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妃有异动似乎要动手,这事似乎并不让人意外。要是成功了,一举除掉了三四五□□个阿哥,剩下的五个阿哥中,七阿哥胤祐天残没戏,那一半的阿哥都是惠妃的,她的赢面就大了。

    这么一想这个提议很是诱人,但问题是也正是因为有四个阿哥都在里面还有六位公主也在,因此皇上将这里看守的很严。纵然这世界上只要有心在严密的防守都会被攻破,但显然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说攻破就能攻破的。

    而且还得考虑这事干了被暴露后的下场,纵然皇上喜爱大阿哥胤禔,但若惠妃真干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也是被赐死的下场。

    从理智上讲,诺敏不认为以惠妃的智商会在还没山穷水尽的时候铤而走险,但另外一方面有些时候人总是会因为某些原因冲昏头脑,干出傻事来。

    为了以防万一诺敏还是警惕了起来,不过出乎诺敏意料的是,惠妃异动了一下后就又安静了下来,颇为有点暴风雨前的宁静的感觉。不过这宁静的时间也稍微长了一下,等着公主阿哥们都痊愈出来了,惠妃还是没动静,好像之前的异动是别人的错觉。

    诺敏让人盯着惠妃,然后在永寿宫摆了一个小宴,没请谁来皇上也没有来,就他们母子四人聚在一起,庆祝胤祦和泰芬平安的接种成功,然后再也不怕天花这个病魔了。

    “芬儿祦儿都瘦了。”诺敏眼巴巴的瞧着两个孩子,在屋子里苦熬了人痘接种近一个月,天天都是清淡的食物和苦哈哈的中药,两个孩子怎么能不瘦。

    说起来诺敏并不是不知道牛痘比人痘安全的多,她的确是有私心想要借着这个事立功给自己家增加底气,但是她还没有自私到只顾着娘家不顾自己的孩子和天下人的地步,这个时候她没有拿出牛痘来,不是因为私心,而是拿不出来。

    人痘从宋代就开始研究,研究了几百年一直到现在才拿得出手,有近九成的成功率。牛痘诺敏才让万琉哈氏研究了十年左右,还没有研究出可靠安全的方法来,这东西事关人性命可不能出一点纰漏。

    不是知道就能马上用的,毕竟就算是牛痘染上了那也是天花,也有可能让人一命呜呼。从才猜想到临床再到普及,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且不说接种人的体质问题,就单说痘苗也要反复的实验,谁知道是肉牛的好,还是水牛奶牛的好了。

    不过孩子万幸的是胤祦和泰芬都平安无事的种好了人痘,日后再也不怕天花了。

    瞧着诺敏一脸心疼的模样,泰芬靠了过来撒娇道:“可不是嘛,额捏女儿脸上的肉都瘦没了,天天都是小米粥,我都快喝不下去了。”反正未来一个月里她不要在见到小米粥。

    诺敏在皇宫生活了这么久自然知道皇宫里的德行,但凡主子生病绝大多数都采用饥饿疗法,饿上一两顿总会乖乖吃药。

    而那药,为了药性不被综合,皇宫里的药一般都不会在里面加糖,都是原汁原味的药。别说小孩子了,就是大人一天三顿一顿一大碗喝下去也没有了食欲,如何不瘦?

    “额捏让人弄了热锅子,等会儿你多吃点。”诺敏摸了摸泰芬的小脸心疼道,三月的京城天气还有些冷,反正也没有外人,诺敏就让小厨房的人准备了热锅子,天气冷的时候吃热锅子最舒服了即热乎又营养。

    “好!”泰芬高兴的点点头。

    诺敏看向胤祦“等会儿祦儿也多用一些。”

    “额捏,我了,我了!”胤祓见诺敏落下了自己,连忙出声提醒以示存在。

    泰芬捏了一下胤祓的小肉脸“你该想办法瘦些了,看这胖的。”有了双下巴小身板都快赶上胤祦了,在这么下去就要变成一个小胖子了。

    “他还小,你们两小时候也这样,等过一两年身子抽条又习武后就自然瘦了。”不过大鱼大肉什么的还是得控制一下,不然真会发展成一个大胖子。

    胤祓闻言心里高兴起来,对着泰芬做了一个鬼脸,惹得泰芬直接往他嘴里塞了一个小点心。

    泰芬和胤祓现在都跟着诺敏住在永寿宫,天天都能看见,胤祦虽然是自己的亲儿子但却没那么容易看见了,趁着机会诺敏赶紧关心胤祦。

    许是龙凤双胞胎的关系,胤祦长得向诺敏一些因此在几个阿哥里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诺敏虽然没有扼杀胤祦的童年,但关于后宫的很多事情也一点点的透露给他听过,因此在去了上书房后,在没抢了太子胤礽和大阿哥胤禔的风头的同时,还能让皇上一如既往的宠爱他,诺敏对胤祦很是放心。

    “平时读书也别太用功了,仔细身子和眼睛,这可是一辈子的事。”诺敏关切的说道。

    胤祦笑着应了下来,对于功课额捏对他们的要求从来还没他们自己给自己的要求高了“额捏放心,儿子心里有数。”

