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紧紧地闭着眼睛,面色苍白,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面颊滚落。

    他的背上已经被燎烧出一片狰狞的伤口,和外袍粘在一起,看起来有些骇人。饶是程疏影在洪荒世界里生活了两百多年,一时间也很难承受这样的视觉冲击。她定了定神,右手捏出一个指诀,手心里瞬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蓝色光芒,浓郁的水之精华被束缚在光芒里,缓缓地流动着。

    她将那层水蓝色的光芒覆盖在青年的背上,滋养着他被滚烫岩石燎烧出来的那一片焦伤。

    水蓝色光芒滋润着青年的骨骼和肌肤,也替他一点点拔去伤口里的火毒。青年低低地呻_吟一声,苍白的面容上多出了一丝血色,越发显得俊美无俦。

    一颗圆圆的汗滴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慢慢滑下来,啪嗒一声掉落在程疏影的手心里。

    她轻轻地咝了一声,将右手换成左手,重新捏着指诀,用水蓝色的光芒替青年疗伤。

    那一片狰狞的伤口渐渐干枯剥落,生出与周围一般无二的浅麦色肌肤。青年约莫只有二十七八岁年纪,正是男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也是恢复力最强的时期。程疏影动作很快,仅仅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将那一大片狰狞的燎伤梳理完毕,让那位青年男子恢复如初。

    但奇怪的是,他依然紧紧地闭着眼睛,面色苍白,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程疏影有些苦恼地揪了一下长发,认为自己刚才的治疗过程完全没有出差错,除非这位青年受到了什么不知名的暗伤,就连滋养万物的水之精华都无能为力。

    但是现在青年昏迷不醒,天道也没有降下相应的功德金光束,很明显是治疗失败了。

    程疏影苦恼地揪着那团云霞,像揪棉花一样把它揪得到处都是。

    过了一会她终于不再苦恼了,而是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个阵盘,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青年四周。这道阵盘是她从高等修真界里购买回来的,据说能防御妖兽化形时最厉害的九道雷劫。如果青年一时半会醒不过来,阵盘应该能保护他一段时间。

    然后她走出到山洞外,望着暗红色的天空和漫天血雨,重新凝聚出一团云霞,载着她飞到半空中去,片刻之后又气喘吁吁地降落下来,扶着洞口一阵干呕。

    青年静静地在识海当中观察着这一切,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打算醒过来。

    他的身边摆放着一个奇怪的阵盘,五色的流光夹杂在白色光芒中流转,蕴藏着相当强大的力量。他尝试着分出一缕神念探入到阵盘里。阵盘微微震动了一下,然后便彻底地静止不动了。

    这个奇怪的阵盘,就算是他自己亲自动手,也要耗费一些时间,才能将阵盘破开。

    青年满意地收回神念,重新在识海里望着他的小善尸,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两百多年的时间过去,她看起来比原来要沉稳了一些,修为也高了一些,在褪去那一丝属于少女的稚嫩和青涩之后,竟然显得相当的——诱人。

    他在识海中微眯起眼眸,目光微微地有些暗沉。

    但那具强大俊美的身体依然静静地躺在一团云霞上,面色苍白且苦痛,一副重伤未愈的模样。

    程疏影扶着洞口干呕了很久。

    那些冰雹、闪电和血雨,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承受的东西。西昆仑上到处弥漫着一层血雾,浓郁的血腥气压得人胸口闷闷地疼。刚才她看见西王母现出大妖真身,咆哮着吞掉几条鲜红色闪电,那副狰狞的模样同样让人胸口一阵闷疼。

    她定了定神,重新走回到山洞深处,靠着那团柔软的云霞发呆。

    从高等修真界买回来的阵盘散发出淡淡的乳白色光芒,还有五彩的流光穿行在其中,看起来很是牢固。程疏影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五色流光,满意地点点头,在系统里给店家打了一个五星好评。

    她靠在那团柔软的云霞上,有些苦恼地望着那位青年问道:“你怎么还不醒呢?”他迟迟不肯醒过来就算了,而且天道也没有降下功德金光束褒奖她的善行,甚至连系统也一直在她手心里沉默,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诡异和静寂。

    一霎间的静默之后,青年低低地呻_吟出声来:“水……”

    程疏影吓了一跳,睁圆了眼睛望着那位青年,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青年依旧紧紧闭着眼睛,面上的苦痛之色越来越明显,一丝痛苦的呻_吟从薄唇间溢出来:“水……”

    唔,原来是想要喝水啊。

    程疏影回头望了一眼血雾沉沉的西昆仑,放弃了外出打水的念头。她在脑海中搜寻片刻,找到一部凝水诀,然后照着法决运转灵力,一丝淡淡的水雾在她的指尖汇聚,渐渐地汇成了一滴。

    唔,怎么只有一滴水……那要怎么给他喝?

