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正常现象,神经逆放电会导致出现快速的记忆片段、图片和声音。”顾青说着还紧紧盯着威廉·帕特尔,见他再说不出什么来了,用惋惜的语气说,“三天后才可以进行下一次,否则他的大脑会承受不了的。”好可惜没有在正规的实验室里,不然他能实时监控得到关于这两次人体实验的数据。或许等这件事结束了,他可以具体针对这个奇思妙想再深度挖掘下去,他想麦考夫会对这个课题感兴趣的。

    以为顾青在惋惜不能得到更多有用资料的华生担忧说:“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对吧?”

    “不,我们现在有了新的突破口。夏洛克,你听到了吗?”

    华生条件反射的往门口看,他以为夏洛克回来了,可根本没看到夏洛克的身影,这时候夏洛克的声音从顾青的别针上传来:“加林·伽纳,在枪击事件后心脏病情加重,医生给他开了硝酸甘油。”

    “是他,我和约翰这就去抓贼,你玩得愉快。”顾青再抬起头来,看了看威廉·帕特尔,“我们可不能把他丢在这里一个人玩,我需要人帮忙,约翰,你不介意我打个电话吧?”

    华生:“……一点都不!”不是说刺激大脑的特定区域,会提升自我的感官意识,让头脑更聪明吗?为什么他一点都没感觉到他智商提高了,他一样是智商不够用啊!

    ……

    “我对他的电话号码进行了追踪,定位就在这儿。”顾青拿着他的king'sman-pad说,华生现在真的忍不住了问:“硝酸甘油有什么问题吗?那是心脏病人常用的药物。”

    “硝酸甘油没问题,问题是有心脏病的人是不可能成为特工的,他患的更可能是雷诺氏症。”顾青言简意赅的解释着。

    华生突然恍然大悟了:“雷诺氏症,血管痉挛阻碍了血液流回手指,导致其呈现蓝色,比如在接触冷的物体或有压力的情况下。他当时偷那个手提箱很有压力,导致病情加重,所以才和医生撒谎说他心脏病加重——所以你才会让我拿一桶冰来。”

    “恭喜你,约翰,你现在变成一条特别的金鱼了。”顾青朝华生露出个真诚的笑容,华生还真是哭笑不得,他想说什么,就听顾青说:“他出现了,约翰去和他握手别松开。”

    华生把杂念都抛到脑后,根据顾青给他指明的方向正面迎上了加林·伽纳,上前握手的时候理由就已经脱口而出了:“加林·伽纳对吧?我是约翰·华生,我以前在伦敦和你哥哥共事过。”

    加林·伽纳很快反应过来了:“你在做什么?放开我的手!”

    “不。”

    顾青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他的证件:“国家安全局,请让这个男人握着你的手,伽纳探员。”

    加林·伽纳瞪大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担心,他对你没别的意思。”顾青解释道,华生:“……”他一时间都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反驳这句,听顾青说“可以了”,华生立马就放开了加林·伽纳的手,“他的手指变蓝了,就是他!”

    加林·伽纳怒道:“你们吃错药了吗?”

    顾青半眯着眼睛:“威廉·帕特尔,时隔十六年你还记得他吗?你从他手里偷了一个手提箱,你这根蓝色手指就是呈堂证供,别紧张,我们不会把它切下来的。”

    加林·伽纳举起双手来:“好吧,我会告诉你们我知道的——”他话还没有说完就朝看起来比较软弱可欺的顾青挥出一拳,然后开足马力就朝反方向逃走了。华生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

    他们现在可是在有车辆来往的街道上,短手短脚的华生就那么从一辆迎面而来的车前盖上滑跃了过去,简直就像是电影里追击场景里最经典的画面一样,明明身高一米七却生生有一米八五的气势。加林·伽纳这个正牌的特工都比不过他,还没跑出多远就被华生一个飞扑压趴在地。

    站在原地躲过加林·伽纳一拳的顾青好整以暇的看完了整个过程,对着别针式微型摄像机发表着他的见解:“受电脉冲影响,他的运动神经开足马力,做出了平常他做不出来的动作。”说完后溜达达的走过去,毫不吝啬对华生的赞赏:“做得好,约翰。我得向麦考夫提建议了,在招收特工时一米七以下的还是可以慎重考虑的。”

    华生原本还沉浸在他“飞檐走壁”的震撼中,听了顾青的话顿时囧了,不过他想到的是另一件事:“所以你其实是国家安全局的探员?归麦考夫管的那种。”

    “不。”顾青把那个证件重新拿出来,华生看清楚了徽章,中间的部分像盾牌,由红底的金狮、蓝底的铜鹰、黄底的黑獾和绿底的银蛇组成,环绕着字母“h”组成。

    华生很快就想到这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徽章的出处了,“霍格沃兹的校徽?”那个字母“h”正好也是他们的姓氏s的首字母。“你用这个骗过别人吗?”

