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紧紧地抿着薄唇,目光深邃且锐利,隐隐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

    程疏影松了口气,暗想他果然是认错人了,大概是在无意识的时候将她当成了妻子或是恋人。她指着自己的手腕,故作轻松地说道:“既然你醒了,那就松手吧。喏,我刚才可是替你治过伤、养过病的,还把你带到了西昆仑。你别想着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图谋不轨啊。”

    她乱七八糟地说着什么,又试探性地扭了一下手腕。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然后片刻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黯然。

    他低声说道:“我……不记得了。”

    程疏影拍拍他的手背:“先放开我,我去给你买、找药……你说什么?!”

    她睁大了眼睛望他,一副震惊且不可思议的神情。

    青年无辜且懵懂地望着她,眼中隐隐带着一丝苦痛和黯然。

    他说,他不记得了。

    程疏影痛苦地呻/吟一声,用另一只手扶住额头,苦恼到了极点。

    重伤,高烧,濒危,失忆,这种狗血且无聊至极的剧情怎么就发生在她……的身上呢?如果这是一部狗血韩剧,接下来大概要撕心裂肺地哭上二十集;如果这一一部总裁小说,接下来大概要纠纠缠缠地扯上二十章;可惜这里是洪荒。

    她板着脸,一字一顿地说道:“松手,我去给你买药。然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青年一怔,然后松开了手。程疏影趁机退到十步开外,背对着那位号称失忆的青年男子,戳开系统面板,开始在科技位面里替他卖退烧药。虽然宇宙中的科技位面数不胜数,但是针对碳基生命的退烧片,无一例外地都是乙酰水杨酸。

    一阵淡淡的白光过后,她手心里多出了一盒退烧片。

    她拆掉退烧片的外包装盒,拆出两枚白色小药片放在手心里,递到青年面前:“诺,你把这两片药吃下去,大概就可以退烧了。退烧之后你就离——”她打量了一下青年略显苍白的面容,摇头说道,“罢了,这处山洞留给你养伤,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

    青年从她手心里拈起一枚白色小药片,尝试着分出一缕神念探入。

    那枚小药片很普通,而且残留着一些杂质,似乎是凡人服用的药物。但是无毒无害,似乎还有退热止痛的效果。他思忖片刻,举起那枚白色小药片含在舌尖上。

    一种淡淡的苦涩在他的舌尖上化开,还有一些奇怪的酸咸,令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程疏影揉了揉身下的那团云霞,在一旁装傻。

    让他刚才一直抓着她不放手,她才不会告诉他,这种药片需要混合清水服下才不会苦呢。

    苦口良药良药苦口,让他稍微苦上一苦,天道总不至于会降雷劈她。

    青年微皱着眉头,咽下了那两片苦涩中带着酸咸的白色小药片。

    程疏影暗中松了口气,又给他留下一小包白色小药片,然后一步跨出阵盘之外。忽然之间,她的手腕再次被人牢牢抓住,青年定定地望着她,有些气息不稳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公子……不,道友。”程疏影指指自己的手腕,有些不悦地说道,“我要去哪里,大概还用不着对一个陌生人坦白交代。我将你带到西昆仑,又给你治伤,无论如何,也算得上是你的恩人吧?”

    青年眸色暗了一暗,声音有些沙哑:“那是自然。”

    程疏影点点头,道:“所以照现在看来,你的意识清醒、逻辑清晰,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既然我是你的恩人,你也没有什么大碍了,又为何要牢牢抓着我不放?”我跟你可没有什么关系啊。

    青年紧紧地抿了一下薄唇,低声道:“外面危险。”

    程疏影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想要到外面去看看。”攒点功德。

    青年一怔,微微地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要劝阻她,又似乎是想要表示不赞同。最终他无可奈何地松开了手,低低说道:“我唤作……疏桐,疏桐道人。”

    “哦。”程疏影干巴巴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转身要走。

    但是片刻之后,她又转过身来,迟疑地望着青年:“……疏桐?”

    凤栖梧桐,龙潜深海,这是洪荒世界里的常识。

    一般人绝没有胆子给自己起个“疏桐”的道号,除非他想遭到凤凰一族的追杀。虽然现在龙风劫过,凤凰一族式微,凤凰本身更是化为朱雀,镇压在极南火山之下,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敢于冒犯的。

    她有些狐疑地问道:“你同凤凰是什么关系?你是凤凰之子么?”

    青年眸色又黯淡了几分,从贴身的布囊里取出一枚凤凰羽,递到程疏影面前。那根凤凰羽通体赤红,有着淡淡的鎏金色泽,而且还隐隐约约散发出炽热的凤凰之息。程疏影轻轻嘶了一声,从一枚银色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根一模一样的凤凰羽,同青年手中的摆放在一处。

    一般无二。

    程疏影默默地收回那根凤凰羽,有些疑惑地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凤凰之子?”

