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绝。”顾青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莫里亚蒂的提议都没有说出来呢,就被顾青无情的拒绝了,他眼里的狡黠如潮水般退下去,“为什么?”

    “我告诉过你了,我饿了。”顾青把笔记本电脑阖上,“你不饿么?”

    莫里亚蒂:“……”他心中升起一股熟悉的无力感,但奇异的他并没有多不悦。

    顾青又提醒了句:“鉴于我们要去用餐了,请注意仪表,宝贝儿。”

    莫里亚蒂朝顾青抛了个媚眼:“是,爹地~”可惜媚眼抛给了瞎子看了,顾青根本就没接收到,莫里亚蒂对此应该感到习惯了才对。

    等他们俩再次走出房门时,莫里亚蒂已经恢复了他进来时的模样,挽着顾青的胳膊往餐厅走去的路上,微笑着说:“难道你就不好奇我的提议吗?还是说你已经演绎到我在想什么了吗,亲爱的?”说到后边他的语调都上扬了。

    顾青把手插-进裤兜里:“我可没有读心术。”

    莫里亚蒂眉目一转,懒洋洋的说:“这和读心术有什么关联?只能说我们俩心有灵犀。”

    顾青对此不以为然:“我们还没有熟到这种程度,宝贝儿。”真要论起来,演绎法对福尔摩斯们来说适用于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他们在没有见到真人的情况都可以通过资料将对方演绎出六七分。但莫里亚蒂这个咨询罪犯并不在绝大部分人的行列,他有着不输于福尔摩斯们的智商,而他又是个疯子,很多时候演绎法都是失效的。

    这就好比他们兄弟间互相使用演绎法演绎彼此,靠的更多还是比彼此的熟悉程度,如果他们其中的谁想要掩饰的话,那一定会掩饰的很成功。

    而和莫里亚蒂,就像顾青说的他们真的没有那么熟,以至于他能演绎到莫里亚蒂的一举一动,就像是这一次他演绎到莫里亚蒂会来,但没有预想的就是莫里亚蒂打扮成了女人。

    对此,莫里亚蒂似真似假的抱怨着:“那你真该检讨下了,你还不够用心的来了解我。原先说好的要和我玩一个游戏,可你总是因为其他的事情分心。”

    顾青觉得他有必要为他自己正一下名,“这四年里,你一次都没有回到伦敦,我说对了吗?”

    莫里亚蒂眼底幽暗起来:“那都是谁的错,嗯?”

    顾青偏过头来望着莫里亚蒂,嘴角上扬到固定的弧度:“所以你在欲求不满?”

    莫里亚蒂:“……哼,你赢了。”

    顾青给了莫里亚蒂一个灿烂的笑容,在牵扯到四年前旧事的话题以这种诡异的方式揭了过去,试探也就到此为止了。享受接下来的午餐,才是接下来比较重要的事。

    可惜这个愿望都没有实现,用餐用到一半,有船员过来和船长说了什么,船长挤出一个笑容来:“各位我先失陪一下。”

    莫里亚蒂倾过来身靠在顾青的耳边和他咬耳朵:“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啊,亲爱的。”为此他有那么些兴奋了,这在某种程度上和他原先被顾青拒绝的计划不谋而合了。

    顾青放下手中的刀叉,扯过餐巾擦了擦嘴,瞥了兴奋起来的莫里亚蒂一眼,他眨眨眼看起来无辜极了,“可不是我哦~看来是我们的特工先生做了什么好事呢。”

    “我只是想说,谢谢你提醒了我,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这么看来,我们并不是你认为的心有灵犀。”顾青这两句话都说得很轻,原本该是轻松惬意的神情,他表现出来的却有点咬牙切齿,一只手放在莫里亚蒂的椅背上有规律的敲击着。

    莫里亚蒂不赞同的扁扁嘴说:“亲爱的,别总是那么口是心非,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是不是?”他强颜欢笑,但他那双熠熠生辉的大眼睛已经出卖了他。

    “我受够了,让你父亲下地狱去吧!”顾青隐忍着怒气,等莫里亚蒂皱起眉头不悦的叫他别闹了后,顿时就愤愤的离席了。

    当众被下了面子的莫里亚蒂脸色不大好看,朝顾青带着威慑性意味的喊了一声:“亲爱的?”

