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青老神在在的坐下喝茶,他的耳背式助听器老老实实的在他耳朵上挂着,这是他的蚂蚁军团的控制器,使用电磁波刺激着它们的嗅觉神经中枢,在伦敦他就可以无所不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当年,他就是凭借着这找到脱掉了图书管理员吉姆马甲回归地下世界的莫里亚蒂的。

    怎么说呢,和夏洛克的流浪汉网络以及麦考夫的监控特工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各有各的长处和短处。顾青在脑海里向他的蚂蚁军团发号施令,接收并处理它们传达回来的浩淼信息,他在思维宫殿里有一间像实验室的房子专门做这个。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分出一分注意力来观赏吉米vs莫里亚蒂的年度大戏,也只能说这年度大戏足够有精彩度。在莫里亚蒂和吉米大眼瞪大眼时,顾青拍着沙发扶手大笑出声:“它的眼睛比你大,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脸色一沉,冲一直追着他狂吠的吉米吼道:“滚开,蠢狗!”

    吉米并没有被莫里亚蒂吓到,它朝莫里亚蒂又“汪”了一声,就趾高气昂的蹭到顾青坐的沙发下,怎么看都是很#狗仗人势#的一条狗。

    莫里亚蒂:“……”

    顾青脸上的笑意更甚,莫里亚蒂扁着嘴怒视他,眼底阴郁的光却渐渐散开来——在上两次他再见到顾青时,顾青都是戴着生物拟态电子面具,但今天他并没有,露出的是他本来的相貌,恍恍惚惚的和四年前时的相貌重合了。截然不同的是,他在他面前那双眼睛里透露的终于不再是淡漠和高傲。

    莫里亚蒂的目光落在那只蠢狗上时,再结合着顾青的称呼,阴郁的光又有了重新聚拢的迹象,小吉姆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小吉米呢~

    顾青撑着额头垂下眼帘,叫吉米出去自己玩,小家伙一步三回头的到外面的庭院里了,那里还有顾青特意制造出来的#铲屎官#小机器人,看它的名称就知道它的作用是什么了←你不能指望一个洁癖症晚期会成为一个合格的铲屎官,但你可以指望一个有着洁癖症的技术宅,#洁癖症造福发明界#。

    莫里亚蒂心里聚集起来的戾气奇迹般的化开了,他坐回到顾青的对面,上半身往前倾,慢吞吞的开口:“你知道吗,帕特里克?如果他最终失败了,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你知道他是谁了,一定追查过他的背景了,你懂我在说什么,甜心。”

    顾青知道莫里亚蒂说的“他”是谁,偷盗mi6卧底特工硬盘、制造伦敦爆炸案以及现在从mi6里逃出来在伦敦肆虐的罪魁祸首,席尔瓦,前mi6的00级特工,在邦德前是m夫人最爱的特工,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m放弃,落到了别国政府手中,在被审讯五个月后咬破了藏在牙齿里的氯化物,没想到死里逃生了……

    更详细的资料在顾青脑海里被一一调取出来,他抬眼看着莫里亚蒂没说话,莫里亚蒂手臂撑在膝盖上,双手合拢,和顾青四目相接,用着他一贯夸张的语调说着:“万中无一的死里逃生,从此由爱生恨,再上演一出轰轰烈烈的复仇剧!砰——”

    顾青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你不喜欢这个故事吗,小蜜糖?”莫里亚蒂原本激昂的语调陡然变换成了轻柔的语气,就像是呓语般,“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还蛮喜欢它的。”

    顾青再开口时,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而且戳破那层膜对他来说无比的艰难,那就像是在对深入骨髓里的身体防御机制做斗争,但最终他还是说了出来:“你爱我?”他生平第一次用这样仿佛一戳就碎掉的语气说话。

    莫里亚蒂也被他这个超直球给击中打懵了,他大脑一片空白,心脏砰砰跳好像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了,然后身体比大脑更快反应也更诚实的,像炮弹一样砸在了顾青的身上,亲吻,不,严格来说是疯了一样啃咬上顾青的唇,弄得血肉模糊的,非常的惨烈。

    “我他妈的一点都不爱你,我只是他妈的想占有你,或者毁灭你。”莫里亚蒂在终于啃放过彼此的唇舌后,那双大的出奇的眼睛仿佛吸收了照耀在他身上所有的光,衬着他苍白的肌肤,更显得那双眼睛亮的骇人,更何况他嘴角还带着猩红的血,黑的黑,白的白,红的红,强烈的色彩撞击让他看起来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这个小恶魔在被他称为“纯洁的天使”耳边铿锵有力的说完他独属的情话后,两颗犬齿咬在自己的下唇上直到它渗出血珠来,然后将它再印在“天使”的嘴唇上,他们两个的血混合在一起,就好像他们就此能融为一体一样。

