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听起来真像是丈夫在对妻子说:你回来了。

    程疏影按捺住心中涌起的古怪感觉,干巴巴地应了一声:“哦。”

    她跳下那团柔软的云霞,越过青年走进山洞里。青年神色一怔,眼底又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将那根硬羽形状的小箭收回到袖中,跟着程疏影走进了山洞里。

    山洞里多出了九团洁白柔软的云霞,云霞上躺着冰凉的小金乌,已经完全断绝了生机。

    青年有些惊讶地问道:“这是……”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帝俊与羲和所出的九只小金乌。他十天前才刚刚和陆压打过一架,绝不会错认金乌身上的太阳之息。现如今这九只小金乌直挺挺地躺在云团上,眼睛紧紧地闭着,身体已经凉透了,看起来已经……死了……

    他的小善尸出去一趟,就带回了九只金乌的尸首?

    程疏影从那些阵盘当中抬起头来,哗啦一声,将九支散发着滚滚洪荒之息的射日箭倒在地上,有些黯然地说道:“我从西昆仑出去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这副样子了。”

    九只小金乌直挺挺地躺在白色云团上,眼睛四周萦绕着淡淡的碧绿光芒,正是还魂草的汁液在替他们梳理生机;他们身边的阵盘一直都在流淌着五色光芒,将一缕缕强大的力量注入到他们体内,替他们滋养着神魂之力。程疏影在戒指里翻翻拣拣,试图找出一些更好的东西来。

    青年俯下/身,拣起一支尾羽整齐的箭簇,方才鼻端下方轻轻嗅了嗅。

    片刻之后,他将箭簇轻轻地搁在地上,低声说道:“有租巫的气息。”

    “嗯。”程疏影忙里抽空地应了他一声,从储物戒指里翻出一颗定魂珠,当作阵盘的阵眼固定在其中。定魂珠散发出淡淡的幽蓝色光芒,如同母体一般滋养着那九只已经身故的小金乌。隐隐约约之间,她似乎听见了一丝轻微的唳鸣,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告状。

    是金乌苏醒了么?

    她目光逐一朝那些金乌扫过去,却没有发现任何生还的迹象。

    青年抬手想要揉揉她的头,却又在她头顶三寸的地方停住了。他慢慢地放下手,改为揉捏着身边的一团雪白云霞,低声劝慰道:“这场量劫没有人能躲得过。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妖皇帝俊,也无力躲过这场可怕的量劫。你还是……莫要太过费神了。”

    程疏影眼睛一瞬不眨地望着那些小金乌,简短地回了一个字:“哦。”

    忽然之间,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望着那位青年,轻声问道:“你的烧退了么?”

    青年又是一怔,尚未想出合适的托辞,便看见一只白皙柔软的手轻轻覆在他的额头上,试探性地按了一按。然后那只手的主人满意地点点头,道:“退烧片果然是有效果的。”

    ……退烧片?是指她留下来的那些白色小药片么?青年有些讶异地望着她。那些苦涩中略带着一些酸咸的奇怪药片,早已经被他捏成粉末,洒到藤蔓当中去了。至于他自己,他压根就没发烧。

    程疏影不疑有他,转过头去念念叨叨:“既然退烧片有用,那这些灵草、丹药和阵法,也应该能将小金乌们的魂魄定住,神识归位,身体新生,神通复原才是……”

    但是现在这些小金乌们依然直挺挺地躺在云团上,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

    青年有些愕然,又有些苦恼地想着,他是不是又一次弄巧成拙了。

    程疏影静静地望了那些小金乌很久,终于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地唤道:【系统先生。】

    系统先生有气无力的问道:【又怎么了?】

    程疏影默声问道:【他们还会醒过来么?】

    系统先生冷冷冰冰地说道:【会。】

    程疏影心中略松了口气,又问道:【我的治疗过程有差错么?】

    系统先生沉默片刻,答道:【基本没有。】

    程疏影有些疑惑地问道:【那他们怎么……】

    咔咔,咔咔。

    一声轻微的碎裂声在山洞里响起,显得有些毛骨悚然。程疏影心中一动,手中捏着灵诀,朝声音响起的地方望过去。那是一只最早被她救起来的小金乌,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绿色薄雾里,冷冰冰硬邦邦的就像一颗小石头。

    嗯?石头?

    她眼睁睁地看着小金乌在自己面前变成了石头,而且是一颗淡金色的椭圆石头,冰冷坚硬。

    紧接着山洞里响起了接二连三的咔咔声,九只小金乌依次地变成了石头。九颗椭圆的淡金色小石头静静躺在云团上,周围萦绕着还魂草汁液散开而成的绿色雾气,看起来显得有些诡谲。

    紧接着,她感觉到了一种相当熟悉的毛骨悚然——

    天道!

