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诺敏说,皇上训斥的很好,可惜这次被革职的是佟国纲,不是纯懿皇贵妃和庶妃佟氏的阿玛佟国维。不过也就是因为做弟弟的佟国维没革职,但做哥哥的佟国纲却被革职了,佟家日后肯定会上演大戏。

    因为这套是诺敏亲自写的剧本给佟家下的,虽然因为现在皇上插手其中很多细节诺敏并不清楚,但她也能猜得出皇上为什么这次会因为这件在外人面前看着是鸡皮蒜毛的小事,那么动怒,直接绝了佟国纲的上进之路。

    佟国纲生于崇德七年,是佟图赖长子,皇上额捏孝康章皇后之兄。皇上继位后,佟国纲与其弟佟国维并称国舅,随后青云直上。现在佟国纲坐上了正蓝旗汉军都统(从一品)的位子,然后身上还袭着一等公。佟国纲的弟弟佟国纲,康熙九年授内大臣,康熙二十一年授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

    佟家并不是因为孝康章皇后才发迹的,但无疑让佟家壮大起来的却是因为孝康章皇后生了一个好儿子继承了皇位。皇上看重佟家,虽然历史上有很多外戚干政甚至造反的事情发生,但也没有多少人敢直谏,甚至于大家还有些让着佟家。

    想想看二三十岁的一二品大臣自古能有多少?

    偏偏佟家两兄弟就做到了,他们又极得皇上信任,要是换个昏君,指不一定佟家就权倾朝野了。这么一来时间一久自然让佟家飘飘然起来,有些认不清自己的位子,野心也进一步的被养大了不少。

    佟国纲和佟国维的确有些真本事,可若是没孝康章皇后这层关系,他们是不可能在二三十岁就坐上一二品大臣的位子,这官场上正经的晋升路子,那可是讲究资历得苦熬的。

    正是因为如此皇上才会因为佟国纲的话大火雷霆,之前对于老太太的话,皇上其实一直都是将信将疑的。毕竟老太太手里可没有铁证,有得只是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皇上是下旨让暗卫去调查了,可是这事时间隔得太远了,再加上知晓的当事人都死得差不多了,调查的结果很是缓慢。

    诺敏并不是没有想过做伪证什么的,只是皇上很精明,诺敏怕画蛇添足反而被皇上怀疑。皇上之前没有怀疑老太太的话,也是因为老太太说的话只有一句是假的,其他的都是真的。而那句假话,即便是孝康章皇后在世也没法戳穿,如此一来皇上自然是入心了。

    老太太曾经说过因为佟家宠妾灭妻导致孝康章皇后在失宠后日子过的很是艰难,原本皇上还将信将疑,毕竟虎毒不食子,将心比心,皇上觉得佟家应该不会那么无情。可在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后,皇上动摇的这个想法。

    原本皇上只是对佟家有些怀疑,没有了以往的亲密。结果前段时间暗卫报上来一个大料,佟家两兄弟竟然借着自己是内大臣的身份,在侍卫处里安插了不少人,另外暗卫要隐隐约约的调查到佟家似乎在其他人家那里安插了钉子,只是这事事关重大而且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调查清楚的,因此具体详情并不清楚。

    但这也引起了皇上内心的忌惮,明朝最出名的是什么?不是皇帝一个个的不中用,而是东厂西厂内厂和锦衣卫。满布整个国家,官员在家吃了什么菜喝了什么酒他们都能一清二楚。

    清朝觉得明朝是被太监祸国然后才被灭了国,因此清朝的太监是不许识字的,即便是伺候主子笔墨的时间久了能看懂字,也只能装出一副自己不识字的样子来。一直到慈禧当政,她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重用太监,才在皇宫开了一个扫盲班让太监识字。所以在慈禧之前,皇上的口谕是太监传,可圣旨却是由大臣来宣读的,就没太监的事情。

    清朝压下了太监,但像东厂西厂这样的特务机构并不是没有,只是转到了地下。虽然有,但无论是在规模还是效率上却远不及明朝,至少达不到第二天皇上就能知道某个关于前一天吃了什么菜。

    皇上是往不少人家安插了钉子,至少钮祜禄家就有,但他是皇上,干什么都是有理的,没理也有理。可佟家是什么?不过只是区区外戚而已,竟然也往别人家里安插钉子,佟家这是要干什么?

