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对于新入宫的汉女诺敏并没有像其他嫔妃那样如临大敌,但还是分了几分精力在她们身上,并不是怕她们有人能够成为皇上的“真爱”,而是为了以防万一。

    诺敏自己有过亲身经历自然知道人这种生物的欲望是永远也满足不了的,她是知道皇上不会让汉女坐上高位分,可这些汉女又不知道,在没有经历王氏连生三子仍是庶妃只份例上享受的是嫔的份例的事情,这些汉女是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后宫里做笼中鸟的。

    争宠那是肯定的,有如王氏这样有家世背景的,指不定还做着怎么扯下一个高位分的嫔妃然后自己坐上去的美梦了。虽然有五嫔作为缓冲,但诺敏还是得小心一些,这种敌暗我明事情根本就是防不胜防,不小心或许就会成为万一事件中的炮灰。

    好在诺敏在嫔位的时候就管上了宫务,成为四妃后宫务也没有像宣嫔安嫔那样被收回来,再加上万琉哈氏一族还有一些远房族亲留在内务府里,诺敏又有上辈子的记忆熟知这些嫔妃身边的心腹奴才。

    这一连串的优势串联起来,收买嫔妃身边的奴才那是再容易不过了,这事诺敏从重生回来就开始布局,除了那些明显是皇上的钉子外,很多不起眼的奴才都被诺敏收买了,甚至于有些奴才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被诺敏收买了,但却在为她做事。

    这么长时间的布置诺敏现在根本就不用临时安插人去这些汉女身边,因为她们所住的宫殿里就有诺敏的钉子,虽然多是一些不起眼的奴才,但也够用了。

    诺敏的猜测显然是正确的,后宫其他配合看见皇上对庶妃袁氏和庶妃徐氏没有多少宠爱后,高位分的便没有将她们俩放在眼里,而低位分的则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给两人一个教训。

    但谁也没有猜到的是,抢先出手的竟然是庶妃徐氏。

    康熙二十四年二月十六日庶妃那拉氏发动,最先接到消息的惠妃连忙从正殿去了配殿,随后一心关注延禧宫一举一动的恭妃和安嫔敬嫔也赶了过去。之后才是东西六宫的其他嫔妃。

    诺敏和德嫔郭络罗氏算是最后几个到的,不过这也不奇怪谁让她们两的住所离延禧宫太远了。她们两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少涟漪,大家都紧盯着产房了,妄图第一个知道庶妃那拉氏能不能平安生产生下来的是男是女。

    一个庶妃生产,这庶妃不是特别得宠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政/治意义,皇上自然不会亲自在产房外守着,派个大太监来已经很给庶妃那拉氏面子了,同样的太后接到消息后也只派了一个嬷嬷来。

    “那拉妹妹还好吧?”诺敏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问道,不过瞧那神情应该没什么事。

    恭妃一边盯着产房一边回道:“产婆说胎位很正。”

    “那就好!”诺敏也不过是走场面的问一句而已,恭妃安嫔等人可对庶妃那拉氏这一胎热切得很,她可不想掺和进去。

    庶妃那拉氏这一胎生的还算顺利,没坑人的遇上难产保大保小的事情,在产房里折腾了差不多三个时辰平安的生下了一个龙嗣来,只是让某些人有些失望的是庶妃那拉氏生下来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主。

    当产婆抱出来说恭喜的时候,恭妃和安嫔敬嫔很明显的有些失望,一个小公主长得在白白胖胖也吸引不了多少注意,她们要的是阿哥。

    诺敏倒是凑上前瞧了瞧,的确生得白白胖胖看着就能养大,不过正如某些人失望的那样,一个公主在健康再得宠也终究是嫁出去的命,不是每一位公主都能有端敏公主的底气和手段,那不单单需要智慧还需要一定的运气。

    君不见孝端文皇后和孝庄文皇后的所生的六位公主,可是固伦公主,而端敏公主只是和硕公主,但这六位依然没有她混得好,好到即便是皇上也得顾忌她三分。

    这位端敏公主就是诺敏培养泰芬的参照物,虽然很多人都看她不顺眼其中也包括皇上,但人家自己却活得滋润无比。她在家里从来是说一不二的,不只是自己家里她的权势触角几乎蔓延到整个王旗中,就连皇上也忌惮三分,心里再看她怎么不顺眼表面上也得亲亲热热的。

    诺敏倒不是要让泰芬像端敏公主那样强势,因为端敏公主强势是强势了但也得罪了太多的人,只是她那样肆意生活的潇洒模样实在是让人羡慕不已。至于后世那些说清朝公主苦逼被公主府的嬷嬷拿捏住的事,诺敏并不担心,因为那都是乾隆后期的事情了,而且也分人,得宠的公主或者是高位分嫔妃所出的公主谁敢拿捏?找死不成。

