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大朝会,朝臣们的心情是跌宕起伏的。

    太子被大势所趋的废了不假,可哪朝哪代废太子时写的圣旨是花团锦簇的?!以至于在魏进朝念前半段时,众人都有种永宁帝这是要禅位于太子的错觉,以至于在念到最后“废太子位,朕甚为痛心之”时,他们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最合适了。

    惊喜还没完呢。

    魏进朝在念完这道圣旨后,“唰”的又打开了另一道圣旨。大家倒是能猜出这是要为没有了太子光环的皇长子封王了,再怎么说皇长子是嫡长子,身份贵重,必然是要封为亲王的。

    可他们猜中了开头,却没料中结局。

    永宁帝为皇长子封了亲王,享双王俸,这是“开头”,可这封号大有文章可做,长安王。尽管本朝来皇子无藩地一说,可长安城是本朝开国时的都城,把这两个字做封号,可太有寓意了,一般都是储君有的待遇。更出乎意料的还在后面,皇长子既然不做太子了,自然不能再住东宫了,永宁帝把他做皇子时的潜邸赐给皇长子。

    朝臣们都懵了,这是什么意思啊?前道圣旨把太子废了,后道圣旨又予与废太子以储君的待遇。“逗我玩呢?”这句话在朝臣们心中刷屏中。

    紧接着朝臣们又被永宁帝和不是太子胜似太子的皇长子秀了一脸父子情,皇长子坚决不受长安王的封号,这都被永宁帝称赞成“深明大义、不骄不躁”;皇长子说潜邸也不能住进去,被永宁帝理解为“孝顺有加”。

    别说朝臣们风中凌乱了,就是其余三个做皇子的,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什么叫偏心,这就是!好歹太子宝座虚位以待,让他们还能有这项心理自我安慰,就当是在可怜登上大位路上的“大输家”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仅仅是个开始。

    虽然永宁帝收回了“长安王”的封号,再给顾青的亲王封号就正常了,忠睿。睿,智也,明也,圣也。无疑,这是很尊贵的一个字。

    再有赐宅邸,永宁帝恨不能把内务府赏给忠睿王爷不说,新提拔起来的内务府总管也是忠睿王爷的奶兄,简直就是要把内务府当忠睿王爷的后花园的节奏啊。不止如此,永宁帝连私库都贡献出来了。

    得知如此的诸位皇子自我排解:我不眼红我不眼红我不眼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才有效哇。

    这还不算,如今既然太子位空缺,那原来属于东宫的班底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其他党派还来不及弹冠相庆,再上朝一看原班人马都还在,占的还是他们那些悄无声息消失的小伙伴的空缺,简直不能更心塞。

    至于下了这么大一盘棋的原太子爷现忠睿王爷,此时正在南书房里神游天外,隔着棋盘则是天底下最尊贵的男人。顺便一提,这块由整块玉石雕刻而成的围棋,已经被永宁帝划归给顾青了。

    顾青在想:古有孟姜女哭倒长城,有刘皇叔哭出“三分天下”,如今他在南书房一哭,尽管把太子位给哭废了,但哭出了帝王柔情,哭出了一个长安王,顺带哭走了永宁帝一小半的私房钱,多么划算。

    想的尽然是黄白之物的千岁爷,眼角眉梢皆是一片恬然,也难怪在他跪安后,永宁帝在呷了口热茶后稍觉欣慰的说:“朕觉得阿昇精气神比前些时日好太多了,他还和朕说开始练习用左手写字呢,他看开了朕就放心多了。”

    魏进朝接道:“奴才也是觉得千岁爷经了这一遭,看得更通透了。”

    永宁帝原本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等说起叫万山寺的了空大师进宫来为顾青讲讲经祈祈福,不知为何心里就“咯噔”了下,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来不及细想就改了主意,往万山寺发明旨,让他们给忠睿王爷点起长明灯,再由主持了空大师领着众位高僧念七七四十九天祈福经,而添下的灯油足够烧个三五百年的了。

    正在甄贵妃处用午膳的二皇子徒晋听说了这件事,当即红眼病又犯了。还吃什么午膳吃,气都气饱了。

    甄贵妃描绘精致的眉一挑:“照母妃说,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你就不一样了。在余下的三个儿子中,论起来你是长,母族又最争气,别忘了咱们甄家还有位奉圣夫人,便是圣人昔年都曾说过‘此乃吾家老人’的。说将起来,便是姜皇后肚子里爬出来的老五,他除了占了个嫡出的名分,还有什么。”

    甄贵妃说道这儿不由得嗤笑一声,“姜皇后也是,后宫的权柄她什么时候摸着过,也就能端着皇后架子打肿脸充胖子罢。”

    甄贵妃踩了一把姜皇后后心气顺了,拍了拍徒晋的手:“你急什么,那儿早晚都是你的。”说着往东宫的方向比了比,瞧着徒晋神情舒展了,又道:“前日里贾太君进宫来请安,说起来她新得了个有造化的孙子。”

    徒晋不解:“这话怎么说?”