    顾青没停顿,莫里亚蒂急匆匆的站起来,对被被船长斯蒂芬·凯恩邀请来一起用餐的其他人略一颔首:“失礼了。”就踩着他那双五厘米高的高跟鞋追上去了,其他人都是非富即贵,仅仅只凭他们寥寥数语就能脑补出整个故事来,尤其是家中妻子娘家地位比较高的男士,心有戚戚然啊。

    殊不知那只是顾青和莫里亚蒂临时发挥出的一出戏,电光火石之间就那么促成了,等他们离开了餐厅出了众人的视线,莫里亚蒂乐不可支的趴在顾青的肩膀上:“亲爱的,这下你可不能反驳我们是真的心有灵犀了吧。刚才的人物设定,你还满意吗?”

    “灰男孩与白雪公主?我喜欢。”顾青话音刚落,整艘船就迎来一下颠簸,同时还伴随着一阵枪声。顾青突然想起来当初在玻利维亚时,因为邦德而整个炸掉的旅馆,他希望这一次邦德能有所克制。

    ……

    梅林喝了整整两杯咖啡,终于冷静了下来,而这时候距离顾青切断通讯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了←咳,泡咖啡也是需要时间的!

    正当梅林准备联络顾青时,通讯器被联通了,顾青的声音传了回来:“任务失败。”

    梅林震惊极了,连忙说:“发生了什么事?”自从顾青开始出外勤任务,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务失败”的情况,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克里斯托弗死了,所以情况是即便我给他偷的火箭安装上追踪软件,也暂时不能追踪到买家了。”卖家都死了,“我再想另外的办法进行追踪,得要花费超出预期的时间了。”

    梅林很快就理清了思路,“这么说你确认了克里斯托弗的身份,但他死了?这么一来,你这次任务并不算失败。他怎么死的?”

    “唔,被涡轮搅死的,这还得感谢邦德先生,具体情况等我回头黑进mi6把邦德先生的任务报告拷贝一份给你,你就清楚了。”顾青说完也觉得是个好主意。

    梅林嘴角抽了抽,选择性的无视了这番话里的某些内容,他咳嗽一声,说出口的话是这样的:“你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青慢悠悠的说:“也没有那么糟糕,不过鉴于船长死了,还牵扯到走私军火,现在船已经停泊了,正在等待意大利方面的后援。”

    梅林皱着眉头说:“007误伤了平民?”

    “不,克里斯托弗明面上的身份就是这艘游轮的船长,很好的掩饰,是不是?我想或许我们能从他的电脑上发现一些可用的资料。”顾青顿了顿又说,“你为什么不问问邦德先生怎么样了?别害羞,梅林。”

    梅林翻了个白眼:“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肯定早就报告了,更何况你不是说还要拷贝他的任务报告吗,这说明他应该没什么事。”

    顾青欣慰的说:“你是对的,邦德先生基本上没什么事。我真为你骄傲,梅林。”

    “还是免了,你这话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话。”梅林没好气的说,忽而他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加雷斯,你这次任务完成的并不圆满,我想你也清楚这一点。现在,我认为你该反省了,尽快把任务报告写好交上来,还有任务的影像资料。”

    通讯器另一端沉默了起来。

    梅林一口气也跟着提了起来。

    “在那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梅林。”从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不像之前那么自在了,梅林推了推眼镜:“你说。”

    “在皇家绅士的历史上,有多少王牌特工为了获取情报而采取过通过自身魅力俘获目标方女人或男人的方法过?”顾青说了一个长句,还没等梅林说什么,就快速加了一句:“嗯,我是指sex。”

    梅林:“……你没有权限知道,加雷斯。”

    “这么说就是有了?”顾青的语气突然上扬起来,他还倒打一耙,“拜托梅林,分明是你利用职务之便想借机知道我是不是学习邦德先生,利用sex来获取情报在先。别否认,我已经看穿你的龌蹉心理了。”

    梅林觉得他好像挖坑把自己坑进去了,听听对面那小混蛋志得意满的语调,他索性破罐子破摔道:“那你有吗?”

    “哈哈,你觉得呢?”

    梅林:“……”我觉得你个球!

