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里的奴才不值钱,每年都有那么几个或者几十个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了的奴才。一个小太监没了性命,这事搁在皇宫可大可小。

    因为涉及到太子,完全可以说那小太监是冲撞了太子,而事实也是那小太监撞坏了皇上的御赐之物。但也正是因为涉及到太子,不知道有多少对赫舍里氏和太子怀有恶意的人,等着抓太子的把柄,小太监冲撞了太子的确该死,可太子亲自挥鞭打死了那小太监,这稳妥妥的是暴君的表现呀,自古暴君多是亡国之兆呀!

    所以说,一句话说完,这事到底应该怎么落幕,太子会不会受罚,一切还得看皇上的意思。

    若是上辈子,诺敏敢十分确定的说太子肯定没事,上辈子这个时候皇上就是无脑的维护太子。但问题是这辈子太子没有上辈子那么得宠,而且上辈子皇上心里的明月光朱砂痣仁孝皇后,已经变成了他心里厌恶的孝襄皇后,太子会不会受罚,诺敏还真不敢打包票。

    不过诺敏换个思路一想,又觉得这事是个好机会,一个看清如今太子在皇上心里分量的好机会。反正这事也牵扯不到她头上,诺敏也没准备去火上浇油,在一旁等结果就好。

    在心里确定好主意后,诺敏就一脸正色道:“事关太子,你吩咐下去,咱们的人不可议论此事。”顿了顿又说道:“后殿苏庶妃那里你盯着点,别让什么龌龊的东西混进去了,不过也不用事事都盯着。”

    松德闻言有些惊讶,他是从诺敏成为庶妃就跟着她的,因为诺敏一路节节高升,他跟着也水涨船高因此也没起过背叛的念头。

    太监不比宫女,宫女还有机会出宫,太监几乎就只有老死宫里的份,能在年老后体面出宫养老的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在加上很多娘娘小主都习惯性的重用宫女和嬷嬷,因此做太监的在琢磨主子心思这方面花的精神比旁人更多。

    十多年下来松德自认是能揣摩出诺敏四五分心思的,然而诺敏这次吩咐的事情他却有些看不懂,主子又不是没有阿哥傍身,没有要抱养其他宫妃所生阿哥的需要,纵然不说出手害了苏庶妃肚子里的孩子,但也没有出手护着的必要,这后宫谁能护着谁一辈子了,自己能顾着自己就不错了。

    不过主子吩咐的事情,松德可不会有半点反对的意思,反正主子也说了不用事事都盯着,这后宫里害人的招数虽然万变不离其宗,但有些时候还是能闪花别人的眼“奴才遵命。”

    松德退下后,诺敏开始用膳,用完膳休息一下后,就乘坐轿辇去了翊坤宫,到底庶妃郭络罗氏还在产房里生孩子了,诺敏也不敢太偷懒,除非她不想要宫务了。

    诺敏发现对别人狠的女人不算什么,对自己和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狠下来的女人才是最可怕的。惠妃就是怎么一个可怕的聪明女人,之前诺敏走了荣妃也走了其他嫔妃也告辞了,可惠妃就是没有走,一直守在产房前面,惹得佟庶妃没办法只能跟着惠妃一起守着。

    瞧着佟庶妃一脸不正常的红晕精神头也不是很好,虽然是风姿卓越的站着,但很明显有一部分是依靠着一旁的宫女。诺敏嘴角抽了抽,惠妃这是在对自己狠了,还是在趁机折腾佟庶妃了,毕竟纯懿皇贵妃当年对惠妃也不是特别友好,甚至还起过抱养大阿哥胤褆的念头。

    “惠妃姐姐好。”诺敏给惠妃见礼得到她的回礼后,一边坐下一边说道:“惠妃姐姐一直守在这里吗?那等会儿郭络罗庶妃平安生产后,可要让她给姐姐行个大礼。”这话是褒是贬就要看什么人听了。

    惠妃果然脸上的笑容一僵“妹妹说笑了,什么行大礼,本宫不过是顾及皇上子嗣而已。”

    诺敏对这话是完全不信,若是有可能,惠妃恐怕是会希望皇上除了大阿哥胤褆外没有一个阿哥,大阿哥胤褆和太子胤礽争得那样厉害,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惠妃自幼的熏陶。

    “佟妹妹怎么还在这里,你又未曾生育过等了一上午也够了,快回去休息可别吓着了。”诺敏看向庶妃佟氏说道。

    虽然后宫每次有人生产基本上都是全后宫的嫔妃都会去除了有特殊情况的,但事实上这种事情是不提倡的,因为这里面可有那些没有生育过的人。按照俗语的说法,这未曾生育过的人最好不要在产房守着,因为那一盆盆的血水和一声声的惨叫能让人吓破胆,让人对生产这件事情下意识的抗拒,然后一般这样下去到时候轮到自己生产的时候多是难产。