    佟家可以荣华富贵可以奢靡成性可以为非作歹,这些皇上都能容忍,但他绝对不会容忍一个想要造反的人家,哪怕这家是他的母族。

    当然了皇上也没因为这一点事情就给佟家定了死罪,而是让暗卫继续调查。如今这年头不说佟家这样原本就有些得知便猖狂的人家,就算是清官,要是硬调查找茬,也能被人找出不对来。

    因此随着暗卫的调查结果传来,皇上对佟家的感官是越来越低,对佟家也有些忌惮起来。不巧佟国纲竟然在皇上心里十分微妙的时候,上了这样的折子,丝毫不顾鄂伦岱是他嫡长子,竟然要请求自己诛杀他。

    皇上哪怕就是在偏心自己额捏,也知道这嫡子和嫡女之间的巨大差异,当然也有宠爱嫡女胜过嫡子的,但那都是极少数。

    都说子相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佟国纲这一出无疑让皇上确认了那老太太说的,佟家放弃自己额捏的事情。再结合之前的事情,无疑皇上的心被佟国纲戳着了,直接革了他的职不说,还不解气的给了永不录用的狠话。

    当场就拂袖而去,事后冷静了下来,皇上倒是没有为自己盛怒之下的绝对感到后悔,或许说皇上就是知道错了后悔了也不会表现出来,他只是觉得自己的修养还不够,还没有坐到泰山崩而不变色的地步。这么一想,再加上佟家的事,他为自己的额捏感到不值,也没有了心情入后宫。

    诺敏在皇宫里算是消息灵通之辈,一来是她自己四处安插钉子,二来她出生包衣又得宠总有些墙头草依附过来,这些墙头草纵然不会给诺敏什么助力,但有些时候传个消息还是可以的。

    自从前几天碧云急匆匆的过来告诉诺敏这个消息后,佟家被皇上责罚的消息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后宫传了开来,这事闹得太大了,根本就瞒不住压不下来。

    人人都在看佟家的笑话,这二十几年佟家可没少仗着外戚的身份作威作福,只是事情都不大,大家也都忍了下来而已。但忍了下来,并不代表着事情没有发生,不代表着心里没有间隙,只是佟家势大大家隐忍不发而已。

    后宫的嫔妃除了看佟家的笑话外,还在看庶妃佟氏的笑话,佟国纲固然不是庶妃佟氏的阿玛,但他却是佟家的族长,这个时代讲究的是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佟国纲没了好下场佟家的其他人必然是要受影响的。

    庶妃佟氏是康熙二十二年大选入宫的,算起来也才入宫了一年半的时间,她为人还算谨慎没和其他嫔妃起什么龌龊。可问题是她亲姐纯懿皇贵妃太厉害了,当年可是将后宫大部分人都得罪完了,若不是庶妃佟氏也是皇上的表妹,后宫嫔妃还不知道会怎么兑挤庶妃佟氏了。

    诺敏自然也是听见这个风声的,她消息比别人还灵通不少,听说内务府那边已经开始观望了,一旦庶妃佟氏失宠,哪怕她就算是皇上的表妹,他们也一样敢怠慢。其他的不说,庶妃佟氏现在享受的还是妃位分的份例,可因为她身份特殊,很多时候其实庶妃佟氏的份例在某些方面是超出妃位分的。

    这部分份例内务府将起掐断了,庶妃佟氏也没理由找他们麻烦,但是由奢入俭难,也能让庶妃佟氏不痛快。

    诺敏吩咐碧云“你却和福嬷嬷说一声,佟庶妃那里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切照旧,切莫让底下的人怠慢了她。”

    “是!”碧云应道。

    等着碧云走后,云竹有些不解的说道:“主子对佟庶妃这么好做什么,她可不会感激主子的。”说不一定还以为主子这是在向她显摆了。

    诺敏笑道:“你们都觉得这次佟国纲完了会连累到佟庶妃身上,本宫瞧着却未必,说不一定佟庶妃这会儿正高兴着了。”

    “啊!”云竹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不可能吧。”就算佟国纲不是佟庶妃的阿玛,可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着急吗?

    “佟家是皇上的母族,皇上一直都加恩佟家,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诺敏一脸正色“当年皇上出痘出宫避疾,明明佟国纲是佟家族长,可皇上却偏偏入住了佟国维家里。皇上当年那可是出痘呀,要是有个好歹了可是会让全家都没了。

    但你瞧瞧,佟国纲在康熙年初就是内大臣,而佟国维却是康熙九年才是内大臣,兄弟两人之间也就相差不到两岁。佟国纲不但在前程上压佟国维一头,身上还有佟家的一等公爵位,又是佟家族长。明明佟国维比佟国纲做的事情更多承担的风险更大,却被他压一头,你说佟国维会甘心吗?”

    若是她,她肯定是不甘心的。

    佟国维自然也是不甘心的,凭什么风险都是我担着,好处都是你拿了,若不是佟国维送了两个女儿入宫,他到死恐怕也没有袭一等公的可能。

    上辈子佟国纲在征战葛尔丹的时候死了,死的早,鄂伦岱又被皇上调出了京城。因此佟国维趁机就想夺了佟国纲一等公的爵位和佟家族长的位子,只是鄂伦岱也不是吃素的大闹了起来。

    到底因为大小佟氏的原因,鄂伦岱虽然保住了一等公的爵位却没了族长之位。佟国维虽然没有夺下大房的爵位,但是皇上却另外赏了他一个一等公的爵位,算起来是佟国维赢了,这一次佟国纲没死鹿死谁手还未曾可知了。

章节目录

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目录 第169章 二房高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月光蓝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蓝莲并收藏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