    甄贵妃摆弄下描着牡丹的玳瑁指甲,“可巧那天忠睿坠马了,甭管这造化不造化的,她这么一说可不就是向咱们投诚了。贾家和咱们甄家是老亲了,更何况贾家后边可是连着贾王史薛四大家族呢。”

    徒晋脸上喜色更甚,贾王史薛可是树大根深的很,便是从坊间流传的“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便可窥知一二。当下便道:“等回府,儿子便叫王妃备上一份贺生礼。”

    甄贵妃有意拿捏下贾太君,就道:“等满月再送就是了。”

    他们所谈论的贾家如今为着贾太君即贾母口中有造化的孙子的满月礼,忙的热火朝天呢,而且甄贵妃理解的有造化和贾母深以为然的造化可大不同呢。

    原来这位新生的哥儿是含玉而生,玉有雀卵大小,灿若明霞,此等天降祥瑞可不是大造化么。本来贾母想到处宣扬一番,叫那些个贩夫走卒念着“宝玉”的名儿,好叫哥儿平安长大,只有那么巧的“太子爷坠马昏迷”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随后京城就被乌云罩顶了。贾母到底还没糊涂到在这时候到处宣扬自家有喜事,那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

    随着太子爷变成了大千岁,贾母更觉宝玉是贾家的福星,在甄贵妃面前点了宝玉的不凡不说,这满月礼自然是要大操大办的,老亲旧故们都发了请帖,史王薛三家更是不能落下的。

    远在金陵的薛家收到帖子,便是备了浩浩荡荡的一队车马往京城来。其实早在收到贾府来的请帖前,薛家家主薛俭就踌躇着要往京城来了。京城发生那么大的变故,眼看就要从京城往全国各地辐射了,再有如今内务府总管一朝换人做,薛家总得要去探探底。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新任总管是原太子爷现忠睿王爷的奶兄,和四大家族暗中站的队可是对立的,而薛家如今皇商的命脉可不就是自动自的递到人家眼皮子底下么,保不准就被#新官上任三把火#给燎着了。

    说起来和薛俭有一样心思的商人还不止他一位,不过如今虽说太子之事尘埃落定了,可这大半个月来实实在在的伤筋动骨了,各方都还没缓过来,商人便是再有钱也是走投无路,如无头苍蝇般在京中打探,偏内务府岿然不动,递进去的帖子如石沉大海,如此一来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暗自琢磨着内务府这是要憋着放大招了?

    这就是个美好的误会了。内务府如今最要紧的事就是要给忠睿王爷修建王府,圣人时不时的过问不说,东宫那边圣人又说了不准去打扰大千岁休养,如此一来内务府上下腰带是紧了又紧,哪里还有多余时间去管外面的事。

    再有,为了项上人头着想,他们自动自发的就去讨好新总管,忠睿王爷的奶兄史朝来了。如此不消十天,内务府大把的权柄都被史朝来闷不吭声的收拢到手里了。

    名副其实的内务府总管就事了拂衣去,收拢了资料就直奔东宫去了。

    史朝来到东宫时,顾青正支着额头,亲身感受着“妻贤妾美”呢。具体来说,他现在有妻周王妃,妾孟侧妃和苏侧妃,这还只是上了名册的,另外还有以前永宁帝随手赏下来的宫女=侍妾数名。值得一提的是,按规制亲王可有侧妃四名,庶妃数名,这真有趣,不是吗?

    并不,好吗?

    面对着眼前的贤妻美妾,就是控制着角度把自己右手给摔残——当然,作为一个特别爱惜自己的大(技)赢(术)家(宅),即便左右手同样灵活,但他也不会真的就把右手给搭上了——的时候,顾青都能眼睛不眨一下的,但现在他真觉得系统在致力于把他玩坏的路上,越来越花样百出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这三位妻妾都很有意思。内心装了个女汉子却可劲把自己往贤良淑德上努力的王妃,演技有待加强;对数字很敏感,兴趣爱好是打算盘的孟侧妃,她袖口上暗线绣出来的盘算出卖了她。

    至于苏侧妃,顾青今天第一次见,身体孱弱,是个病美人,唔,还是位有恐男症,不不,是百合倾向的病美人,看向周王妃眼中的依赖太明显了。

    这挺好的,最起码不用担心她们争风吃醋,闹得乌烟瘴气的了。说实话,顾青真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一大口气。

    ……

    “薛家?”顾青漫不经心的说着,史朝来如数家珍的解释道:“这金陵薛家是开国时有从龙之功的薛家,行商出身,太-祖继位后恩裳为紫薇舍人,世袭皇商,“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说的就是他家了。在金陵贾、王、史三个家族并称为金陵“四大家族”。爷?”