    “既然说到这个话题了,那我们不妨再来说一说这一次的候选人训练,现在应该只剩三个人,艾格西、洛克茜和查理了吧。接下来的课程是利用神经语言程式学的训练结果去色诱目标人物,对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梅林咬牙切齿的说。

    “你给他们准备的目标人物是同一个人,还是位可爱的女士,换一换吧,梅林。当然,这只是个小小的建议而已,决定权仍旧在你手里。”顾青笑着说,“现在意大利方面的后援来了,我要走了,再联络。”

    梅林低咒了一声,他才不会被小混蛋的话给蛊惑了呢。

    第二天梅林递给了艾格西、洛克茜和查理一个文件袋,“今晚有个派对,在伦敦。文件袋里是你们的目标人物,你们的任务是用你们神经语言程式学的训练成果来搞定照片了的人。我说的搞定,意思是完全拿下。”

    艾格西抽出文件袋里的照片来,顿时瞪大了眼睛,照片上的人怎么看都是个中年男人吧,抬头看了一眼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梅林,秉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说:“简单。”

    说完就看向查理和洛克茜,他们分别把手中的照片亮出来,是同一个人,洛克茜笑着说:“看看他到底会喜欢上谁吧。”

    查理也一派轻松的说:“我们走着瞧。”至于心里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很好。”梅林点了点头,艾格西干巴巴的“呵呵”了一声。

    间接促成这种场面的顾青并没有回来围观,他虽然有些恶趣味,但他现在有任务在身,要知道他这次接了三个任务。现在其中一个任务,也就是昨天本应该在游轮上完成的任务还有了波折,导致他现在得重新部署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责任,谁让他分心去和莫里亚蒂玩小游戏去了呢。至于莫里亚蒂,他在邦德制造出破坏导致克里斯托弗死在涡轮下后,毫无同情心的拍了拍顾青的脸,留下一句“可怜的男孩儿,期待我们正式的会面”,就潇洒的离开了。

    说真的,五厘米的高跟鞋他驾驭的还蛮游刃有余的。

    同样潇洒离开的还有很大程度来说的“罪魁祸首”,邦德先生。顾青觉得距离邦德患上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他不能再拿这个做借口,毕竟他那类人总是会患上这个。至于失去了喜欢的人,哦,这倒是个很好的理由。

    顾青觉得等他完成任务回到伦敦,他有必要加强下和他的朋友本杰明的联络。

    不过等顾青完成任务回到伦敦,更新了脑海里储存的信息,最让他感到意外的事就是夏洛克真的给他自己找了个室友,就在他出外做任务的那一天,距离夏洛克答应妈咪他会找个室友只过去了四天而已,即便顾青给夏洛克制造个非人类室友都不可能有这么快。

    更重要的是,他们相处融洽←以福尔摩斯们的基准来看。

    顾青感到非常惊奇,以至于他在第一时间就通过网络把夏洛克的室友,约翰·华生的全部资料找了出来——他甚至还去华生的博客贡献了点击量——再通过这些资料就把华生了解个八-九分了。

    “有意思。”

    虽然对华生很感兴趣,但顾青并不打算去见见真人,他又不是麦考夫那个控制狂魔,咳,就算要见也不必急于一时么。

    和夏洛克有了室友相比,皇家绅士选拔结果就在顾青的意料之中了,洛克茜和艾格西通过了最终考核。

    “恭喜你们。”顾青在餐厅里看到他们的时候很有前辈风范的说道,冷不丁又问道:“梅林检验你们神经语言程式学的训练结果的目标是?”

    洛克茜笑着说:“是个中年男人。”

    艾格西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跟着点头。

    顾青“哦”了一声,摇着头说:“梅林还是不够开放,不过比起年轻可爱的女孩子,中年男人也算有了一定的进步。你们的表现怎么样?”

    艾格西舔了舔嘴角说:“事实上我们只和目标人物接触了不到三分钟,他被叫走了,我们被迷晕了,等我们醒过来就发现我们被绑到隧道里,而迷昏我们的人正审讯我们——等等,你没有吗?”

    “搞定目标有,至于后续么,妈咪教育我不要随便喝陌生人递过来的酒,”顾青眨了眨眼恶意卖着萌,“而我是个听话的乖孩子。”

    艾格西:“……”这样也行?!

    “当然是因为到那一关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他们没得选了。”顾青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们我那一届除了我以外的人都死了么?”

