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惊讶么?”顾青偏过头来看他的朋友本杰明,他没具体指出是哪件事,是三人行未遂,还是知道当时那个发出三人行邀请的人是他,但本杰明听明白了,他哼了一声。

    当初在意大利巴勒莫,他作为邦德的军需官,情报都会在他手边汇总,在邦德提到可疑人物时,本杰明又着重把先前那份很完美的假身份调了出来,然后心里就有了个怀疑的雏形,但后面邦德以邦德式的方式完成了任务,都没有“可疑人物”再出来“捣乱”,本杰明并不能确定,不过现在他确定了。然后敏锐的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另一个人是谁?一位女士?”

    顾青眨眨眼:“这次你真的有些惊讶了?”

    本杰明很直接的说:“我以为你是个同性恋,或者是无性恋更或者是其他特殊性向者。”

    对此,顾青看起来困惑起来:“我以为我对着你所表现的足够让你确定了。”

    本杰明瞪大了眼睛,并没有好吗?当初在剑桥时,顾青都还没有成年,他本人显得比实际年龄还小,乍一看就是个无害的乖宝宝←这一点本杰明在和他交朋友的第二天就看穿了。至于性向上……

    明明是拿着枪,又是“行走的荷尔蒙”的那一位,偏偏却被忽视的彻底的邦德清了下嗓子。

    本杰明把思绪从顾青的性向问题上移开,抬头看向邦德,邦德试图表现的友好点,他说:“你不准备介绍一下吗,q?”

    “q,当然是q。”顾青几乎是用气声说这句话了,本杰明可不会错过他脸上闪现出的“我又对了”的得意神情,本杰明在心里恨恨的想着不如让邦德给他来一枪,反正邦德有杀人执照。不过,这样可爱的想法也只有想想了。

    顾青扁扁嘴:“q,我以为你还是爱我的。”

    又来了!本杰明咬牙切齿的挤出个“*”来。

    顾青逗完他的朋友,又看向了邦德,慢吞吞的说:“我以为你已经利用过你们部门的总管m夫人的权限,看到一些被记录在案的资料呢,鉴于你在和我交手的时候落于下风,邦德先生。”

    邦德仍旧没有把手-枪放下,他看了本杰明一眼:“所以你是知道他的身份的,q?”

    本杰明为邦德表现出的不信任而皱眉,他正想说话,就听到顾青惊讶的说:“他认为我们是情人,以及你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缺乏对mi6的忠诚度,这是很顺理成章的推理,鉴于你在这之前难得的一段认真关系里的女方有着同样的作为。”顾青在“女方”上加重了一些音节,并不大明显。

    “严肃点!”本杰明原本想让邦德给顾青来一枪,真的只是一种可爱的想法,想想而已,他可不想这种事真的发生!天知道,到时候m能不能让邦德免罪,而且他也不想他的公寓里染上血迹,那可是很难清理的。

    顾青委屈极了:“明明是邦德先生在用枪指着我。”

    “那是你活该。”本杰明狠狠瞪了他一眼,再看向邦德时也没什么好气的说,“他是我的大学学弟,我的朋友。”后半句他说的有那么些不情愿,“以及007,我以为你现在正在休假中,或许你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私闯我的公寓里,而不是来质疑我?”

    “我以为这并不是邦德先生第一次到你的公寓来了。”顾青插嘴。

    “你闭嘴!”本杰明压低了声音加重了音节说,他稍微有那么些恼羞成怒。

    顾青以免被他的朋友赶出去就很识时务的不再说话了,他就那么视邦德的瓦尔特于无物般的,从他的手-枪下离开了,很随意自然的坐在了本杰明的沙发上。天知道,他今天是第一次来。

    邦德看着本杰明,缓缓的把枪放下。“你们一直都有联系?”一般情况下在加入mi6后,像本杰明这样的都会有个明面上的假身份,很多时候他们的家人都不会知道或者准确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像邦德这样的例外,因为他本人就是个孤儿了。但现在,本杰明竟然会告诉他的朋友,一个做着和邦德自己差不多性质工作的、但隶属于一个非政府部门的年轻男人,这显然就超出了一般朋友的范畴。