    最后还是顾青拉开了他们间的距离,他的呼吸有些不稳,白皙的肌肤上因为刚才激烈并且惨烈的亲吻而泛上了淡红色。莫里亚蒂对这样的情形几近痴迷,他用他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青的眼睛,伸出舌尖舔去了他自己嘴唇上的血,他们两个人的血,发出了混合着痛楚和欢愉的呻-吟声。

    顾青想偏开眼,很显然他的大脑对刚才发生的事以及现在正在发生的事,缺乏着在理智至上下正确的应对指令,在这种情况下就导致他移不开视线。

    小恶魔把他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他的眼睛里流露出邪恶的、势在必得的光芒……

    “汪!汪汪!!”

    强势插-入进来的“汪汪”声让顾青大脑快速的重新加载,眼神变得一如既往的明亮又可洞察外物,还混合着福尔摩斯们与生俱来的冷情。当然,如果没有他现在脸上的粉红色还没有完全褪去,以及被血涂抹成猩红色的嘴唇,还真的很难看出来他刚才和小恶魔做了什么从没有经历过的事。

    顾青是回过神来了,而莫里亚蒂起初呆了一下,好像是慢了半拍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他就懊恼起来,朝着煞风景的罪魁祸首发出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咆哮:“见鬼!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

    顾青仰靠在沙发背上,舔了下黏腻的嘴唇,“嘶”了一声,带着笑意说:“注意言辞。”他伸手想去找他的手帕,他在做皇家绅士时出任务时几乎没有受过伤,不,严格来说他从出生以来也是,但在莫里亚蒂身上,他嘴唇被咬破两次了……

    莫里亚蒂不可置信般的瞪圆了眼睛,前一刻他们还难分难舍呢,现在被打断了好事后竟然就只换来一句“注意言辞”。向来都恬不知耻的莫里亚蒂在这种五味杂陈的情绪下,又做了件恬不知耻,或者说是最应该有的反应的事——他抓住了顾青的手按上了他的下半身,顾青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的反应着实让莫里亚蒂挫败,他耍赖一般的把全部重量全都压在顾青身上,和他对着干一般又说了句脏话:“f**kyou!”

    “f**kyourself!”顾青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别怀疑,他现在稍微有点加载缓慢。要知道在上一次莫里亚蒂当着他的面硬起来的时候,他直接把莫里亚蒂甩到桌子上了,如今莫里亚蒂做了更过分的事,他没有把他给推开都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真是可喜可贺。

    “汪汪!”吉米不依不饶的朝着莫里亚蒂叫唤着,莫里亚蒂报复般的在顾青的颈窝里舔了下,还没等他得意呢,他就觉得天旋地转,等他再回过神来他变成了在下面了,可莫里亚蒂根本就没有得意起来,顾青就干脆利落的走开了,走向了离起居室最近的浴室。

    莫里亚蒂这下是真呆住了,等他回过神来,狠狠的捶了下沙发,从沙发上坐起来,发现连那只破坏了他们好事的、还叫吉米的蠢狗的也不见了。这下犯罪界的拿破仑脑海里闪过了数种让一只吉娃娃不得好死的精妙方法,而且他还愿意纡尊降贵的亲自执行。

    顾青再出来时变回了原来的清爽,除了嘴唇上还有两道小伤口,不过已经不再流血了。莫里亚蒂就像是个赌气的小男孩一样,在顾青走过来的时候气鼓鼓的哼了一声,顾青没理他,他就咬牙切齿的说:“我要杀了那只蠢狗!”

    “如果你想你的蜘蛛网再被我捅个大窟窿的话,请便。”顾青眼皮都没抬一下,很云淡风轻的说道,莫里亚蒂更受伤了,湿漉漉的大眼睛有种要泫然欲泣的架势,无声的控诉着顾青的无情。

    顾青伸手指摸了摸自己嘴唇上的伤口,提醒着莫里亚蒂,那可都是他给咬出来的。

    莫里亚蒂反而咧开嘴笑了:“见一点儿血,这是我的情趣~”

    顾青在心里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顾青拿过来发现是麦考夫来的短信,[我这边结束了,今晚和我一起吃晚餐?叫上夏洛克。——mh]

