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渊!”

    漪翠楼二楼栏杆处站着的人,令陈阳没想到的是,居然是闵渊。

    “既然闵渊在这里,那么漪翠楼的新人,十有**是兰溪。”

    陈阳心中暗道,慢慢退出人群,思索着怎么做,才能顺利把的木兰溪从漪翠楼中救出来。

    最麻烦的,不是对方的阻拦,而是必须解除循天誓才行。

    对于循天誓,就连老李也是束手无策。

    这东西虚无缥缈,却没有任何人能与之抗衡。

    一个循天罚,按老李的话说,就算你是星海至尊,也能把劈得烟消云散。

    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离开人群,陈阳回头望去,人潮涌动,全都朝着漪翠楼赶过去。

    他远远眺望那座楼阁,闵渊还站在二楼栏杆处,但身旁多了一名女子,正是陈阳之前见过的宁姑。

    “只要她还给兰溪自由,便可带兰溪离开,可是,怎么做,才能让她还兰溪自由呢?”

    陈阳一阵头疼,难以想到解决的办法。

    那宁姑是三重天师,无论软硬,陈阳都很难应对。

    “早知如此,就不让大炮去找银月,把他带上,一切就简单多了。”

    陈阳不禁有些想念大炮,也不知道,大炮如今是到达了割裂山脉,有没有找到银月。

    回到千方城下榻的住处,陈阳把目前的情况,告诉了朱鸿章和赵妍。

    朱鸿章二人,也是眉头紧锁、束手无策。

    眼看天色渐渐暗下来,陈阳和朱鸿章二人商议之后,决定独自前往漪翠楼。

    朱鸿章二人的实力,与他相比差了许多,就算跟着去,也帮不上忙。

    而且,有闵渊在,即使他们易容,陈阳也担心暴露。

    所以,他独自行动。

    夜幕之下的粉街,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此刻,整条街已是人满为患,如果不是因为城中规矩,不允许飞行,只怕所有人都朝着漪翠楼飞过去了。

    漪翠楼灯火辉煌,莺声燕语,宛若有魔力一般,把行人都吸引进去。

    漪翠楼的接待能力,倒是出乎陈阳的预料,这源源不断的人群,也不知这那座阁楼是如何容纳下来的。

    因为今夜漪翠楼风光大盛,旁边的几座青楼,干脆都不开业了,给姑娘们放一天假。

    跟着人群,陈阳走到漪翠楼门前,这里一共设置了十条通道,左边三条道是给有邀请函的贵宾使用,其他七条通道给一般顾客使用。

    贵宾通道十分宽松,偶尔才有人行走。

    而本就狭窄的一般通道,这会是摩肩接踵。

    陈阳跟随着人流进入漪翠楼,本以为内部是阁楼,不料转过正门前的屏风,眼前的景象时豁然开朗。

    只见此处场地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中间是一个广阔的舞台,在华丽的能量光芒之下,有姿态妖娆的女子舞蹈。

    环绕整个舞台,最近处是雅座,座位宽阔,桌上酒食丰盛,每桌有姿色出众的婢女服务。

    这些雅座,坐的都是漪翠楼的贵客。

    到了远处,虽然也是单独的桌椅,但空间却密集了许多,而且没有专人服饰。

    远处的,自然是闻讯而来的普通宾客。

    除此之外,空中还漂浮着一些平台,上面的景象有雾气笼罩,看不真切。

    显然,那些平台上的宾客,就比贵客更贵重了。

    整个会场的顶端,并没有任何遮挡,天空中星光密布,就像是这个阁楼的穹顶。

    说是阁楼,事实上,陈阳实在找不出来一个词,形容这里。

    “看来,这里有空间阵法,才会营造出如此大的空间。

    漪翠楼经营青楼,倒是有些手段。”

    陈阳观察着四周,发现现场虽然热火朝天,但声音却并不嘈杂。

    不仅有空间阵法,为了顾客有更好的体验,几乎每一座都设置了隔音阵。

    “客官,一位吗?”

    一名服务生走上前来,并没有点头哈腰,而是带着微笑,十分专业,素质很高。

    “一位。”陈阳点了点头。

    服务生立刻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客官,请跟我来。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来漪翠楼。不知你对座位,有什么样的要求?我们这里的座位,分别价位不同,根据你的需求……”

    陈阳打断道:“最便宜的就行。”

    服务生并没有嫌弃,立刻把他带到了,距离舞台最远处的座位。

    陈阳只是来查探情报,所以坐哪里,都无所谓。

    点了一壶酒之后,他便静静等待木兰溪露面。

    同时,他观察着整个会场,发现修者们热情高涨,一个个已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木兰溪登场。

    这场面,却是出乎陈阳的预料。

    不过想想无极台的角斗场,能够生意兴隆。

    青楼有这样的生意,也就可以理解了。

    毕竟修炼界不是所有人,都以追求更高境界、更强力量为目标,也有许多人喜欢玩乐。

    时间过得很快,终于,有主持人出来,宣布进入今晚的主题。

    当然,花魁的登场,还需稍后片刻。

    不过姿色出众的美女们,纷纷上台暖场,却是让气氛逐渐奔向**。

    就在这时,一名服务生走到陈阳的身旁,躬身道:“你好,请问是陈公子吗?”

    陈阳确定,自己从未把身份,暴露给任何人。

    为何对方,知道自己的姓氏。

    他瞥了眼服务生,点头道:“是。”

    服务生微笑道:“我们的掌柜,邀请你去书房一叙。”

    “掌柜?”

    陈阳心头一跳,暗想那位掌柜,该不会是闵渊吧。

    如果闵渊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是不是,宁姑也知道自己的存在了?

    这个问题,陈阳暂时无法得到答案。

    他思索了下,起身对服务生道:“带路。”

    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服务生把陈阳带到了一个房门前,道:“掌柜在里面等你。”

    陈阳推门而入,只见装修华丽的书房中,闵渊正一脸郑重地坐在那里,盯着门口。

    “果然是你。”

    陈阳笑了笑,心里大致已经明白,为何闵渊要找他。

    他走进书房,道:“看样子,白天的时候,你就已经发现了我。不过,你是如何,识破我的易容?”

    


    

章节目录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最新章节目录 第5739章 邀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炒酸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炒酸奶并收藏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