    本杰明解读出邦德的意思,他神情微妙了下,然后叹口气说:“事实上是在最开始我被mi6看中的时候,他就演绎出来了。”

    邦德想起在瓦伦丁的办公室里,顾青看出他的手指能动了,以及在刚才他准确的说出了他做过的事还有想法。如果说他可以搞到mi6的文件,或者说他那个不隶属于政府部门的组织有他的文件,他知道其中关于他的事也不并让人觉得意外。但能准确说出他的心思,那就不可能通过看文件来完成了,但如果说他真的是从他的肢体语言和行为中看出来的?邦德理智上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但他的军需官显然并没有撒谎,而且他对此并不多感到意外。“他……”

    本杰明点点头,带着些许无奈的说:“我以前都怀疑过他有读心术,或者其他什么的。”话是这么说,但他语气里并没有反感,虽然很多时候他都会被气的炸毛。

    “q。”顾青用咏叹调叫着他。

    本杰明翻了个白眼:“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他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戳中了顾青的反射神经,他就看着顾青从沙发上弹坐了起来并且转过身来,又用那种“我看穿你了”的目光看向他,但他没有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只是眨巴着眼睛说:“我想念你泡的伯爵茶了,我的朋友。”

    本杰明哼了一声:“那你是不是还想要几块小饼干?”

    顾青一点都听不出好友的嘲讽,笑容灿烂的说:“那就真是再好不过了。”

    本杰明蠕动了下嘴唇,像是要对这个厚脸皮的家伙说点什么,但最后也只是动了动嘴唇,盯着顾青一会儿最终妥协了,临去厨房前警告着他:“我现在去泡,但你别招惹他。”

    “到底是谁是有枪的那个?”顾青佯装错愕的说,本杰明又瞪了他一眼,顾青举起手来投降了:“我知道了。”

    本杰明这才走向厨房,邦德把枪放回枪套里,他和顾青对视了一眼,顾青原先那让人很有警惕性的目光收敛了很多,“请坐,邦德先生。”他很有礼貌的说,“哦,我这么说又让你觉得不爽了?如果是的话,我很抱歉。”

    “我可没有看出你有任何的歉意。”邦德确实有些不爽,他观察的出来在他和顾青两个人中间,年轻的军需官不管是在行为还是在语气中更偏向谁。他更不会那么快就忘记了,顾青原先说的“我以为你还是爱我的”的话,他还没有老到那种地步。以及,他能感觉出这个聪明过分——对此邦德还处于怀疑阶段,邦德觉得他更像是个怪胎或是神经病——的年轻人对他有敌意……

    想归想,邦德还是坐了下来,他能听见不远处的厨房里传来的柜子被打开的声音,他知道那是年轻的军需官从柜子里拿出茶罐子,他在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搜查过了。

    顾青没说话,他看起来似乎不愿意和邦德在本杰明看不到的地方,保持礼貌性的往来,这听起来十分孩子气。邦德仔细打量了下他,他真的非常年轻,可邦德不会再轻视他。在顾青之前,他曾经就年龄和q闹过一些不愉快,这也全然不能说他就是仗着年龄就对年轻人傲慢,只是对q现在所处的职位来说,他真的是太年轻了。当然,现在邦德不会再那么认为了,他已经意识到年轻的军需官有那样的资本。

    “m知道你和q的关系吗?”邦德主动开口了,既然顾青是有意把q支开,自然是想和他一对一的说些什么,既然他现在又不开口了,那邦德觉得他得说些什么。

    “你觉得呢?”顾青往前倾了倾身体,盯着邦德的双眼,“你是在担心我和q的关系会影响到他在mi6的前程?还是你也想知道我和q到底是什么关系?邦德先生,我远比你以为的要在意q的多,并且我从你们俩身上看到的远比你认为我知道的多。好吧,让我直白的来跟你说,你对q有着超出工作上的同事关系的兴趣,并不止如此,你想要有着更进一步的关系,所以我才会提到你上一段想认真下来的关系里的女方,无意冒犯。”

    邦德皱了下眉,但他没说什么。

    顾青往后仰过去靠在沙发背上,“当然,这些并不是我在意的,我和你除了在我们重合任务上之外几乎没什么利益冲突。我当然不会把我多花费了超过预期好几天的时间才完成上次任务的原因,归结到你把那位船长先生弄死上。”

