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敏和荣妃走出翊坤宫的范围后就分开,各自回宫。

    负责管理公账的福嬷嬷突然请求。

    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诺敏还是立马说道:“快请!”

    “奴才给主子请安,主子万福金安。”福嬷嬷并没有因为她是皇上派过来的人就趾高气扬,反而各项规矩十分不错。

    “嬷嬷请起,赐坐。”等着福嬷嬷在下首的绣凳上坐下后,诺敏才问道:“何事?”

    福嬷嬷是有备而来的来,当下就将账本递了上去,然后一脸为难的说道:“主子,储秀宫配殿这半年来的额外消耗的份例是以往的十倍有余,奴才不敢擅自做主,还请主子示下。”多一点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多得太多了那她就不敢擅自做主了。

    诺敏一愣“储秀宫配殿?”

    “主子,赫舍里庶妃住的就是储秀宫配殿。”一旁的碧云小声提醒道。储秀宫配殿有六间,但住进去的只有孝襄皇后的嫡亲妹妹庶妃赫舍里氏一人。

    诺敏挑眉,然后低头看了看账本,是瓷器的账本。按照规矩庶妃一年四季各有一套应季的瓷器,从杯碟碗到成套的茶器花瓶。可据账本上面的记载这才六月初了,庶妃赫舍里氏就从内务府领了十套瓷器了,其中成套的茶器更是领走了十八套,完全超标了。

    虽然每一个月每一季度每一年要采购上面东西内务府都会根据各宫情况统计了然后列个清单,但采购东西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按照清单上面的来,即便是都会多采购一成,如果是那种便宜的易耗品,采购双倍的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一来是因为怕运输途中发生意外,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应付突发事情,比如某位分不够的嫔妃给皇上吹了枕头风,皇上正好被吹着了突然说要赏这嫔妃,内务府敢扫兴的说那东西没有了都分配完了吗?肯定不敢呀!

    瓷器这东西是易碎品在皇宫每年的消耗量挺大的,除了嫔位分及以上位分的某些观赏类瓷器是特别制作没得第二件外,那些不起眼的茶器器具杯碗瓢盆几乎都有大量多余了。

    高位分得宠的给点银子就能多要来好几套,低位分多使点银子也能弄来,但这些都是有数的,内务府的人也不是傻子,给你那是买你的好给你面子,可你不给他们面子当做无底洞的那么要,内务府才不会乖乖的满足你。

    “怎么之前没人来禀告?”诺敏没说怎么处置,反而问了一个很是敏感的问题。

    福嬷嬷闻言立马跪了下来:“主子恕罪,都是奴才懒了,因为以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奴才懈怠的,谁曾想那人是赫舍里庶妃的人,每次赫舍里庶妃派人去要,他便帮着隐瞒。奴才眼前马上就要半年了,便去查账本,这才放心这事,还请主子恕罪。”这事她怎么也赖不掉还不如痛快的承认了。

    诺敏将账本放在炕桌上,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后才叫起福嬷嬷“念你处罚这次就饶了你,不过有罪就当罚,既然你偷懒的半年,那就罚你半年的月钱,你可认?”

    “奴才领罚,谢主子恩典。”

    诺敏看似随手翻着账本,漫不经心的问道:“除了储秀宫配殿外,还有那些宫殿这半年来额外消耗比往年多的?”

    所谓的额外消耗就是指在份例外的消耗,比如茶杯失手砸了一个碎了,当然你也可以就用那不成套的茶具继续喝茶,不过但凡有点脸面的宫妃都不会用,若是没有去年的库存,那就只能去内务府再领一套了。

    后宫里瓷器消耗的速度不慢,从这里也能看得出来,这东西六宫所居住的嫔妃是什么性子。火爆闷骚的自然消耗的多,沉稳冷静克制的自然消耗的少。

    福嬷嬷是做足了功课来的,闻言想都没想便说道:“荣妃娘娘、安嫔娘娘还有后殿的甘庶妃。”

    “没有启祥宫和翊坤宫?”诺敏闻言抬头问道。

    虽然诺敏没有明着问,但福嬷嬷知道诺敏问的是德嫔郭络罗氏和庶妃佟氏那里,想了想回答道:“没有,启祥宫和翊坤宫的份例消耗这一两年来都是稳定的。”

    真不愧是郭络罗氏和佟氏,真是半点都不留痕迹。

    尤其是德嫔郭络罗氏,在庶妃郭络罗氏爆出有孕的同时她可刚流产,这么大的差距,按照常理来说德嫔郭络罗氏怎么也得发泄一下,可没有半点有关这方面的消息传出,份例的消耗也看不出来,真是谨慎。

    想了想诺敏将账本留了下来,派人去敬事房打听皇上今天翻谁牌子没有,若没有就去乾清宫候着,请皇上今天来自己这里一趟。

    碧云闻言迟疑了一下说道:“主子,惠妃那里?”今天惠妃干了这么多的事,不就指望着皇上去延禧宫嘛,若诺敏这里截胡了,那可就和惠妃结仇了。

    “不用管她。”太子胤礽惠妃觉得是大阿哥胤褆的障碍,可若换一个方向想,太子胤礽和大阿哥胤褆又何尝不是三阿哥胤祦的障碍了?

