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泽没有打算再如杨颖的愿,张开双腿,跨坐在了她包裹着黑丝的翘臀之上,胯间上传出柔软的弹性让姚泽原本被吓的有些萎缩的物什变的雄伟霸气起来,硬邦邦的顶在了杨颖的臀沟的位置上。

    杨颖忸怩几下,扭头绯红着脸,眼眸中带着迷离的道:“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混蛋,别人我逮着机会,逮着机会我非要让你变成太监。”

    “哟,到这个份上了还敢嚣张,看我怎么收拾你。”姚泽知道一般女孩子的弱点都在腰上,只要挠上几下马上就败下阵来,于是就把手伸到了杨颖腋下的位置,在杨颖的娇呼声中,姚泽开始得意的边沾杨颖的便宜边挠她的痒,大手在杨颖的腋下和胸部的边缘来回晃动,时不时的感受一下杨颖胸部边缘地带带来的柔软,又能教训杨颖,姚泽为此事乐此不彼。

    “哎哟,呵呵,快……快听下来,受不了了……要痒死啦。”杨颖死命的挣扎着,俏脸已经笑的扭曲过去。

    姚泽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道:“哪里痒了,我来给你治治。”

    “姚……姚泽,你……你混蛋,快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杨颖像一条八爪鱼一般双手双脚乱踢着,奈何姚泽压在她身上,使她动弹不得,只能苦苦挣扎不得挣脱开。

    姚泽见杨颖笑的快背过去气,俏脸憋的通红,就停了下来,上半身压了下去,将嘴凑到杨颖耳边,撩开她耳边的发丝,然后笑眯眯的道:“听不听话,再不听话我继续收拾你。”

    杨颖被挠怕了,赶紧娇声求饶,姚泽这才放过她,见她无力的趴在床上,脸颊流着香汗,眼眸半闭半睁,红唇轻轻张开,呵气如兰的模样,顿时浑身血液有些升高起来,伸手就去将她包裹住臀部的黑丝给扯到了腿弯为主,露出里面的粉色小内裤,姚泽此时已经坚挺如铁,就迫不及待的从侧面底部扯开杨颖的内裤,迎着身子凑了上去,用他那坚挺的东西在杨颖草丛的小溪间轻轻的磨蹭几下,待到溪水泛滥,姚泽掰开杨颖的臀瓣,猛的一挺身子,杨颖身子向前一耸,姚泽全部进入的杨颖的身体。

    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里面发出嗤嗤的水渍挤压声,杨颖本来还没从刚才的折磨中缓过气,姚泽这猛的一下直接将杨颖顶的娇呼不已,美眸再次变的模糊迷离起来,血红的香唇被雪白的贝齿死死咬住,一双白皙的小手紧紧扭住床单,接受着姚泽猛烈的撞击,一阵舒缓后,先前的一丝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创快和酥麻的享受,杨颖身子变的极其敏感起来,姚泽每向前撞一下,杨颖都会感觉**迭起的兴奋,她闭着眼眸,扬起雪白的香肩,大声的喘息着,呻吟着,扭头带着祈求的颤音道:“姚泽……吻我,狠狠的吻我,你好厉害,哦……好……舒服,啊……”

    ……

    李恒德万万没想到,透露风声给于宗光都没能把于乾从陈光毅那里弄出来,他怕自己儿子的案子再拖下去变成一个无头冤案,顿时失去了等待的耐心,李恒德知道,陈光毅那老匹夫就是在和自己磨耐心,他们可以等的起,但是自己等不起啊,他儿子被杀的案子拖的越久对他越是不利,所以他决定孤注一掷,去陈光毅的别墅抢人。

    再做这个决定之前,李恒德又发现了另一个让他愤怒的事情,他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对着电脑屏幕,看着某家客厅的录像,画面里出现姚泽,秦海心以及秦月娥的声音,听见录像里面秦月娥亲口说出怀了姚泽的孩子,李恒德愤怒的差点将桌子上的电脑掀翻。

    其实早一段时间,李恒德就派人偷偷在秦海心家的客厅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就是为了监视秦海心的一举一动,他需要秦海心嫁给于凌风,从而掌控于家产业,这段时间一直忙于他儿子的案子奔波,刚才打开电脑,恰巧看到姚泽、秦海心和秦月娥的对话,秦海心怀了姚泽的孩子,还打算去国外生产。

    那么自己掌控于家产业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李恒德脸色阴沉的难看,他咬牙切齿的望着电脑屏幕的三人,目光变的冷峻阴森起来。

    安静的办公室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李恒德摸起桌边的手机,接通后,沉声问道:“怎么样,人到了没。”

    给李恒德打电话的是那名李恒德专门请来的外籍雇佣兵罗菲尔,在李恒德的授意下,罗菲尔将他在南美的几个合作伙伴也给调了过来,四五名职业雇佣兵的力量有多可怕显而易见,罗菲尔对李恒德说人已到齐,然后问道:“我那笔两百万美金的汇款什么时候汇过来?”