    “他们不会仔细看的。”这就是变相的承认了,当然了这只是很粗糙的证件,他还有很多精装的证件,绝对看不出问题的那种。

    华生心想他和夏洛克真的是亲兄弟,夏洛克都曾经拿不知道是谁的警-官-证-件骗人,他正想开口说什么,被他压着的加林·伽纳听明白他们的谈话,剧烈的挣扎起来,嘴里还放着狠话。

    华生反应过来他们把这茬给忘了,抬头问顾青:“我们现在怎么办?”

    顾青不以为意的说:“别担心,麦考夫会摆平的。”说着他还拿出一个手铐给华生。

    华生顿时就把心放肚子里了,更何况他压着的这个人可是犯了叛国罪,对这种人就不应该客气!在拷手铐的时候,故意紧了紧,把加林·伽纳勒的痛呼出声。

    顾青把华生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他之前说华生道德感极强,看来一点都没说错。唔,这是个加分项。

    如今人抓到了,接下来的就是审讯了,对这一方面顾青自认不擅长,就交由mi5的专业人士来了。

    顾青和华生在审讯室外观察着,秘书小姐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如履平地般的过来了。华生知道她,据说是叫安西娅,是麦考夫的秘书,他对人家礼貌性的笑了笑,人家也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一句话没说就低头和她的黑莓手机相亲相爱了。

    华生对此见怪不怪了,他就见过安西娅两次她都是手机不留手,眼睛不离开手机的,不过随后他发现最小的福尔摩斯来了短信,也去和他的手机相亲相爱了。有什么最新消息了吗?

    这么想的华生太天真了。

    [我以为你会点个单喝杯茶什么的。——a]

    [这可不是享受的时候,这事关国家安全,必须得慎重。——ph]

    [很官方的回答,也很假。——a]

    [事实上,我是想给夏洛克的室友,华生医生留下好印象。——ph]

    [我姑且信了。——a]

    “等等,你们俩是在互相发短信吗?”华生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问道。顾青和安西娅不约而同的抬头看他,华生确定了后更不解了:“你们为什么不直接说话?”就那么并排站着,俩人中间隔着不到二十厘米,不直接说话反而选择发短信,这是什么毛病?

    顾青眨了眨眼有点小羞涩的说:“我害羞。”

    秘书小姐:“……”她有预感这个月的奖金要保不住了。

    华生看了眼是个美女的安西娅,对此也不是不可以理解,虽然这种事发生在一个福尔摩斯身上听起来怪怪的。

    闲聊被打断了,顾青就把手机重新装回口袋里,把注意力放回到审讯上,过了一分钟后开口:“他短时间是不会招的,看来我们得另外想办法了。”

    华生想了想说:“加林·伽纳当初之所以会被策反,是因为他的家人在巴基斯坦被当作了政治犯,但是在手提箱丢失的几个月后,那些诉讼被取消了。但现在如果被恐怖分子知道他把他知道的告诉我们,那他的家人就会有没命的。”他现在真的觉得神清气爽,说完这些后他问顾青:“现在这两条路都没堵死了,我们要从哪里寻找突破点?”

    顾青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颤啊颤,“事到如今,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选择使用最后的方法了,我会潜入到加林·伽纳的潜意识里,找出收买他的恐怖分子。”

    秘书小姐抬眼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顾青,很快就低下头悄悄翻了个白眼。

    华生懵了下:“你说的潜入潜意识是什么意思?”

    顾青正要解释,秘书小姐就插话进来:“boss让我转告你,让你想别的方法。”当然麦考夫的原话并不是这么说的,秘书小姐作为专业的传声筒将自家老板的话给润色了下。

    “那你就转告他,让他别总是那么扫别人的兴。”好好的一个梗就被麦考夫给破坏了!

