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太皇太后薨逝后,皇太后在皇宫里越发没了存在感,她和皇上的感情不深,皇上又没有像上辈子那样将对太皇太后的感情转移到她身上,导致皇太后在皇宫里平时都是隐身的存在。不过她到底占着皇太后的名分,自古都是以孝治国,也没人敢怠慢宁寿宫。

    皇太后自知和皇上的感情不深,毕竟当年因为先帝公然和太皇太后对着干后,太皇太后就不喜和她对着干的人。皇太后就是靠着太皇太后才没有被废掉,自然不敢违背太皇太后的意思,也不敢在私底下亲近皇上免得太皇太后误会。

    因此对于庶妃苏氏怀孕的处理,皇太后和诺敏猜测的一样,除了给了庶妃苏氏赏赐外还免了她初一十五的请安。只要不是因为自己出事,皇太后就安心了。

    好不容易看见诺敏吃瘪,自然有人跳出来明赞暗讽两句,都被诺敏不阴不阳的挡了回去,不过这更加让一些觉得诺敏因为庶妃苏氏怀孕的事情心情不爽。

    就在大家看诺敏笑话的时候,翊坤宫传来消息庶妃郭络罗氏发动了!

    大家心里一默算九个多月了,也不算早产,是该这几天就发动了。

    庶妃郭络罗氏这一胎还是挺引人注目的,最关键的是她位分不够,若是生下一个健康的阿哥来,对于无子的四个嫔来说可有抱养的希望的。

    因为翊坤宫的主殿住着的是庶妃佟氏,没有其他高位分的嫔妃,恭妃又怀着孕天天窝在承乾宫养胎,因此惠妃就自诩自己现在是后宫第一人接手了庶妃郭络罗氏生产的事情。诺敏和荣妃对视一眼,没说什么,但诺敏总觉得惠妃今天会悲剧。

    惠妃虽然抢着接手了这事,但有些事情她也不敢做的太过分,比如她自己一个人坐着其他人站着在产房外面等消息,惠妃要是敢这么做了,明天她就不是惠妃了。

    后宫嫔妃没事的都来了翊坤宫,自然不可能人人都有座位,三妃和五嫔都坐下了,其他人没有位置包括佟庶妃和赫舍里庶妃。

    诺敏在坐下的时候趁机扫了一眼德嫔郭络罗氏,没瞧出什么来,不过想来也是,她若是能被诺敏瞧出什么来,上辈子也不可能年老色衰后还依然得宠。

    落座后,诺敏也不说话,心里盘算着其他的事情。如今已经六月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大选复选已经结束准备殿选了。若是没有什么意外,明年皇上就会给大阿哥胤褆指嫡福晋,不管是出于哪一种目的考虑,诺敏都希望皇上还是按照上辈子的来赐婚。

    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对于惠妃来说是一个噩梦,连生四女之后才拼死生下一个阿哥来,让惠妃失望透顶,她可想让大阿哥生下皇上的嫡长孙来。虽然最后皇上的第一个嫡孙还是大福晋生的,但却不是长孙了。

    诺敏这辈子野心大了不少,她谋算着若是前面两个嫡福晋都还是按照上辈子的来指婚,那么这嫡长孙的名头谋划一下,未必不能落到胤祦的第一子头上。

    当然诺敏也知道这么一来肯定是有一定的风险,但风险越大汇报就越高,她虽然没有什么金手指,但护住一个孙子应该是能行的。

    这想法一出,那是止都止不住的节奏,没一会儿诺敏就神游天外了。也不知道神游了多久,产房开门的声音让诺敏回过了神来,只见一个产婆脸色有些难看的走了出来“启禀娘娘,庶妃胎位不正,奴才瞧着情况不太好……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奴才请示娘娘应该如何示好?”产婆这话没有说明,但大家都懂得,也就是保大保小的问题。

    惠妃闻言一愣,虽然皇家遇见这种事情一般都是保小不保大,可这事却是她决定不得了的,只是这个保小不保大她没资格说。有些迟疑的看了看一旁的昭妃和荣妃,两人都老神在在,一个眼神都没给惠妃,让惠妃恨得差点咬碎了牙。

    诺敏和荣妃自然也是听到这话的,这种事情岂是她们能决定的?惠妃不是要出头嘛,她们就让她出头,大出风头。

    “本宫可没资格决定这事,来人呀,去乾清宫报信,请皇上定夺,在皇上的旨意没有来之前,务必两个都要保住!”惠妃自然是不想趟这浑水的,她现在心里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庶妃郭络罗氏会难产她就不会接手这事,原本她还想将自己贤惠的一面展现给皇上看了,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像诺敏之前想的那样,大阿哥胤褆明年就十五了,完全到了能娶妻生子的时候,之前惠妃还特意指了两个通晓人事的宫女给大阿哥胤褆。明年是大选之年,不出意外皇上会给胤褆指婚。

