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送我去医院,我要死了。”于乾用手紧紧的捂着胸口,鲜血打湿他的白色衬衫,他有些惊恐的看着几个面生的黑人面孔,紧张的说道。

    黑寡妇手里玩着匕首,如同玩杂技一般在手里玩着把手,对于于乾的话,她无不鄙视的嘲笑道:“还没见过这么怕死的男人,太丢人了,简直不是男人。”

    罗菲尔咧嘴笑道:“刚才他差点没吓的屁股尿流。把他交给李先生后,我们就可以领到后面的一百万。”

    “李先生,那个李先生?”于乾听着罗菲尔的话,赶紧说道:“别把我交给他,我给你两百万。”见罗菲尔无动于衷,他赶紧再次提价道:“五百万,只要你肯放了我,我给你五百万。”

    罗菲尔笑了笑,拍了拍于乾因为流血过多而苍白的脸道:“没想到你这么有钱,不过没办法,做我们这行最讲究的就是信誉,你给我再多钱都没有。”

    车子在黑夜里狂奔,一直开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废弃工厂才停了下来,于乾在中途就被戴上了头套,将他带进工厂后,罗菲尔将他绑在工厂内部的一个大柱子上,然后五人坐在一旁,支起了一个小桌子,就这牛肉干喝着啤酒。

    大概是过了半个钟头,李恒德开着车子敢了过来,走进工厂,看见不远处被绑着的于乾,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然后对着罗菲尔等人道:“今天辛苦你们了,你们那一百万我明天会派人汇到你账号上。”

    罗菲尔点了点头,问道:“还有没有其他事情,如果没有,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李恒德犹豫了一下,道:“还有些事情需要你们来办,至于酬劳我们再商量。”

    有钱赚罗菲尔自然不会拒绝,于是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后面被绑着的于乾道:“抢人的时候流了点血,估计是晕过去了,现在要找他说话吗?”

    李恒德点头道:“把他弄醒。”

    黑人壮汉取下于乾的头套,一盆冷水泼他脸上,他身子哆嗦一下,缓缓睁开眼睛,模糊见看到李恒德站在自己面前,他摇了摇头,视线变的清晰起来,瞪大眼睛惊恐的道:“是你让他们把我绑来的?”

    “这还用问吗?”李恒德笑了笑,冷着脸道。

    于乾脸色变了变,而后恢复过来,挤出一丝笑意的道:“李叔叔,你这是干什么?我没有得罪您吧,再说您和我父亲之间的关系这么好,不看僧面看佛面,而且我弟弟和您女儿马上要成亲了,马上就是一家人,你这……”于乾快速转动脑袋,想要为自己开脱。

    李恒德只是冷冷的望着于乾,待于乾说完后,他沉声道:“说完了?”

    于乾喉咙哽咽一下,下意识的点头。

    李恒德脸上阴沉的难看,“呵呵,好一个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杀我儿子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这句话?”

    “我没有杀你儿子。”于乾脸色变的异常苍白,身子不自然的有些哆嗉起来,如果李恒德真知道自己是杀他儿子的主谋,今晚恐怕九死一生,想到这里,于乾竟然不争气的哽咽了起来。

    “真是个废物,于宗光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李恒德照着于乾的脑袋拍了一巴掌,然后冷声道:“赶紧把我儿子的死交代清楚,也许我一高兴能够留一条小命,如若不然……”他朝着旁边的黑人壮汉伸出手,黑人壮汉递给他一把手枪,李恒德马上将手枪抵在于乾的脑门上,于乾冷汗蹭的从额头溜到脸颊,惊恐的连连道:“不是我,不是我杀的。”

    李恒德冷声道:“再敢说假话,信不信我马上毙了你,想不想感受一下脑浆迸裂的感觉?”

    “不是你杀的是谁杀的?”李恒德用枪口戳了一下于乾的脑门,于乾哆嗦的口齿不清,带着哭调的道:“真不是我,是……是,陈光毅的手下。”于乾说完,如同泄气了一般瘫软下来,“我都是被他诱导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真不是我的错。”于乾精神开始有些崩溃。

    李恒德从于乾嘴里得到了结果,红着眼眶咬牙切齿,差点被扣动扳手毙了于乾。

    他由于激动,双手颤抖的厉害,将手枪递给黑人壮汉后,看了于乾一眼,在于乾希冀的目光下转身离开,走之前冷声交代道:“先别让他死了,留着还有用,还有,我会给你们一笔不菲的佣金,你们准备充足后帮我杀了陈光毅那个老混蛋。”

    等李恒德走后,黑寡妇皱着眉道:“要杀陈光毅不容易,而且杀了陈光毅我们处境也威胁,毕竟这是在香港,他的地盘。”

    罗菲尔沉默一下,喝了口啤酒,才道:“没事,干了陈光毅拿了前之后立马离开,再次之前把机票定好,干完事了,直接离开香港。”

    黑寡妇道:“如果我们杀了陈光毅,急着离开,李恒德不给我打钱怎么办?”