    顾青微微摇头,示意他没事,他只是觉得这形容听起来有些耳熟,等过些时日他偶尔听说,荣国府贾家新得的哥儿含玉而生,起名叫宝玉,顿时醍醐灌顶了。哦,原来他来到了《红楼梦》的世界,可那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嘎?”徒泽睁着他那双清亮有神的大眼睛拽着神游的阿爹的衣袖,板着小脸教训他要认真。

    顾青从善如流的道歉,又拿出来了内务府送上来的堪舆实物来,不得不说内务府人才多,堪舆实物就像是精致而立体的微缩景观像。指着其中一处,对徒泽说:“你想好在池塘里养什么了吗?”

    各种动物全彩图片也准备好了,徒泽认真的思考着,过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选了其中一张,看着顾青的表情才往前推了推,“嘎嘎?”

    “你想养两只?为什么你想养两只?”这小家伙选出来的是一只鸳,鸳鸯中的雄鸟,有着鲜艳而华丽的羽色,翅上有一对栗黄色扇状直立羽。

    徒泽歪了歪脑袋,扯了扯他身上的袍子,又伸出两根手指来。

    顾青猜测着:“你是说绣的花样有两只?”重新拿出有一对鸳鸯的图片来,徒泽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有特别沟通的技巧#

    #奶爸技能被点亮了#

    探过来头来围观了半天的周王妃:“……”她再也不羡慕嫉妒恨徒泽只会字正腔圆的叫“阿爹”,而不会叫“阿娘”了!周王妃黯然伤神的离开了,路上遇到了正整理家资的孟侧妃,周王妃鬼使神差的张嘴:“嘎?”

    孟侧妃:“……”她想了想才说,“需要给您请太医吗?”

    周王妃:“……不用了。”

    孟侧妃:“哦。”

    周王妃:“……”她想静静,别问她静静是谁!

    这一想四年就如梭般过去了。

    忠睿王府

    一大清早的,偌大的忠睿王府就热热闹闹的拉开帷幕。

    “小兔崽子,你给我下来!”

    “母亲大人,请不要再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骂我了,这会让我很困扰的。”坐在树桠上优哉游哉晃着小腿的徒泽耸了耸肩,小嘴巴拉巴拉的吐出来的话几乎让底下拿着鸡毛掸子的周王妃吐血。

    “你不下来,是吧?”周王妃鸡毛掸子一丢,看着她面前的那棵树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来。

    “ss.”

    周王妃:“……”心累不爱,想当年在徒泽还只会说“阿爹”“好”和“嘎”的时候,她就和他沟通不良,等徒泽能流利讲话后,从他嘴里冒出来的就不止是官话了,还有什么英格兰、法兰西话,和他讲话就变成了鸡同鸭讲。

    想到这里,周王妃满脸黑线,很明显“鸡同鸭讲”这个词,在徒泽这里也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骂人字典里的词汇。

    周王妃突然泄了气,“我决定不和你一般见识了。”

    徒泽半信半疑的说:“我希望您真切领会到“曾子杀彘”这篇故事的精髓了。”

    周王妃突然想改主意了,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放狠话时,就在这时候听到了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快速利落的把鸡毛掸子踢到花丛里,抚了抚发鬓上的八翅金凤钗,朝着人来的方向摆出了端庄的架子,“怎么了?”

    大宫女目不斜视的回道:“宫里来人传圣人的口谕。”

    周王妃不作他想,这必然又是叫她家王爷进宫的,转过身来看向树桠,层层叠叠树叶下就没看到徒泽那小混蛋的身影,定然是她这一转身的功夫就给溜走了。周王妃暗自咬碎了一口银牙,冷笑一声,心想这熊孩子自有天收呢!

    只可惜,周王妃低估了这“天”的开明程度。

    徒泽溜溜达达的到了顾青院中,像个小狗闻到主人一样的黏到顾青身边,在宫里来的公公传达永宁帝口谕时,就乖乖的站在一边。得说他装乖的时候绝对是非常讨人喜欢的,极为黑亮的眼珠儿,小脸粉白,一看就很有灵气,说白了就一个字:萌。

    等宫里的人走了,顾青不急着进宫,瞥了一眼萌娃徒泽:“被你母妃追着上树了?这次是因为什么?”

    徒泽昂着头口齿伶俐的说:“阿爹,如果我告诉你我在做一项调查研究呢?”