    邦德:“……”无语归无语,但邦德还是敏锐意识到顾青这段话里的含义,他们确实有不止一次的任务重合,而每次邦德都算圆满的完成了任务,也就是说没有任务泄露,对方确实也不打算和他以及他身后的mi6对着干。后面一点,邦德早在之前就察觉到了,毕竟他确实利用了m的权限来查看了那次与瓦伦丁相关的任务,谁让m并不打算再多追究半途冒出来的第三方呢。

    这么想着的邦德,神情稍微缓和了些。

    顾青半眯起眼睛,邦德下意识的戒备起来,顾青看起来并不是多在意他这样的下意识动作,他只是用着和他眼神里透露出的危险感截然不同的语气说道:“我在意的是本,哦,他允许我在外人面前称呼他的名字了,这挺让人吃惊的,不是吗?”

    上一次他见到本杰明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邦德对他有意思,仅仅只是隔了一段时间不见,他都没有发觉他对邦德有好感了,而且竟然还允许让邦德知道他原本的名字。哼,这发展未免太快了,就算邦德在审美学上很让人愉悦,但其他方面就不是很好说了。

    邦德固然不喜欢顾青把他划做“外人”的行列,以及他言语里和q之间的亲昵感,但他不会忽略顾青这句话的言外之意,q对他有好感?邦德不由得看向顾青,想让他说得更明白点,或者说从他那里得到进一步的确认,但顾青怎么可能会如了他的愿。

    顾青摆出一副“我是天底下最好朋友”的姿态,“我尊重他的*,邦德先生。”

    邦德:“……”你还知道“*”这个词!在你侵-犯我的*权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怎么写?还有,邦德可不认为顾青真的有尊重q的*了。

    就在这时候本杰明的脚步声传来,他一只手端着一个马克杯,另一只手还端着盛放着饼干的碟子,走过来放到顾青面前:“给你的茶和饼干,吃完就滚吧。”他对顾青“恶言恶语”完又回去厨房端了两杯茶过来,给了邦德一杯,他自己捧着马克杯坐到另外的一张椅子上。

    邦德看了看三杯茶没说话,却听顾青颠倒黑白的说:“我和邦德聊天聊得很愉快,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愉快。”

    邦德扯了下嘴角,本杰明根本就不用看邦德,单凭他对顾青的了解就知道这家伙说的不是真话,他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哦?那你们都说了什么?”

    “在谈那次三人行邀约不成的任务。”

    本杰明小口喝了口茶说:“你们最近的任务重合率高的不寻常。”

    “就这个问题,我也曾经向我的长官反应过,我严重怀疑他还对邦德余情未了。”顾青一副无奈的语气说道,“就像我曾经说的,金发碧眼是经典款。”

    邦德装作很随意的看了年轻的军需官一眼,不乏讽刺意味的问道:“你这是在变相的夸奖我长得好看吗?”

    本杰明有些恼怒,他就不该相信这家伙嘴里说出来那些无边无沿的话的,这下连他泡的伯爵茶和小饼干都不准备让顾青吃了。

    顾青眼疾手快的把碟子挪到本杰明够不到的地方,还装可怜的说:“别那么无情,我的朋友,我可是被我的长官撵出来无处可去,只有来投奔你的。”

    本杰明一阵见血的说:“你又做了什么?”

    顾青眨了眨眼说:“等我喝完茶吃完饼干,我就告诉你。在那之前或许你更愿意和邦德,聊一聊你们之前没有聊完的话题,友情提示他还没有回答你,他为什么偷偷到你的公寓来?”

    邦德:“……”说好的尊重*呢?