    “除非他想死。”罗菲尔冷哼一声,仰头将啤酒喝尽,然后对着黑人壮汉笑了笑,道:“罗伯特,你不是对这种细皮嫩肉的小白脸感兴趣吗,不试试?”

    黑人壮汉罗伯特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大门牙,他搓了搓手,对罗菲尔猥琐的笑着问道:“可以么?”

    “当然。”罗菲尔挑了挑眉,而后笑道:“不过你得把他带远点,我可不想听到什么不堪入耳的声音。”

    “没问题。”罗伯特笑了笑,将目光看向于乾。

    于乾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你……你要干嘛?”

    罗伯特面露凶光,而后哈哈笑道:“干你。”

    他解开于乾身上的绳子,粗暴的将于乾拎了起来,如同拎着小鸡一般,将于乾给连拎带拖的弄了出去,不顾于乾的鬼哭狼嚎,连声祈求,一旁的黑寡妇看了摇头,啧啧声道:“会不会太不人道?”

    罗菲尔笑了笑,道:“俘虏就该有俘虏的觉悟。”

    黑寡妇撇了撇嘴,看了罗菲尔一眼,问道:“如果你被俘虏了,会被别人爆菊,你是选择死,还是苟活?”

    罗菲尔翻着白眼,道:“不会有这么一天。”

    黑寡妇脸色有些黯然,道:“没有什么不可能,干我们这行的,如果不及时收手,迟早要出事的。”

    “你打算收手了?”罗菲尔问道。

    黑寡妇点头,道:“干完这单就不干了,打算去欧美隐姓埋名,好好享受生活。”

    “我们一起吧?”罗菲尔悻悻笑道。

    黑寡妇用别样目光看了罗菲尔一眼,问道:“你能放的下?”

    罗菲尔撇嘴道:“只要你同意我和你一起,有什么放不下?”

    “倒是再说吧。”

    罗菲尔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

    窦可莹睡的正沉的时候接到了于宗光的电话,“你老公失踪了几天,你一点都不担心吗?”于宗光在电话里面大声说道。

    这是窦可莹和于乾结婚三年来,第一次被公公如此大声的斥责,顿时感觉有些委屈,如果不是于乾犯下滔天打错,自己也不会这么对他。

    “爸……”窦可莹轻轻咬唇,叫了一声,而后犹豫了一下,才咬牙道:“我决定和于乾离婚了,我不想瞒着您。”

    “啥?”于宗光以为自己听错了,窦可莹只要又提醒一遍。

    于宗光就冷声道:“你打算落井下石?于乾现在生死未卜,你打算和他离婚?”

    窦可莹痛苦的摇了摇头,无力的道:“我受够了,如果你觉得我无情,那就当我无情吧。”说完,窦可莹啪的一声将电话给扔在了床上,然后赤着脚下床,玉足踏在纯白色的地毯上,走到落地窗边,轻轻将窗帘撩开。

    夜色已浓,窦可莹双臂环胸,心里感到极其落寞,三年时光匆匆而过,三年前,自己还是无忧无虑的女孩子,而三年之后的现在……

    窦可莹很后悔那时候没有听父亲的劝告,当初如果没有嫁给于乾,自己也不至于现在这般痛苦。

    望着万家灯火,窦可莹美眸边,一颗晶莹的泪滴顺着眼角流了下去,划过脸颊,低落在了纯白的地毯之上。

    ……

    即便外面发生再怎么激烈的枪战,也影响不了姚泽在床上虎虎生威,一阵猛烈的抽动后,姚泽再次将杨颖送上了无尽的**之中。

    两人折腾到下半夜,杨颖已经筋疲力尽,趴在姚泽**的胸膛上微微喘息着,见姚泽一副得意的模样,杨颖张开小嘴,恶狠狠的朝着姚泽胸口咬了一口,直疼的姚泽龇牙咧嘴,一顿威胁之后,杨颖才松开嘴巴,可怜巴巴模样的道:“混蛋,臭流氓,言而无信的小人,竟然这么对我,我要报复你。”

    姚泽一个翻身,再次将杨颖压在了身下,恶狠狠的道:“你还敢嘴硬提报仇的事情,是不是没教训够啊?”

    杨颖赶紧夹住双腿,娇声道:“小女不吃眼前亏,今天你赢了,大爷放过奴婢吧。”

    姚泽也确实累了,就笑着朝杨颖的翘臀上拍了一记,道:“算你识相,再不老实,让你重重一夜七次郎的厉害!”

    “噗,一夜七次郎?”杨颖一下子笑喷了出来。

    


    

章节目录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不人道的爆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官场痞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官场痞子并收藏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