    “嘶——”顾青莫名就升起了一股心虚感,他明明清楚麦考夫不可能知道他现在嘴唇被一个小恶魔给咬伤了,以及他做出了一个麦考夫从来就不会提倡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他到现在都不能分辨出这对他来说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但他对上比起妈咪和爹地更像是他的大家长的麦考夫就是控制不住心虚感。想到这里,他抬起眼皮来看了一眼凑过来的莫里亚蒂,他还能闻到空气里还未散去的血腥味,带着点嫌弃的对莫里亚蒂说:“去洗手间清理下你自己。”

    莫里亚蒂咯咯笑起来,顾青皱起眉瞪他一眼:“去洗脸。”

    莫里亚蒂佯装遗憾的噘着嘴说:“原来是我误会了呀。”

    “闭嘴!”顾青面无表情甩了两个单词给莫里亚蒂,就低头回复麦考夫的短信,[如果夏洛克自愿去的话,那我就去。——ph]

    [哦,他会自愿的。——mh]

    [看来并没有出现最坏的情况,以及上一条短信只是“我不去”的委婉说法。——ph]

    [照顾好你自己,别让我担心。——ph]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总爱说这句话了,感觉还不赖。——ph]

    麦考夫眼底涌出了一丝柔和,很快就把情绪收敛起来,重新变回了大英帝国的中流砥柱。就在刚才对mi6里最高长官m夫人的听证会,被闯入进来打扮成警察的恐怖分子袭击,现在虽然交火结束,领头的恐怖分子也因为mi6里现任007的介入而退去了,但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

    麦考夫的目光落在了正在被助手搀扶着离开的m夫人身上,很快就从她身上挪开目光,转移到正捂着肩膀上伤口的马洛里身上,马洛里觉察到麦考夫的视线,他忍着伤痛对着麦考夫点头示意,麦考夫微微颔首以示回应,然后从容不迫的离开了这栋被袭击过的建筑。

    秘书小姐蹬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像往前一样跟了上去。

    ……这桩牵涉到大英帝国权利中枢的一连串恐怖袭击案,最终以罪魁祸首席尔瓦和m夫人同归于尽为终结。不管m夫人生前如何,而这桩事又是怎么和她脱不开关系,但女王和国家不会忘记她做出的贡献,她会有一个隆重的葬礼,会被铭记在册。

    马洛里成为了新一任m,而亲眼看着m夫人死的邦德并没有参加m夫人的葬礼,但仍旧回到了mi6向新一任报道。

    新一任的m和上一任m的心腹爱将,不管在心里他们对彼此怎么评价,又或者信不信任,但他们都没有表现出来。在国防会议上,马洛里还带着邦德出席了,另外还有年轻的军需官q,这是他们两个在m夫人去世后第一次碰面。

    严格来说从邦德在宣布死亡后又在mi6总部出事后活着回来伦敦后,除非必要的工作接触,邦德都在躲着他的军需官。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在邦德的个人“努(作)力(死)”下迅速降温降到了冰点。在追回硬盘的任务前那在本杰明公寓里进行感情剖析的邦德,大概是他的第二人格吧。

    就像这一次,在会议过后有一个内部宴会,邦德迅速滑入人群,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马洛里对此没发表意见,他简单叮嘱了年轻的军需官几句,就迎上了正走进来的麦考夫·福尔摩斯。

    在宴会上有些拘谨的军需官在大英政府竟然朝他点头示意后更觉得不自在了,好在这时候有人挺身而出解救了他。

    “你怎么来了?”本杰明悄声问神出鬼没还真身出镜的好友。

    顾青现在嘴唇上的伤口已经好全了,他向好友吐苦水一般的说:“我现在才知道麦考夫在两年前就给我弄了一个挂名职位,原本该发给我的工资都让他挪用去买甜食了。”

    本杰明:“……”他直觉认为顾青这并不是在说冷笑话,但这比他以前说的冷笑话更像是个冷笑话,这么想的本杰明悄悄瞄了一眼位于最中心,受到其他与会人士或明或暗讨好与奉承的大英政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顾青非常正大光明的盯着他家大哥(的脑门)看了两眼,用赞叹的语气说:“麦考夫今天显得尤为容光焕发,哦,你的新上司也是,不,这个会场里百分之八十七的男士都是。”谁让头顶上的水晶灯照耀的整个宴会厅金碧辉煌呢,发际线可真是大英帝国男士们持久的伤痛啊。