    一道雷霆轰地一声从天而降,落在她的头顶上。她推开那些淡金色的椭圆小石头,如同流光一般飞出洞口,站在漫天的血雨当中,接受了第一次的雷劈。今天这道雷是暗紫色的,少说也有十二万万伏的电压,狠狠一次劈下来,便将她彻底钉在地面上不能动弹。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程疏影被天雷死死地钉在地上不能作声,只能呜呜地发出一些细微的声音。她发誓她从未感受过这样大的痛楚,就像是全身肌肉骨骼神经细胞寸寸断裂,又一寸寸地被细针尖给缝上,痛得她几欲死去。但是天道又偏偏不让她死,让她清清醒醒、安安稳稳地受完了九道雷。

    这九道暗紫色的雷霆只维持了一瞬的时间,青年从山洞里追出来时,九道最恐怖的暗紫色雷霆已经劈完,天空中缓缓降下一束瀑布般的金色光芒,滋养着她的灵魂和身体。

    程疏影已经痛到连呼吸都艰难,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睁圆眼睛望着天空,任由冰雹和血雨噼噼啪啪地打在自己身上,连施放清洁咒的力气都没有了。

    青年一步跨到她身边,将她横抱起来,走回到山洞深处。

    程疏影颓然无力地靠在青年怀里,痛得连眼睛都不愿意闭上。

    她艰难地将目光移到那些淡金色的椭圆小石头上,便看见那些硬硬冷冷的小石头浮了起来,一个个地飞到她怀里,亲热地挨挨蹭蹭,似乎是想要挤到她的身体里去。她艰难地放出一缕功德金光,想要抚慰这些奇怪的小石头,倏然之间却睁大了眼——

    这些调皮的淡金色小石头,一个一个地蹦到她的功德金光束里,消失不见了。

    完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金乌消失了她要怎么跟女娲帝俊交代啊啊啊啊啊啊啊!

    程疏影痛苦地咧了一下嘴,想要动一动手指头,忽然却被青年轻柔地放在一团云霞上,紧接着又被他施放了一个安眠咒。“……睡罢。”他低低地说道,声音沉稳且宽和。

    程疏影在睡过去之前,最后见到的便是他那双乌沉沉的深邃且锐利的眼睛。

    青年将山洞里飘来飘去的云霞聚拢成一团,变成一张宽大且柔软的云榻。她安安静静地躺在云榻上,呼吸声轻轻浅浅,显然是已经睡熟了。青年按捺不住抬起手,长指在她的睫毛上轻轻拂过,低低地说道:“……好梦。”

    她睡得很沉,没有听见青年的低声呢喃。

    青年将她连同那团云霞一起推到阵盘当中,自己换了一身干净整齐的道袍,走到山洞外边,眺望着暗无天日的苍穹。天空中已经陷入了一天一夜的黑暗,唯一一只金乌陆压躲在扶桑树上不出,人间界奔走相告,不知是庆幸九个太阳的坠毁,还是在叹息永夜的来临。

    女娲和三清在祖巫殿前不欢而散,一甩长长的蛇尾,朝西昆仑这边飞来,眨眼间便来到了青年面前。青年侧身让开半壁洞口,让女娲慢慢游走到了洞口深处。

    “你怎么在这里?”女娲的声音里隐隐含着一丝不悦。

    青年走到女娲旁边,在程疏影身旁盘膝坐下,反问道:“我为何不能出现在这里?”

    女娲一甩长长的蛇尾,指尖轻拂过程疏影的胸腹,冷冷说道:“她身上有你的气息。”

    青年大方地承认道:“方才是我将她抱回来的。”

    女娲回过头,目光幽幽冷冷地望着他,似乎是警告,又似乎是阐说一个最普通的事实:“她是我的善尸。孔宣,你越界了。”

    青年微笑着拂了拂衣摆,淡淡说道:“我知道她是您的善尸。但女娲圣人,我想要她。”

    女娲一愣,长长的蛇尾甩到了青年身上:“你——放肆!”

    “……唔,我从来都很放肆。”青年岿然不动,硬生生承受住了女娲圣人那一下重击。随后他低下头望着沉睡的程疏影,目光中微微带了一丝怜意,“女娲圣人斩出善尸,是为了更快地积攒功德金光、提升实力、与其他圣人抗衡。若是女娲圣人不忿,不如我赔你一具善尸如何?”

    他抬手拂过她沉睡的面容,低低地说道:“我的善尸会更加强大,也会更加听您的话。”

    女娲冷冷说道:“你倒是有底气。”

    青年沉声说道:“我会成圣的。”

    言罢他不再理会女娲,而是凝神望着沉睡的程疏影,低声道:“我修炼至今,已经隐隐有了一些感悟,斩出善尸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她——她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

    不仅仅是一具善尸,而是心底最柔软的一处所在。

章节目录

[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目录 第23章 女娲临世|巫妖量劫第十一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夹生的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夹生的小米并收藏[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