    庶妃佟氏实在是熬不住了,她没有想到惠妃竟然真敢做到这样的程度,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了,要是为了面子真将自己的身子弄坏了,不说什么怀孕生子恐怕别人使点小计谋就能让她一命呜呼。

    因此对于昭妃的话也没推辞,谢过昭妃,向两人行礼后就连忙让宫女扶着她回屋。

    惠妃看了一眼庶妃佟氏离开的背影,意味深长的说道:“还是昭妃妹妹心细。”

    “不及姐姐。”诺敏淡淡一笑。

    两人正说着话了,荣妃也赶来了,她现在无宠四阿哥胤祉又早已搬到阿哥所去了,最看重的便是手中的宫权了,自然不会给别人夺了她宫权的借口。

    三人偶尔说两句,时间就又过去了一个时辰,瞧着这架势下去庶妃郭络罗氏这一次恐怕还真会难产。

    “额捏,额捏怎么了?”就在大家心里暗暗猜测的时候,六公主领着两个宫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三人一愣,惠妃第一个抢先开口道:“不是让你们好生的照看六公主吗?怎么让六公主来产房了?”庶妃郭络罗氏所出的六公主已经六岁了,正是不大不小的年纪,无论是被吓着了还是闹了起来都不是一件好事,因此庶妃郭络罗氏在发动后,惠妃就让人将六公主看起来了。

    六公主敷衍的给三人行礼后,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娘娘,我额捏了?”

    “郭络罗庶妃正在产房里给公主生弟弟了,公主乖随她们回屋,别待在这里让郭络罗庶妃分心。”惠妃哄道。

    不过像是要戳穿惠妃这话似的,六公主还没回应了,就听见产房里传来一声惨痛的叫声。

    六公主浑身一抖,任凭惠妃怎么说也不肯离开一步。六公主虽然是一个庶妃生的,平时也不是特别宠的那一类,但到底是皇家公主,她不走,在光明正大的时候惠妃还真不敢将六公主怎么样,只能由着六公主。

    这一等又是一个时辰,恍惚间产房门打了开来,一个产婆慌慌张张的走了出来,跪下“娘娘,庶妃的情况很不好,您看?”

    有六公主在一旁,惠妃将话说得很含蓄“按照皇上的意思做。”

    “是!”产婆起身又回到了产房,这下子时间就过的有些快了,半响后,产房里传出了一声婴儿声,在场四人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松得太早了,没一会儿就传出庶妃郭络罗氏血崩去了的消息。

    正围着小阿哥来的六公主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诺敏也是一愣,上辈子可没这回事,庶妃郭络罗氏在六公主出嫁漠北的时候被册封为贵人,一直活到了雍正朝,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这么早就去了。

    这到底是庶妃郭络罗氏的命中一劫了,还是有人当着去母留子的想法了?

    翊坤宫没个主位,也没高位分的嫔妃,如今庶妃郭络罗氏难产去了,无论是之后的丧仪还是小阿哥都需要人来照看着,眼下皇上旨意还没来,惠妃自然当仁不让的接下了这事。

    诺敏无意和惠妃抢没啥感觉,但荣妃却有这心思,但争不过惠妃只能在背后嘀咕几句。

    庶妃郭络罗氏没了,留下来了六岁的六公主和刚刚出生的小阿哥,六公主就算了已经记事,但那小阿哥可是健健康康的,刚出生就没了额捏也太可怜了一些,后宫此时有大把的嫔妃等着“怜爱”他。

    惠妃揽下了庶妃郭络罗氏的事,诺敏和荣妃便结伴回自己的地盘。

    “郭络罗庶妃没了,也不知道皇上会将小阿哥抱给谁养着。”荣妃明显心情不怎么好,或许是因为连丧四子的原因,皇上对荣妃养孩子的本事很是看轻,几乎日后是不会让她养其他孩子的。

    自己不能养,庶妃郭络罗氏又没了,这小阿哥自然会便宜了别人,无论是便宜和她平起平坐的三人,还是会便宜底下的五嫔,对于荣妃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或许荣妃心里会龌龊的想着既然难产了,为什么不是一尸两命了?

    诺敏闻言笑道:“皇上会将小阿哥抱给哪位姐妹抚养,妹妹不知道,反正不可能是惠妃姐姐。”无论是出于哪一方面的考虑,皇上也不会再让惠妃抱养小阿哥,至少这最近十年是不可能的。

    至于她,她底下已经有两子了,即便是皇上愿意,诺敏也是要推脱的。让诺敏说这个小阿哥最有可能被德嫔郭络罗氏抱养,一来她是庶妃郭络罗氏的亲姐姐,肯定不会虐待侄儿,二来德嫔郭络罗氏所生的六阿哥胤祺被皇太后抱养去了,虽然这事是德嫔郭络罗氏自己愿意的,但谁让她现在得宠了,之前又流产了,皇上或许会间接的补偿她一个孩子。

    所以,诺敏之前才会怀疑,庶妃郭络罗氏难产血崩没了的事是人为。

章节目录

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目录 第172章 子生母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月光蓝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蓝莲并收藏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