    华生黑线,他突然想到之前在贝克街221b时,麦考夫明明就和夏洛克面对面坐着,可麦考夫还是让他传话给夏洛克。现在,类似的事情又发生在最小的福尔摩斯和麦考夫身上了,上帝啊这难道就是天才的怪癖?果然不是我等金鱼能理解的,手动再见。

    既然此路不通,那就深挖另一条路。

    ……

    巴兹医院

    “怎么是你?不应该是夏洛克那家伙吗?”安德森一见顾青就跳了出来。

    “好久不见,安德森。”顾青把目光转向雷斯垂德,他只打电话给雷斯垂德,让他过来帮忙看着威廉·帕特尔的,怎么来就来了还带了个拖油瓶?

    雷斯垂德恨不能上去把安德森扯回来,按到马桶里冲走,他尴尬的笑了笑:“安德森偷听到我和你打电话,他就偷偷跟过来了。”

    安德森辩驳说:“头儿这可不能全赖我,谁让你当时表现的那么鬼鬼祟祟的,我差点就认为你是在搞地下情这么时髦的事情了。”

    “你少说一句会死吗,安德森!”雷斯垂德咬牙切齿的说。

    “不会死,但是会难受啊头儿。”安德森一脸欠抽样说道,如果不是还有那么多外人在场,雷斯垂德是真想满足他的愿望了。

    “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来了那就签了保密协议再走。”顾青语气很严肃的说道,安德森傻眼了,他瞅向雷斯垂德,雷斯垂德心里幸灾乐祸了一把,嘴上还说:“都说让你赶紧走了。”

    安德森:“……”人都有逆反心理的啊头儿!

    顾青借用了巴兹医院的脑磁图描记术仪器,威廉·帕特尔坐在了扫描椅上,安德森反省了下见到这一幕实在是按捺不住了:“这家伙是间谍还是什么的吗?”

    “这是机密,我拒绝回答。”

    逆反心理起作用了,安德森是抓心肝的难受,但等加林·伽纳被穿着黑西装的特工带上来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好像真的摊上大事了,都怪他腿贱,非要跟踪雷斯垂德,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diewhyyoutry#

    华生问顾青:“你这是在做什么?”

    “适当的刺激会换回记忆,脑磁图描记术仪器会记录下他的记忆被激活时描绘出的地图。”顾青转过头来对威廉·帕特尔说:“想象他年轻十六岁的模样,集中精神。”

    威廉·帕特尔盯着加林·伽纳仔细看了看后,试探性的叫道:“伽纳?”

    “是的,起作用了。现在我需要你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手上,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

    “我,”威廉·帕特尔舔了舔嘴唇,“我想不起来。”

    加林·伽纳显然还抱着侥幸心理,他是最不愿意威廉·帕特尔想起什么来的,他焦躁的说:“这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威廉·帕特尔重复着这句话,顾青看着脑磁图描记术仪器上记录的图像,原先在威廉·帕特尔想起加林·伽纳是谁时的区域又被点亮了。顾青谆谆诱导说:“告诉我,威廉,你记起什么了?”

    “他要走了,然后他给谁打了个电话,我听到了声音……音调。”

    顾青声音稍微上扬说:“拨号码时发出的那种音调吗?”

    “我想是的。”

    顾青笑起来,“做得好,威廉。”然后示意可以了。

    华生绝对有着不懂就问的好习惯,他适时的开口了:“这是个突破口吗?”

    顾青眉飞色舞的说:“是的,威廉·帕特尔听到加林·伽纳打电话给同伙,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构出他所拨打出的电话号码,然后就能帮助我们找到拿走手提箱的人。”

    安德森怪叫道:“你在开玩笑吗?还是说你有了#看脑电波图辨别声音#的特异功能?这都快赶上#瞪谁谁怀孕#了!”

    顾青对此也不生气,他蛮乐意和安德森斗嘴的,“其实我对你还有#祝快乐#的特意功能,现在我想我该祝你离婚快乐。”

    雷斯垂德在一旁不厚道的笑了。

    安德森:“……”#'taskwhy#

    事实上并不是什么所谓的#看脑电波图辨别声音#,而是重现感官刺激,让威廉·帕特尔来分辨出当时加林·伽纳拨打出的电话号码。

    顾青发话,大家都忙了起来,很快威廉·帕特尔就被送进了医院的急诊室,当然只是做做样子,尽可能的还原当时的场景。

    华生向顾青求确认道:“他真的能分辨出十六前的按键音吗?”