    本杰明忍俊不禁,作为一个好孩子他还低头掩饰了下,想了想认真的对顾青说:“你有想过吗?根据遗传学,虽然你现在头发浓密,但等你到了你哥哥这个年纪——”剩下的不用明说,大家都懂得。

    “麦考夫是领养的。”顾青拒绝思考这个问题,再说他今天过来可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他端过来一杯香槟递给本杰明,又露出了那种让本杰明想挠他一爪子的目光。顾青还没有说什么呢,本杰明就投降了,他也确实需要找个人倾述下,他是不会和顾青承认他是他能想到的最好人选的。

    “我想在我和你进行这种闺蜜式的谈话前,有人想先和我谈谈了。是不是,邦德先生?”顾青挑了挑眉对着隐藏在几步远角落阴影下的邦德说道,他从本杰明手里把那杯香槟接过来,“我的朋友,宴会准备了巧克力慕斯配榛子奶油酱,以及香草水果奶油布丁,你能帮我拿些过来了。”

    本杰明踌躇了下还是点了点头,等他离开这个僻静的角落后,邦德才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他直直的盯着顾青,眼中的审视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顾青似笑非笑的对邦德说:“上一次我很失礼没有自报家门,我是帕特里克·福尔摩斯。”

    邦德几乎就要下意识的去看麦考夫·福尔摩斯了,但他克制住了,不过要表现的意思也差不多了。顾青再一次看穿了他:“麦考夫是我的哥哥,我是不是还需要高喊一声“天佑女王”才能让你收起你又一次掏枪的意图呢,邦德先生?”他还端着那杯香槟没有放下,邦德没说话他也不在意,“我们这一次见面比上次见面还糟糕,你认为呢?你在推开他,是因为你觉得你总是会害死你爱的人,我这么说对吗?”

    这次见面和在本杰明公寓里的那次见面很相似,上次顾青用伯爵茶和小饼干支开了本杰明,这次食物档次升级了呢。

    邦德扯了扯嘴角,苦笑了下。

    顾青眨了眨眼睛:“或许你愿意听听我的建议。”

    ……

    等本杰明心情忐忑的再过来时,邦德已经不在了。顾青愉快的接过了本杰明递过来的餐碟,又重新把那杯香槟递过去。

    本杰明没有看到邦德抿了抿嘴,他在接过顾青递过来的香槟时无意识的就喝了一口,听顾青慢吞吞的说:“我和邦德进行了一次比上次还愉快的谈话,做了一回情感咨询专家——唔,这个称呼你可以忽略——我给他提了一些建议,然后反馈回来我也有一些建议可以提供给你,你要听吗?”

    本杰明喉结滑动了下,“你说。”

    “上他。”顾青简洁有力的说道。

    本杰明慢半拍皱起了眉头,盯着好友看以确认他是在很认真的说这话,顾青眨眨眼:“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本杰明又喝了口香槟试图让自己冷静下,他怒视着顾青:“我觉得我试图向一个从没有和别人建立过恋爱关系的处-男寻求建议的做法有点蠢。”

    顾青有那么些火上浇油的说:“和你在网络上寻求金鱼们的建议的做法比呢?”

    年轻的军需官顿时炸毛了:“帕特里克!”

    顾青连忙顺毛捋,他意味深长的说:“我会把刚才和邦德谈话的录音发给你,你听了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坏孩子需要惩罚让他长长记性啊,本。”他自己说完最后一句话,嘴角细微抽动了下,他觉得这绝对是被某人给传染了。

    本杰明虽然情商低当有智商来凑,他理解了顾青话里的引♂申♂义,脸迅速变红了,干巴巴的回了句:“看来你理论经验是真的很丰富啊。”

    对这句话顾青不知廉耻的连眉毛都没动,“你该尝尝这个香草水果奶油布丁的,还有我知道你更喜欢柠檬布丁的话,我记得宴会也准备了的,当然如果你想要提早退场的话,我想你的新上司会理解的。”

    顾青朝一群因为发际线的缘故在灯光下更加容光焕发的男士们看过去,他很确定麦考夫对mi6的新m很满意,显然是他推荐上去的,得恭喜大英政府的爪牙伸的更广更深了。哦,麦考夫的假笑比平时还要多上扬两度,看来他现在不是很耐烦了,也是,这次宴会上准备的甜点真的很美味啊。

    自认为功成身退的情感咨询专家顾回到家,看到又赖在他沙发上的犯罪头子,决定明天就搬回皇家绅士的基地。

章节目录

[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目录 第95章 大英帝国的金鱼们[26]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非摩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摩安并收藏[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