    顾青眉峰未动,“继续说。”

    “研究的题目是“关于“‘我’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别人的回答”,目前我得到了母妃的答案,她说我是送子观音送来的。”徒泽眨眨眼,很巧妙的规避了为什么周王妃追着他上树的原因。

    “这是个有趣的研究,我想我们很有必要对此进行完善。”顾青露出个微笑来,徒泽背着手拍了拍自己的小屁股:‘恭喜你逃过一劫了,伙计。’

    在那之后顾青就领着徒泽进宫了,到南书房时永宁帝刚接见过几位重臣,他们见着了顾青忙恭谨的行礼请安。

    别看眼前这位千岁也自打不做太子后,基本上少有上朝过问政事,户部的差事也只是挂了个名号,可看着他坐镇的内务府,赚银子就跟流水一般哗哗流进来一样,如今内务府上上下下走路都带风。

    不止如此,就是跟着喝汤的工部也是赚的盆满钵满的,单一个水泥建官道就让工部没少受永宁帝的嘉奖,在原本管着钱财的户部面前都很是昂首挺胸。原本么,六部里按照受重视程度排序是这样的:吏、户、礼、兵、刑、工。现在工部翅膀硬了,快要超脱六部飞升而去了,呸,是独立而去了。

    你说其他五部羡慕不?羡慕的都得红眼病了,好吗?说好的#先富带动后富#呢?

    一众重臣眼巴巴的看着忠睿王爷,至于矜持,那是什么,能当银子吗?

    “诸位还有事?”顾盼晔然的忠睿王爷言笑间生春意,让重臣们张口提黄白之物都好像是在侮辱这光风霁月的气派一样,所以也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千岁悠然的进了南书房。

    众位大臣扼腕不已,正准备各回各部,就被一脸天真无邪的嫡皇孙挡住了去路,他歪歪头脆生脆气的说:“你们既然是皇爷爷看重的大臣,那一定有过人之处咯。”这模样俨然就是财神爷座下的送财金童了!

    重臣们忙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

    徒泽继续发射着星星光波:“那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然后,他们就亦步亦趋的跟着金童去侧殿“授业解惑”了,等再从侧殿出来的时候,一个个面面相觑,欲言又止,抬头正遇见难得联袂而来的二皇子徒晋和三皇子徒昞,莫名就觉得心理平衡了,上前行过礼请过安后,就行色匆匆的告辞了。

    等出了重华门,户部尚书薛文泉咳嗽了一声:“你们是怎么回答的?”

    礼部尚书姜平捋着胡须的手一僵,留下一句“子曰:不可说”就一溜烟的走了。

    大大的狡猾!被留下的诸位大臣们恨恨的想,在无边的尴尬蔓延前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离开吧。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中招的不止他们。

    侧殿

    徒泽把问卷收起来,见到徒晋和徒昞就不紧不慢的抚平衣摆,露出小白牙问好:“二皇叔,三皇叔,上午好。”一看就知道是中西教育下的产物。

    徒晋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就坐到一边散发着“别来惹我”的气息了。

    面无表情的徒昞走过来,想了想从荷包里掏出了几颗奶糖递给徒泽。

    徒泽握着小拳头在嘴边假咳一声:“虽然我对三皇叔把我当成三岁幼童的方式不予苟同,但看在您那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另一只手反应可比他说的话快多了,“嗖”一下就把徒昞掌心里的奶糖一颗不落的抓走了,以及您老也只有五岁来着。

    徒昞望着冰雪聪明的徒泽,心里感叹也难怪父皇喜爱他,南书房里也就他一个皇孙来过,还相当自在了。爱屋及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股聪敏劲儿谁不喜欢。

    只能说三皇子,您太天真了。

    “三皇叔,您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吗?我母妃说我是送子观音送来的。”biubiu看我天真无邪的大眼睛。

    行事向来雷厉风行的三皇子:“……”在对上侄子求知若渴的小脸后,他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却是问道:“你是怎么想起问这样的问题呢?”

    徒泽一脸“大人啊大人”的神情,另外抽出一张问卷来递给徒昞,托着肥嘟嘟的下巴天真烂漫的说:“皇爷爷也有份的哦。”

    这下不仅徒昞,就连徒晋都不甘不愿的接过徒泽递过来的问卷,干巴巴的写了答案。尔后,侧殿就陷入了沉默中,只有始作俑者很怡然自得,他小人家在幻想着:“这次阿爹会奖励我什么呢?放大镜?显微镜?”

    南书房里,永宁帝装作漫不经心的提起来:“说来今年要大选秀女,你府里要不要添人?”

章节目录

[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目录 第97章 废太子(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非摩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摩安并收藏[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