    本杰明硬邦邦的说:“我会和他谈的,但会在你喝完茶吃完饼干离开我的公寓后。”

    “fine.”顾青说尊重好朋友的*那就说到做到。

    他怡然自得的享受本杰明泡的伯爵茶了,邦德也难得的出现了一分不自在,他看了下年轻的军需官,对方正低下头喝茶,看不到他的神情。邦德得承认,顾青关于他对q的想法完全是正确的,当然他可不会在顾青面前承认这一点,但他并不太确定q对他的想法。邦德在心里苦笑了下,在发生维斯帕的事后,他就曾告诫过自己要戒断感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如今身为军需官的q有权限查阅的,再说这件事发生也没有过去多久。

    ——唔,事实上本杰明知道的要在他成为军需官前,毕竟还有个人形x光机器的顾青在呢,他在之前觉察到征兆的时候就给本杰明演绎过了。

    顾青放下马克杯,本杰明朝他示意了下大门的方向,顾青瞪大眼睛:“可我还没回答你的问题呢。”

    本杰明放下杯子站起来一副要送客的模样,听了好友的控诉假笑了下说:“我不要听你又干了什么蠢事,如果你真要回答点什么的话,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关于那位三人行中的女士的问题呢。”

    顾青笑起来:“本,我的朋友,你学坏了。”

    本杰明抽了抽嘴角:“别一副你比我大的口吻来说我,别磨蹭了。”

    顾青痛心疾首的站起来,本杰明理都没理他。在经过邦德身边时,顾青很有礼貌的说:“很高兴见到你,邦德先生,衷心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会更愉快。”

    不知为何,邦德就明白了顾青为何对他有敌意,这个比q还小的年轻人的确很在意q,还对很有保护欲,他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个看到还未成年的妹妹有了男朋友,而感到领地被侵-犯的哥哥一样。这样的比喻虽然不大恰当,毕竟q是个成年男人,而他还没有成为q的男朋友,但这么解释还真的、该死的解释的通。

    这么想着的邦德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回复了他一贯从容不迫又迷人的姿态,朝顾青伸出手去:“我也是。”

    本杰明正想解释顾青不习惯和别人握手,但顾青已经握上去了,他紧紧盯着邦德的眼睛:“我拭目以待。”

    本杰明有点茫然的看了看他们俩,在他理出头绪来前,顾青就快速的放开了邦德的手,然后转过身说了句“再见”就离开了,没有像之前表现出的那么不舍,把空间留给里面的邦德和本杰明,邦德或许没有他表现的那么不堪,作为伴侣来说。

    被梅林赶出来,又被好朋友赶出去的顾青,想了想还是决定回皇家绅士的基地,在回程的路上他掏出手机来发了条短信:[我差点就成为了像麦考夫那样的混蛋。——ph]按照他原本的想法,他很可能是会挑明他们之间互有好感的事,然后再对本杰明理性分析如果他选择和邦德在一起了,他受到伤害的可能性为百分之百,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最好是选择不去尝试。

    幸好伯爵茶的香味把他这种很麦考夫式的思维拉了回来,他反省了下自己,最后还是选择静观其变。

    [在开会。——a]秘书小姐觉得她应该申请三倍工资,她除了是大英政府的秘书外,还兼职做自家老板两个弟弟的保姆。哦,现在位于贝克街的那位倒是给自己找了个助手,让她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但这不是还有个平时很省心,但熊起来也不是一般熊的小福尔摩斯么?

    秘书小姐想了想又认命的发了条短信过来:[你不是专注于成就#超级金鱼#的课题吗?怎么想起老板来了?——a]老板哪里又招你惹你了?

    [我刚才警告了暗恋我朋友的人,未遂吧。——ph]

    秘书小姐:“……”这句话槽点太多了,首先,“未遂”后面还跟着不确定的语气,看样子是真警告了;其次,这确实很像自家老板的作风;最后——[不需要我做什么吗?——a]比如签保密协议,又或者抹除痕迹什么的。

    [以后看情况吧,替我问候麦考夫。——ph]如果以后邦德真的会做出伤害本杰明的事,顾青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的。

    秘书小姐:“……”你已经问候过老板了,还有等开完会她得去把cctv翻出来准备好呈给老板,顺便再次为这个月的奖金哀悼下。

    ……或许是春天来了的原因,有邦德和q这对互有好感的这一对了,皇家绅士里也有了新气象。

    顾青在餐厅里遇到了一只无精打采又蠢蠢欲动的哈士奇,不,是蛋仔。“哦,艾格西。”

    艾格西:“……你难道不问问我怎么了吗?”

    顾青打量了他一眼,笑容变得灿烂起来:“恭喜你终于确定你弯了。”

    艾格西:“……”

章节目录

[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目录 第90章 大英帝国的金鱼们[2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非摩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摩安并收藏[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