    李恒德沉声道:“先给你汇一百万,事成之后另外一百万自然会到你账号。”

    “成交。”罗菲尔笑了笑,道:“于乾是不是死活不论?”

    “我要活的,他现在还不能死,而且我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他就是杀我儿子的主谋,一定要把他活着带来见我。”李恒德交代道。

    罗菲尔道:“刚才我一名朋友已经打探过,陈光毅别墅里的手下至少有四五十人之多,带活的于乾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缺胳膊断腿是有可能的。”

    李恒德道:“我只要活人,其他的我不管。”

    “那就好。”罗菲尔笑着点了点头。

    李恒德道:“祝你们成功。”

    ……

    陈光毅的别墅里,阿离在别墅的练功房打完沙包后,走出练功房,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总感觉今天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寻常,这是他多年职业生涯的一种敏锐直觉。

    他将练功服换了下来,直接去了别墅客厅找陈光毅。

    此时,陈光毅正抱着一个股东陶瓷细细的把玩着,阿离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陈光毅身边,若是一般人肯定会吓一跳,不过两年来,陈光毅倒是习惯了阿离的这种出现方式,见阿离站在自己旁边,陈光毅放下陶瓷古玩,笑道:“这两天辛苦你了,阿离,于乾没什么古怪的吧?”

    “没有。”阿离摇了摇头,声音波澜不惊的淡然,“我感觉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

    “有什么不对啊?”陈光毅笑了笑,打趣的问道。

    阿离对于陈光毅的这种态度表示不满,微微皱了下眉,而后道:“一种直觉,今晚可能会有事情发生。”

    陈光毅笑道:“可能是你这两天太累,神经绷紧了吧,我们别墅里面有五十多个兄弟轮流着值班,能有什么问题,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让阿明代替你值一天班。”

    “不用。”阿离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陈光毅已经习惯了阿离的脾气,也没什么不适,等阿离出去后,他继续拿起刚才那个古董瓷器观赏起来。

    阿离走出客厅,到别墅各个地方都巡视一般,又给那些值班的小弟嘱咐一声,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自己的床上,阿离目光有些闪烁,思绪慢慢的沉寂下来,陷入了回忆之中,阿离原本不是香港人,四年前,在特工部队服兵役,那时因为一时失误,范了事情,被迫偷偷逃离部队,在半道被他的小队长潜虎给截了下来,阿离因为误杀上级被抓回去就是死罪,当时潜虎截住他后并没有将他带回去,两人在部队是感情就不错,潜虎根本做不到薄情寡义,就帮着他顺利躲过各个关卡,送他偷渡来了香港,后来阿离在香港凭着自己高超的身手,跟在了陈光毅身边,算是稳定下来,两年前托人打听过潜虎的消息,得知潜虎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部队很重的惩罚,还被赶出了部队。

    阿离一直对潜虎有很深的内疚感,可是他知道这辈子也许都不能报答潜虎了,因为内地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钱夹子,打开,里面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五六人并排站在一起,若是姚泽看见这张照片,一定能够认出里面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向成东,在向成东右边站着的是笑傲天,而向成东左边站着的便是如今的阿离。

    阿离轻轻的摸了摸照片,嘴中轻声呢喃道:“东哥,如今你过的可好?”

    ……

    在陈光毅别墅附近的隐蔽地方停着一辆银白色的商务别克车,车里,雇佣兵罗菲尔将银白色的沙漠之鹰上膛,然后对着后面四个外籍雇佣兵道:“两点中的时候开始行动,争取速战速决,快速找到人后迅速撤退,不要去硬拼,据我这两天观察,他们的火力很足。”

    若是在南美他们根本不用如此费事,各种枪支弹药,甚至火箭筒都能弄到手,但是在香港不同,他们的武器装备无法通过安检,自然带不过来,他们虽然找了些关系,从越南黑帮那边弄了两支冲锋枪,但是比起四五十个配备手枪的,他们确实没有全身而退的胜算。

    今晚的月亮并不是很清澈明亮,夜空中透露出几分深沉幽暗,似乎预示着一场血光之灾即将来临。

    


    

章节目录

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六章 调教杨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官场痞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官场痞子并收藏官场之财色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