    诺敏见状也不在多说了,正好下面的奴才过来禀告热锅子弄好了。因为胤祦和泰芬算是“大病初愈”因此没弄羊肉热锅子,用的猪大骨熬底汤,端上来的菜里也没羊肉、鸡肉等发物。

    虽然菜色没以前那么多,但三个孩子吃得还是很开心,自从胤祦搬到阿哥所后,这样的温馨时间一年到头也没几次,等着明年年底胤祓搬进阿哥所后这样的时间就更少了。

    很孩子们度过了一个温馨的晚餐时间,没出什么意外,这让诺敏心情不错。因此在几天后接到庶妃徐氏不小心冲撞了恭妃的消息后,也没“变脸”。

    “好端端的徐庶妃怎么会冲撞了恭妃了?徐庶妃不是应该还在禁足吗?”准确的说法是:恭妃如今知道自己怀孕在身,肯定会比以往更加的小心谨慎,怎么会被徐庶妃成功冲撞了?而且徐庶妃可是在禁足耶。

    诺敏有些玩味的问道:“恭妃可还好?”既然承乾宫没人来通知她,应该没有倒霉的见红流产什么的。

    福南低着头回道:“奴才听说恭妃并无大碍。”这冲撞也分类,恭妃不过就是被气着了而已,最多也就动点胎气。

    “那就好。”诺敏想了想说道:“让人去查查徐庶妃和谁暗中有来往,还有这事的来龙去脉。”

    庶妃徐氏和庶妃袁氏都是皇上南巡带回来的美人,她们虽然对其他宫妃立场一直,但彼此之间还是有竞争的。庶妃袁氏为人沉稳,庶妃徐氏则性子活波冲动不少,也正是因为这样庶妃徐氏比庶妃袁氏得宠一些。

    两人都算是替后面的人打的头阵,庶妃袁氏沉稳并未动手而是在暗中观察,而庶妃徐氏得宠后就稍微有些尾巴翘起来了,心里滋生了更大更多的野心,上辈子被人当枪使了,这辈子……诺敏瞧着也逃不出上辈子的结局,只是不知道这背后怂恿的人是惠妃还是其他人。

    诺敏猜的没错,庶妃徐氏还就是被人当枪使了。

    “主子,恭妃娘娘她也太过分了一些吧!”身穿绿色衣服的宫女金玲颇为有些气愤的小声说道。

    不怪她如此,实在是庶妃徐氏膝盖实在是太吓人了,整个膝盖全部都是青的,青得发黑,庶妃徐氏的肌肤又比旁人白上几分,看上去吓人急了。

    “噤声!”庶妃徐氏怒斥道:“今个受得罪,你还嫌我没受够吗?这话岂是你能说的。”

    金玲连忙跪下请罪“奴才是心疼主子,主子平白无故受了这么大的罪,偏个恭妃娘娘还不许主子请太医,这淤青怕是一两个月都好不了。”

    一旁的拿着药瓶的宫女金喜也连忙劝道:“主子金玲也是心疼主子受了大罪,您就饶了她吧!”

    庶妃徐氏叹了一口气道:“起来吧!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这后宫等级森严,恭妃不但是四妃之首手握宫权,如今又怀了身孕金贵无比。今个的事你也瞧见了,我不过是多嘴了两句就被她罚跪了两个时辰,你那话还是被她的人听见了,你还有命在呀!”

    说完又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谁让人家是恭妃,而你家主子我只是没名没分的庶妃了。”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只是……庶妃徐氏咬了咬下唇,眼里寒光乍现,今天的事情她算是记住了,她一定要往上爬,总有一天将今天受的罪悉数的还给恭妃。

    庶妃徐氏和庶妃袁氏都是接受过扬州瘦马训练过的女子,只是为了不被皇上察觉出来最后侍寝那一步没有训练而已,之前的如何勾/引人如何不动声色的为自己谋取好处如何上眼药,她们都是系统的训练过的。

    她们原本的身份她们自己也不知道,从小就被大人买回来接受训练,现在的身份也是为了她们得宠后能够被皇上带回皇宫伪造的,什么某某大臣表弟的女儿,什么某某隐士的女儿。

    庶妃徐氏能够被推出来送给皇上,除了长相貌美系统学习过那些东西外,还因为她斗败了和她同时接受训练的人,她心里的那颗雄心壮志和野心一直都澎湃着。

    被皇上带入皇宫后庶妃徐氏就觉得自己是脱离苦海了(那些被她斗败了的人下场都不好),可皇宫的奢靡让她迷了眼,尤其是前面有昭妃这个包衣奴才上位的做榜样,她自诩不输给任何人,皇上又宠爱她野心自然开始有了苗头。

    而恭妃所做的事情更是加速了庶妃徐氏的念头,她老老实实的在屋子里禁足若不是恭妃自己先要找茬,自己跑到她这里来,如何能冲撞了恭妃?

    真是人坐在家祸从天上降,恭妃也欺人太甚。

章节目录

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目录 第167章 欺人太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月光蓝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蓝莲并收藏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