    想到端敏公主诺敏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日后泰芬选夫的事,看着自己如花的女儿,诺敏并不担心她的未来,就算是真嫁入佟家或者是科尔沁了,能不能过好不在于两家似乎善待泰芬,而在于泰芬能不能自己立起来。

    女儿和侄儿谁亲谁疏完全不用猜,上辈子嫁入科尔沁的敦恪公主因为生母是包衣庶妃,没多少底气自己立不起来,嫁过去不到两年就去逝了。而嫁入佟家的温宪公主同样死得早日子过得苦逼也因为她自己也没立起来,谁让她额捏是乌雅氏了,在佟家更没多少底气,自然就被拿捏住了。

    然而即便那是科尔沁和佟家,皇上偏袒的还是自己的女儿,虽然没有明说,但佟家那位额驸一辈子郁郁不得志就是皇上的态度,科尔沁的那位额驸更惨被皇上抓住小辫子后折磨致死。

    也是时候教导泰芬一些管家的事了,虽然清朝的公主普遍都出嫁的晚,但也没超过双十。接下来不但要学习管家,还有女红等等古代女子的基本技也要继续学,诺敏私底下还得给泰芬开如何抓住男人心等等的小课,这么一算时间再多也不够用。

    诺敏在心里想着事不免就走的慢些落到了后面,走得快的几位已经绕过了宫墙转角,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那转弯的一刹那,也不知道是谁脚滑了一下,前面走着的几个嫔妃都乱做一团的摔倒在了地上。

    “哎呦!”

    “啊……”

    “主子……”

    听见了惊呼声,诺敏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刚刚在前面还走得分外妖娆的几个嫔妃全部都姿势不雅摔倒在地上,尤其是恭妃钮祜禄氏更是摔了一个大马趴。

    诺敏走在后面根本就不可能当做没看见,心里颇为有些无奈的快步走了两步,看着这乱成一团的场面,提高声音呵斥道:“吵什么,闹什么,没看见主子都摔倒了,还不快小心些将主子都扶起来,就这么躺在这里算什么事!”

    这里属于景仁宫的地盘,景仁宫是孝康章皇后生前住的地方,自皇上登基后景仁宫就空了出来,没一位嫔妃能入住进去,包括孝康章皇后的亲侄女纯懿皇贵妃和庶妃佟氏。

    别说这会儿众人只是摔倒没出什么大事,就算是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她们不能也不敢硬闯景仁宫,不能去景仁宫,那就只能去离得近的承乾宫和延禧宫。延禧宫里庶妃那拉氏才生下公主来还乱糟糟的,正好出事的有恭妃,诺敏便连忙让人将摔倒的几位用轿辇抬到承乾宫去。

    有些时候位分高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诺敏一向独来独往就是同宫里的两个庶妃也不亲近,不过在外面她们两要跟着自己以自己马首是瞻诺敏也不会拒绝。因为诺敏独来独往惯了因此她一时落到了后面,也没人在意。

    这后宫有后宫的规矩,按理高位分的嫔妃是要走在前面的,然后才是低位分的。惠妃在延禧宫主持大局没出来。诺敏又在想事情走在后面,前面领头的就是恭妃和荣妃了。别看诺敏和荣妃马佳氏把恭妃当做四妃之首,可那不过是在惠妃面前,都一样是四妃谁也不矮谁一截,因此在诺敏落在后面后恭妃和荣妃是并肩走的,后面跟着五个嫔,然后是贵人常在答应和庶妃。

    庶妃哪怕就算身份再低哪怕平时份例会被内务府苛刻过得还不如宠妃身边的大宫女好,可明面上也是主子,主子们走在一起自然没有奴才□□去的份。恭妃荣妃和诺敏一样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做轿辇,诺敏是因为想活动活动身子,再说这二月京城还下着雪了,做轿辇要是抬轿辇的粗使太监摔倒了那可要受大罪,诺敏干脆走路回永寿宫。

    而恭妃和荣妃就不知道出于什么没有乘坐了,正是因为如此后面走着的几个嫔妃离恭妃和荣妃只有一尺的距离,奴才在左右两边扶着主子的手。这样的队形无论是有心的还是无心的,只要有人摔倒了那肯定是连锁反应,大家跟着一起摔倒一起受惊。

    诺敏现在还没功夫审问奴才,招呼嫔妃身边的奴才将他们的主子送到承乾宫去后,才一边让人去请太医,一边让人去通知皇上,所有的事情都吩咐好后,诺敏才被云竹扶着走去了承乾宫。

    这次走在前面的嫔妃都摔倒了,高位分的也就诺敏一个人落在后面没有受伤,她又管着宫务这种时候她就是再烦这事也得去守着。却没想到守出一个“惊喜”来,只是这“惊喜”是对诺敏而已,别人有没有“惊喜”她就不知道了。

章节目录

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目录 第163章 那拉产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月光蓝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蓝莲并收藏清宫重生升职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