    惠妃是知道大阿哥胤褆和纳兰明珠的心思的,她自己也想着这事了,因此这段时间惠妃一直都想方设法的在刷皇上的好感,就连庶妃那拉氏怀孕她都忍住了没出手使绊子,就是为了争取明年的这个时候,皇上能给大阿哥胤褆指一个家世背景雄厚的嫡福晋。

    翊坤宫离乾清宫的距离不近也不远,哪怕就是太监走一个来回也是需要时间的,惠妃又嘱咐了产婆几句就让她进去了。

    能在后宫活着的宫妃其他的本事没练出来,这坐姿和站姿却是练出来了的,瞧着一盆盆的血水端了出来,产房里传来一声声的惨叫,纵然有人脸色有些苍白可姿态却一点没有变。

    渐渐的着日头就上来了,太阳也从树梢升到了正中间,六月初的太阳正是艳阳高照,不少站着的嫔妃都有些站不住了。

    诺敏扫了一眼,开口道:“怎么乾清宫那边还没有来信?”

    按理这种事情,皇上不说来亲自守着,也会派人过来传达旨意,不可能一点音信都没有。哪怕就是正值国家大事,梁九功也会找个机会询问的,没道理这都快一个半时辰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荣妃也觉得有些奇怪,以往也不是没有遇见这样的事情,可没拖这么久的“要不再派人去乾清宫一趟?”这事她们可不敢揽下来。

    想了想惠妃点点头:“那就请两位妹妹派人去乾清宫走一趟吧!”

    诺敏和荣妃对视一眼“松德/德鑫你去乾清宫走一趟。”刚刚惠妃派的是小太监,她们两个派的是大太监,无论是松德还是德鑫都和皇上身边的梁九功、刘进忠、李进朝等人有来往,他们去即便是出了什么意外也应该不会丢了小命。

    “正午了,大家都在这里等着也不是一个办法,妹妹瞧着郭络罗庶妃这一胎还有得等,两位姐姐瞧着是不是先散了,过会儿在来。”一个上午在这里干等着太阳又大,哪怕诺敏是坐着的有点心有茶水,也有些受不了,就更不要说那些背后站着的低位分嫔妃了。

    惠妃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原本打算等皇上的旨意来了就开口,没想到却被诺敏抢了个先,在后宫里刷了好感,心里有些不痛快,但嘴上还是赞同了诺敏的话,让大家都散了,她在再这里等一会儿消息。

    惠妃检查,诺敏也不强求,反正永寿宫离翊坤宫近,有什么事情她也来的快,便回宫去了。

    “主子,咱们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云竹有些担心,尤其是在惠妃会留下来的情况下。

    诺敏并不在意“怕什么,荣妃不也一样走的嘛,总得有个人在外面守着才行,惠妃愿意做好人,为什么不成全她了。”

    云竹有些无语,但见主子拿定了主意,便没有多言。

    喝了一碗冰镇的绿豆汤,又用了饭菜,诺敏总算是觉得舒服了。这么一会儿松德也从翊坤宫到乾清宫到翊坤宫再到永寿宫跑了一圈。

    “皇上那里可有旨意?”诺敏见松德回来了,连忙召见询问。

    松德行礼后才说道:“回主子话,皇上的意思是两个都保,要是保不住就保小,奴才已经将这话向惠妃那里禀告过了。”

    “恩。”诺敏对这旨意不奇怪,历来皇家都是这样。不过诺敏好奇的是之前那个小太监怎么去了那么就没消息了。

    松德一脸古怪,让诺敏屏退左右后才说道:“回主子的话,惠妃那里派去乾清宫的小太监,被太子几鞭子打没了。”

    “什么?”诺敏眨了眨眼睛,然后回过神来“你的意思是,那小太监没了?”

    松德点点头。

    诺敏皱眉“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太子打一个小太监做什么?”

    “奴才听说那小太监去乾清宫的时候,正好太子和大阿哥被皇上考学问,太子正好赢了大阿哥被皇上赏了一块上好的徽墨。谁承想还没走出乾清宫了,就被那小太监急匆匆的冲过去撞到在地上,坏了。然后太子就大火雷霆,抽出身上的鞭子使劲的打那小太监,谁知道那小太监那么不经打,没几下就没了。”松德用最朴素简单的话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不过想想也能猜到,太子心里会有什么想法,自己刚刚赢过大阿哥胤褆得了赏,那边惠妃就派来一个小太监毁了皇上给他的赏赐。太子是这辈子没上辈子得宠,但他也不知道上辈子的事情呀,反正这么看太子都是皇上众儿子中最受宠的一个,再加上做太子的就要有一股镇压宵小的霸气在,太子这辈子的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也同样喜欢耍鞭子。

    瞧着东西被毁了,太子自然生气,在加上这人的主子又是处处和他不对劲的大阿哥的额捏惠妃,太子不以最大的恶意猜测才怪,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章节目录

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目录 第171章 鞭打死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月光蓝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蓝莲并收藏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