唇道:“这次忙完了回来玩几天吧,蛮想你呢。”

    这还是宋楚楚第一次在姚泽面前表露心声,虽然说的很像是亲情一般,但是其中包含的复杂情绪,只有两个当事人心里清楚。

    “成,办完事了回来陪你玩几天。”姚泽脸上露出和煦的微笑。

    挂断宋楚楚的电话,姚泽朝着站在远处田坎上的李陆菲走去,见她双眼带着迷茫的望着连绵的大山,就轻声接着刚才的话题问道:“为什么突然想辞职了,是不是有什么委屈?”

    李陆菲听了姚泽的话,眼眶一红,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挤出笑意的道:“没受什么委屈,就是感觉这个工作太累了,想换个工作环境。”

    姚泽望着李陆菲忧郁的脸,在心里默默的叹息一声,正要劝慰她几句,这时有几个村民笑着朝姚泽走了过来,姚泽只好先作罢,上前去和村民打招呼。

    姚泽一走开,李陆菲的泪水便夺眶而出,她赶紧扭过头去,怕被人发现,偷偷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将背对着姚泽他们。

    ……

    宋楚楚和姚泽打完电话,想起好久没和刘晓岚联系,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翻出刘晓岚的号码拨了过去,很快电话那头接通,刘晓岚此时正坐在自己办公室,带着一副秀气的金丝眼镜低头看着文件,她没看是谁的号码,接通后轻轻喂了一声。

    “小骚蹄子,最近过的咋样啊?”宋楚楚声音清脆带着温和的语调笑着问道。

    刘晓岚没看号码也知道是谁,放下了手中的签字笔,轻轻摇晃了一下脖子,笑眯眯的道:“你才是骚蹄子呢,我啊,我过的很不好,你到省城来陪我玩两天。”

    宋楚楚笑道:“你这么说我可当真了,到时候你这大忙人可别连接待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刘晓岚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拿手整理了一下布料顺滑的直筒裙子,而后笑眯眯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身子半靠在沙发上,抿嘴笑道:“你如果真来了,就算再大的事情我都给推了,专门陪着你。”

    “真有这么好?”宋楚楚笑了笑。

    刘晓岚轻轻撇了撇娇嫩的嘴唇,笑道:“比珍珠还真。”

    宋楚楚听了刘晓岚这句话,顿时没好气的啐道:“都学会那小子的口头禅了。”

    听宋楚楚这么说,刘晓岚俏脸一红,故作疑惑的道:“你说的谁啊?”

    “还装!”

    刘晓岚笑道:“我真不知道啊。”

    宋楚楚道:“我不相信姚泽去了淮源市没有联系过你?”

    刘晓岚反应机敏,故作惊讶的道:“啊,姚泽来淮源市了?他来这里干嘛?”

    宋楚楚啧啧出声道:“刘晓岚啊刘晓岚,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和我都不肯透露实话,真是让我伤心,以我对姚泽的了解,他知道你在淮源市,就是将淮源翻个底朝天估计也要把你找出来,你就别再我面前装了,越装说明越是心里有鬼。”

    刘晓岚咯咯娇笑两声,抓住宋楚楚的话柄,笑道:“以你对姚泽的了解?你有多了解姚泽啊,你们关系很亲密么?”

    “不会已经……”刘晓岚故意阴阳怪气的模样,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道。

    姚泽虽然嘴上一直喊宋楚楚姐,但是不管怎么说,宋楚楚是他阿姨这个现实的辈分是摆脱不掉的,听了刘晓岚这种玩笑话,宋楚楚妩媚娇柔的俏脸羞的通红,一直红到了而后跟,她轻轻摸了摸发烫的俏脸,咬了咬唇,一副恶狠狠的模样道:“刘晓岚,你如果在我身边,我非得撕烂你的嘴,你知道的,我是他阿姨,而且江铭他……”宋楚楚顿了顿,继续道:“我和姚泽什么都不会发生,也不可能发生。”

    “行了,别和我说这些什么世俗伦理之类的,俗不俗,你们之间又没什么血液关系,而且沈江铭又不是他亲叔叔,这些关系摊开了说,其实你们算不得什么**的。”刘晓岚脸上带着狡黠笑意的向宋楚楚开解道。

    宋楚楚被刘晓岚说的脸红心跳,不由得又有些好奇,带着软软糯糯的音调道:“你这么想把我和姚泽撮合到一起,难道不吃醋吗?”

    刘晓岚撇了撇嘴,一副高深莫测模样的道:“想吃醋,可是也得吃的过来啊,天知道这个小混蛋在外面有多少个女人,而且我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能要求他和我再去结婚吗?这不现实。”

    宋楚楚到不以为然的道:“有什么不现实,只要双方愿意就没什么问题。”

    刘晓岚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而后不满的道:“我们现在是在说你好吗?你咋把问题转嫁到我身上来了,楚楚,你现在越来越狡猾了。”

    宋楚楚抿嘴而笑,轻声道:“学你的,咱们彼此彼此。”

    “别。你还是别学我吧,你更适合做一个温顺的贤妻良母,姚泽应该更喜欢你这种类型的,恐怕每天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吧。欲求而不得才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最高境界啊,楚楚,你是不是故意的,真够贼的,让姚泽这么惦记着你。”刘晓岚似乎发现什么新大陆,识破宋楚楚诡计一般,带着调笑的意味说道。

    宋楚楚红着脸啐了刘晓岚一口,那秀气的小手理了理额间的刘海,出声说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满脑子的龌龊思想,真是受不了你了,再说下去还不知道你该说些什么惊天地的话来,不和你说,到时候如果想过来了,我会提前告诉你一声。”

    挂断宋楚楚的电话,刘晓岚将目光看向站在门口已经老半天的绝艳美人纳兰冰旋,道:“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纳兰冰旋似笑非笑的走到刘晓岚身边坐下,修身牛仔裤将两条匀称笔直的美腿展现的淋漓尽致,她双腿微微并拢,饶有兴致的望着刘晓岚精致的脸蛋,说道:“这么欢快,是和你的小情人姚泽通电话?”

    刘晓岚没好气的睨了纳兰冰旋一眼,道:“要你管啊,整天琢磨我的事情,你怎么不操心一下自己,年龄也不小了,难道就因为对感情冷漠,一辈子不结婚了?”

    纳兰冰旋绝美的俏脸上露出一丝难以琢磨的痕迹,声音清脆而已低婉的道:“你不懂,很多年前,我就已经将我的心给冰封了,若是他还没死,也许……”

    -------

    ps:第三更送上,求月票啊,说一下,国庆期间纵横首页做活动,每天可以免费抽奖一次,有机会抽中纵横币和月票哦,大家都去试试运气,抽中了月票就送给痞子吧,前面剧情铺垫也差不多了,预计在月中或者月尾会推一个让大家久等的大美人,未删减届时也会详细的描绘一番,投月票者可进群得福利。

    


    

章节目录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一章 并非乱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官场痞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官场痞子并收藏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