    诺敏运气不错,或者说皇上还没有渣到一定程度,庶妃郭络罗氏之前还在生产了,皇上没心思翻其他人的牌子,再加上诺敏谨慎一般没什么大事都不会让人去乾清宫候着请皇上过去,这会儿突然找了,皇上想了想处理完政务就过来了。

    “给皇上道喜,您又多了一位阿哥。”皇上来了诺敏没直接提那些扫兴的话,先是给皇上道喜。

    皇上对庶妃郭络罗氏的感觉一般般,她难产去了也没多伤心,反而高兴自己多了一个儿子,虽然这个儿子生来克母可那又关他什么事,太子胤礽还不是生下来就没了母亲。

    听了诺敏的话,皇上先是高兴了一下,然后又感慨庶妃郭络罗氏为了孩子没了母爱是多么的伟大,然后才提到正事“这孩子生来就没了额捏,依爱妃看将他抱给何人抚养好?”

    呵呵!

    诺敏在心里冷笑,感情这位爷觉得她请他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庶妃郭络罗氏所生的孩子呀!先别说她不乐意抚养别人的孩子,就算要抱养,她也不会选择庶妃郭络罗氏所生的这个,抱养了这个德嫔郭络罗氏日后肯定直勾勾的盯着她针锋相对。

    “小阿哥虽然没了额捏可他还有汗阿玛了,妾身想着皇上一片慈父心定能为小阿哥选择一个最好的养母。”诺敏很是委婉的说道,不等皇上的反应立马说道:“福嬷嬷刚刚来回了妾身一件事,事关重大,妾身也不敢擅自做主,只能求助皇上。”

    “何事?”皇上挑眉,他没觉得后宫能有什么大事,除了子嗣。

    诺敏将账本拿了出来,然后将事情说了,这种事情其实可大可小,若这超标的人是太皇太后皇太后那就算在多消耗一些,诺敏也不敢拿来生事。不过谁让庶妃赫舍里氏没那么硬的背景了,这一次不将她的火气压下去了,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而且若是这事被其他人知道了有模有样的学着,那日后诺敏可要吃苦头。

    “怎么这么多?”皇上是会看账本的,一看之下不经愣住了。

    皇宫里各处都有额外的消耗,尤其是后宫和乾清宫,这都是属于正常的事情。像皇上有时气混了头,也会顺手抄起东西砸人砸地发泄,但这其中也有一个度,超过得多了那就不正常了。

    “妾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派人去问过赫舍里庶妃,她说是底下的奴才伺候不仔细打碎了。”人家一口就咬定这个理由,诺敏也没辙,总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对庶妃赫舍里氏上刑吧!

    皇上那里会想不到原因,不就是庶妃赫舍里氏这半年来眼瞧着其他宫妃一个个的怀孕身子急了。心里不由得冷笑,别说因为孝襄皇后的事情皇上恶了赫舍里氏,就算没有恶,为了太子胤礽的地位皇上也不会容忍庶妃赫舍里氏和僖贵人生下皇子来,很薄母族对太子胤礽的支持。

    这皇宫不是只有后宫嫔妃才会出手给某些人下绝育药避孕药,皇上也会!

    “既然是底下奴才伺候不仔细,那就让人给她换些伺候仔细的奴才。”皇上来了一招釜底抽薪,他才不会玩什么警告的戏码,直接就是这样简单粗暴的办法上。

    诺敏嘴角微微上扬“是!妾身知道了,妾身会和惠妃姐姐和恭妃妹妹商议此事的。”这个锅,诺敏也不会一个人背。

    “还有其他人的额外消耗也这么大吗?”皇上这话问得有些危险,盖因此时他还不是崇尚奢靡的人,节俭还深入皇上的心,这都是打三藩留下来的后遗症。

    诺敏摇摇头“其他宫殿都还好。”杀鸡给猴看,按死一个庶妃赫舍里氏就够了。

    说完正事,诺敏就赶紧岔了一个话题,她瞧着皇上今天的心情不坏,既然皇上在傍晚来了永寿宫自然不会让皇上离开去其他宫殿。

    诺敏有意,皇上也并非无情之人,顺着诺敏的意就留宿了永寿宫。这让一直巴望着的惠妃气惨了,她之前那么卖力做什么?还不是为了得到皇上的正眼相待,她知道皇上心里对她有个疙瘩,可她不后悔,如今也只能做更多的事以求皇上改了心里对她的标签。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昭妃竟然从中截胡,派人守在乾清宫直接将皇上引去了永寿宫,这一晚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嘲笑她了。

    惠妃眼睛里闪着寒光,咬了咬下唇。

章节目录

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目录 第173章 半路截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月光蓝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蓝莲并收藏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