    艾格西很认真的反驳道:“可哈利告诉我阿米莉亚并没有在第一次测试中被淹死,她现在在柏林的技术部门工作,活得好好的。那只是为了测试我们的极限,一个王牌特工只有为了救人才能去冒生命危险。”

    洛克茜有些无语的看着炸毛的艾格西,想了想还是有朋友爱的提醒他:“我想赛恩是在开玩笑的,他不是也说过那是句玩笑话吗?”你都被逗多少次了,怎么就不长长记性,不过看着表情丰富的艾格西,她也很能理解为什么顾青那么爱逗他了,他就是一蠢萌啊。

    艾格西:“……”

    顾青微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话说回来,你们看过影像吗?我是说你们色诱目标时录下来的影像。”

    艾格西张大嘴巴:“那还被录下来了?!”他当时一定傻透了,而且在做心理建设的时候,本来是把那个目标想象成年轻可爱的女孩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哈利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还在想如果是哈利的话,他肯定不会尴尬的。这样的想法一冒出来,艾格西是真尴尬了。

    “艾格西,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艾格西乍然被这么一问,脸都涨红了。他望向说这话的顾青,在他的眼里顾青已经升级成了恶魔,此时恶魔角都长出来了。就在艾格西准备随便说点什么糊弄过去的时候,顾青的手机响了。

    顾青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是麦考夫发来的短信,他抬起头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艾格西急忙说:“再见!”他悄悄松了一口气,可他松口气还是松的太早了,因为他听到洛克茜说:“艾格西,这不大对,你是不是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艾格西:“……”我说没有你会信吗?

    那边顾青打开了麦考夫发来的短信:[有事找你,来贝克街。——mh]

    顾青扁扁嘴,上次麦考夫发同样的短信,还说“有个事故”,结果是妈咪和爹地来伦敦了。现在他又发同样的短信,以为他就会那么乖乖就范么?他想了想回了条短信:[华生医生在吗?——ph]

    得到麦考夫的肯定答案后,顾青就兴高采烈的出发往贝克街了。

    在路上还兴致勃勃的看起华生发表的博客,有关夏洛克破的案件的博客,第一篇名字叫“隐身斗篷案”。说的是他和夏洛克认识的当天,夏洛克受雇调查艾博尔公司首席运营官的失踪案,很不意外的从失踪案升级成了谋杀案,紧接着又升级成为了多宗谋杀案。

    顾青看的很快,很快就看到了夏洛克去找彼得·埃文斯那一段。

    [夏洛克说要等人自动送上门,没过多久彼得·埃文斯就找到了贝克街221b。他告诉夏洛克他就是那个符合夏洛克推理出的升职走向的人,但他真的没有杀人,还主动的提供了证据,是他在伯明翰时的住院证明,而这份住院证明也证实了他曾经抽脂、去皱做过面部整容手术,就像夏洛克观察出来的那样。

    案件似乎陷入了僵局。

    不过夏洛克很快的就找到了新的线索,他锁定了个最终嫌疑人——彼得·埃文斯的秘书,从伯明翰就一直跟着彼得·埃文斯的秘书,夏洛克从彼得·埃文斯给他住院证明的紧急联系人一栏看到了那位秘书的名字。

    再然后,夏洛克就风风火火的找上门去和人家对峙了。结果可想而知,对方既然精心谋划了好几桩谋杀案,直到现在才被夏洛克发觉,当然不会是吃素的,夏洛克差一点就被人家杀人灭口了,幸亏苏格兰场的警察及时赶到将杀人凶手绳之于法。]

    当然,华生在他自己的博客上不是这么写的,他显然比这有文采的多,而且还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想法,对夏洛克的敬佩和赞叹简直是扑面而来。

    ——至于为什么取名字叫“隐形斗篷案”,里面还写了这么一句“对秘书这个职业来说,它有很多缺点,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它就像是一件隐身斗篷,毕竟没人会对一个秘书有印象,不是吗?”

    顾青的目光停留在这篇博客的最后几段上,夏洛克单枪匹马的跑去和嫌疑犯对峙,这可不就是他的风格,这没什么大的问题,不过有一件事就很有疑点了——

    当敲门声响起时,华生就像是得到特赦一样抢着开口:“我去开门。”

    麦考夫和夏洛克根本就没有动的意思,华生讪讪的笑了笑下楼去开门了,他觉得他再呆下去就真的要窒息了,他需要新鲜空气。等他一转身夏洛克就一个跳跃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窗边往下望了一眼,转过头来质问麦考夫:“你叫他来做什么,麦考夫?”

    “事态紧急,夏洛克。”麦考夫嘴上这么说,但却是翘起脚来往后坐进沙发,双手放在两边的扶手上,明显一副惬意的样子。

    而楼下华生打开门,迎面而来就是一句:“华生医生,请问在你搬来贝克街221b的当天,是不是使用枪支了?”

    华生:“!!!”

章节目录

[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目录 第87章 大英帝国的金鱼们[1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非摩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摩安并收藏[综]人生大赢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