    青年同样收回那根凤凰羽,淡淡地说道:“铭刻在血脉当中的烙印,如何能忘?”

    唔。程疏影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忽然又问道:“你的原形是什么?”

    青年眼中噙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大风。”先借一借兄弟的原形,到时候再还给他。

    大大大大大风?程疏影倏地后退一步,有些吃惊地望着他。她没想到这位青年剑眉星目、气势沉稳、谦和有礼、懵懂无害……他他他居然是凶神大风?!

    嘶——

    如果说孔雀和大鹏是洪荒世界里两个搅风搅雨的家伙,那大风就是一等一的凶神恶煞。

    程疏影心中暗暗地生起了几分戒备,有些警惕地看着那位青年,字斟句酌地说道:“我早年见过你母亲凤凰,她曾经对我说过,如果见到流落在外的凤凰之子,便让他回极南火山去看一看母亲。方才那根凤凰羽,就是凤凰给我的凭证。如果你是大风——”

    青年抬起头来,眼中淡淡地多了几分希冀:“你要送我回去么?”

    程疏影惊得后退了半步,坚决地摇头说道:“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她接连后退了好几步,嗖地一声飞出山洞之外,捏起一团云霞飞上半空中,瞬间就没影了。青年从云团上走下来,一步跨出阵盘之外,面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苦笑。

    好像弄巧成拙了。

    他抬头望着天空,那一团小小的云霞在红色闪电中左右腾挪,艰难地挤过冰雹和血雨,往烽烟四起的洪荒大地上飞去。那一团云霞的外边笼罩着淡淡的金光,不但飞虫走蚁无法伤害到她,就连那些噼里啪啦的冰雹和血雨,也极少会落到她的身上。

    他不是大风,而是孔雀。

    他没有失忆,不过是想多留一些时日。

    他从来没有受过什么严重的伤,不过是想到西昆仑来看一看她。

    识海当中的青年渐渐地沉下意识,与自己的身体合二为一。他的手心里赫然出现了一团淡淡的五色光芒,如同雾气一般氤氲,却蕴含着极其强大和狰狞的洪荒之息。方圆百里内的洪荒凶兽们发出呜呜的低鸣,一步步地退出到两百里之外,再不敢前进半步。

    青年满意地收回五色神光,倚在洞口旁边遥望苍穹。

    她已经飞到了东昆仑的入口处,然后堪堪地停了下来。

    她这一停,就是整整的八日八夜。

    洪荒大地上的战火燃烧到了四极,除开贫瘠的西方世界之外,几乎每一个角落都遍布着鲜血和哀嚎。所有的巫族和妖族在一夜之间变得狰狞且嗜血,新仇添旧恨地一齐涌上来,暗无天日地厮杀。

    天空中的十个太阳烤得地面一片焦灼,草木不生,巫族和人族脚底全部都烫起了燎泡。

    祖巫殿当中灵光缭绕,强大的洪荒之力裹挟着浩瀚如星海的盘古之息,在灵光中左右冲撞,渐渐凝聚成了弓箭的形状。十二位祖巫围在熔炉旁边,分别从眉心里引出三滴精血,一滴滴地汇聚在熔炉里,助神弓熔铸成型。

    他们是盘古大神化身的祖巫,精血中蕴含着不输于圣人的强大力量。

    整整九个日夜的熔铸之后,射日弓和射日箭熔铸成型。十二位筋疲力竭的大巫靠在大殿的柱子上休息,祖巫之首的帝江低低唤道:“后羿进来。”

    一位身材高大、面容英挺的大巫从殿外走了进来,施礼道:“祖巫。”

    帝江指着已经成型的射日神弓和十支弓箭,冷冷说道:“去将那十个太阳射下来。我倒要看看,帝俊和太一的先天至宝,能不能从射日弓里救回十只金乌的性命!”

    后羿大巫从容地施了一礼,道:“定不负祖巫所托。”

    天空中的太阳愈发刺眼了。

    后羿大巫从容地走出祖巫殿,手持射日神弓,朝着天空中拉开了弓弦。

    嗖——

    一支神箭裹挟着淡淡的灰气和暗红色光芒,穿透了一只小金乌的身体。小金乌在天空中嘶哑地惨叫一声,坠落到了洪荒大地上。金色的火焰和金色的血液蔓延在黄褐色的土地上,所到之处一切尽皆焚毁,连石块和沙砾也融得不剩半点,直到火焰渐渐熄灭为止。

    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一连九只金乌都被后羿一口气射了下来,扶桑树上那只最小的金乌收拢翅膀,颤颤地缩在枝叶里不敢抬头。他暗想那只孔雀果然没有说错,他还是境界太低了——

    否则哪里会容得巫族嚣张!

    十日并落,洪荒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与冰冷。

    这场绵延无休止的战火,再次升级了。

章节目录

[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目录 第21章 后羿射日|巫妖量劫第十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夹生的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夹生的小米并收藏[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