    “他的记忆被塞在了大脑的深处,他读过、听过、看过的一切东西,大脑都会像电脑一样存起来,我们只需要那份文件的路径。另外,之前我们提高了他的大脑机能,他的颞叶也很想和我们一起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我们只是需要推一把。”顾青说的很理所当然,华生下意识的就信服了,安德森抓到了一个关键点:“你说的提高了他的大脑机能是怎么回事?”

    顾青笑容顿时灿烂了两分,“等我完成这件事,我再和你详细说,怎么样?”

    安德森半信半疑的答应了,之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威廉·帕特尔回忆并分辨出当时的按键音,很顺理成章的得到了一个电话号码。“现在只要查明这个电话号码在十六年属于谁就行了。”

    安德森阖上掉下来的下巴嘟囔道:“真是见了鬼了!”

    更见了鬼了的在后面,顾青把电话号码交上去自有mi5的技术人员查明,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后,就和安德森还有雷斯垂德一起观看了#前军医街头大战现任特工#的高清视频,安德森看完之后一副质疑的神情看向华生:“你嗑药了?”

    雷斯垂德先否认了:“你见过哪个嗑嗨的家伙会是这么神勇的模样?难道这就是你们说的提高大脑机能?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顾青想了想说:“我初步预测效果只有几个小时——说到这儿约翰你待会儿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然后统计下最后效果失效的时间,我会记录在案的——等效果过后,使用者就重新变回普通金鱼而已。”

    安德森讽刺的“哈”了一声:“所以这个作用就是变成一条超级金鱼?”他又看了一眼视频,用酸溜溜的语气说:“我也要试一试,我现在还就想知道普通金鱼和超级金鱼有什么不同的!”

    华生本来想说这搞不好要送太平间,但他看了看安德森,想到了这家伙的毒舌和破廉耻的话,他果断的放弃了这个想法,而且他相信最小的福尔摩斯会谨慎对待这个人体试验的。

    最小的福尔摩斯笑靥如花中。

    ……根据顾青提供的电话号码,mi5按图索骥端了恐怖分子的老巢,将可能有的恐怖袭击消灭在萌芽中。

    华生得知后高兴极了,天佑女王,天佑大不列颠。

    实际上呢,这件事并没有顾青对华生说的那么严重。麦考夫在之前肯定做了相应的补救措施,不然他会那么悠哉←在那之前,秘书小姐已经替一干人等点过一排蜡了。

    不过这话儿就不必对前军医说了,福尔摩斯们心知肚明就行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麦考夫对顾青的“奇思妙想”还是有那么些兴趣的,作为一个开明的大家长和睿智的大英政府,麦考夫表示他很乐意支持幼弟的研究,人力物力财力都不是问题,总之,“你会得到任何你想要的。”说完这些后,麦考夫抬了抬眼皮,看着自己的幼弟,露出麦考夫式的假笑,用叹息般的调子说:“所以你知道你该怎么做了吧,帕特里克?”

    “我不会问妈咪关于你的童年趣事的,麦考夫,当然妈咪也不会拿着你婴儿时期的照片,闯进你的办公室和你回忆往昔的。”顾青向麦考夫保证道,麦考夫又看了他足足有五秒才收回视线,然后就晃着他的黑伞离开了,他基本上一刻也不能离开办公室,还有些关于这次事故的后续要他参与处理。

    因为之前接连接了三个任务,又因为艾格西和洛克茜需要锻炼,所以顾青就有了时间不算短的假期,正好可以用来做研究。等这么废寝忘食了一个星期后,顾青就被冷酷无情的梅林从研发室里赶了出去,让他爱哪儿哪儿去。

    有家不能回的顾青就晃荡着去找好基友本杰明了,就是那么有缘分的和詹姆斯·邦德,aka秘密情报局的明星特工007狭路相逢了。

    场景并不是很美妙,顾青被邦德用他的、本杰明研发出来的瓦尔特ppk/s手-枪指着,邦德的手腕稳固有力,眼神毫不动摇,他问道:“你到底是谁?”

    顾青挑起挑眉,上下审视了邦德一圈,目光最终停留在邦德的脸上,他当然没有忽略那把编码了邦德的手纹,只有他能使用的瓦尔特,叹了口气说:“很高兴又一次见面了,邦德先生,上一次我很遗憾你没有答应我邀请你来场三人行的邀约。”

    邦德:“……”

    本杰明:“……”

章节目录

[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目录 第89章 大英帝国的金鱼们[2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非摩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摩安并收藏[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