    程疏影犹豫片刻,又回头望了一眼血雾弥漫的西昆仑,再一次放弃外出打水的念头,指尖举着那一滴颤巍巍的水珠,送到了青年唇边。

    水珠在他的唇边滚了滚,渐渐地漫溢到了他的口中。

    在那一霎那,程疏影似乎感觉到了一种不寻常的滚烫。她犹豫片刻,又凝聚出一滴颤巍巍的水珠,送到青年的薄唇边上,喂他喝了下去,然后试探性地碰了碰他的唇瓣。

    ——好烫。

    这是程疏影的第一个念头。

    ——要不要摸摸他的额头?

    这是程疏影的第二个念头。

    ——算了,既然他像是在发烧,那还是好人做到底……

    程疏影试探性地摸摸他的额头,果然感觉到手心里一片滚烫。她犹豫片刻,又尝试着碰碰他赤.裸的肩膀,果然也是一片滚烫。青年伤好之后就发烧了,而且似乎还是很严重的高烧。

    ——唔,原来洪荒世界里的修道者,也会发烧吗?

    程疏影皱眉思考了一下这个千古难题,决定放弃寻找答案,然后去系统里给他买两片退烧药。她刚刚戳开系统的操作面板,青年便已经牢牢握住她的手腕,模糊不清地说道:“莫要……”

    程疏影下意识地想要甩开他的手。

    青年牢牢地抓着她的手腕,滚烫的体温透过他的手掌心,传递到了她的肌肤上。她几度试图甩脱,都完全挣不开他——要知道她现在已经有洪荒世界里的准圣修为!

    程疏影骇然望着那位青年,一时间忘却了自己的所在,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人是谁?为什么力量还远在一位准圣之上?他是圣人么?老子?元始?通天?准提?接引?甚至是道祖鸿钧跑过来逗她玩?又或者是她的本尊女娲大神……

    她小心翼翼地拍拍青年的面颊,轻声问道:“你是谁?”

    青年的面颊如同他的手掌一般滚烫,只稍稍一碰便感觉到极不好受。她又尝试着碰碰他的额头,那种滚烫的体温还在不断升高、升高……她改变了一下姿势,半跪半趴在青年身旁,轻声喊道:“你说话呀!你修为比我高那么多,怎么突然间就发起了高烧。你、你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如果不是突然间走火入魔,如何才能解释这样一位境界颇高的修道者,突然间陷入了昏迷当中,而且还无缘无故地发起了高烧?

    青年依然盘膝坐在识海当中,静静地望着她,眼中噙着一抹深深的笑意。

    她大约还不知道,她趴在他旁边轻拍着他面颊的样子,究竟有多么的……柔软。

    他知道她很柔软。从小时候就知道。

    那时他还是一只初生的小孔雀,懵懵懂懂地不知所以然。她将他捧在手心里,带着他在洪荒大地上飞来飞去,最后飞到了极南火山的深处,将他交给了母亲凤凰。他习惯了躺在她柔软的手心里滚来滚去,站在她的手心里眺望四周,用脑袋上的绒羽蹭蹭她的手指头……

    但后来一切都没有了。她将他交给了母亲凤凰,然后离开了极南火山。他在母亲的羽翼下寻觅她的踪迹,在滚滚的岩浆当中寻觅她的踪迹,在帝俊太一留下的那些金色火焰痕迹当中……

    当然,什么也没有。

    那时他还太小,只能懵懵懂懂地表达出自己的难过和不舍,却没办法将她挽留在身边。他本能且懵懂地修炼着,直到自己变成一只比母亲还要高大的孔雀,直到自己在滚滚岩浆当中化形而出,直到今天傍晚,她再一次将他带到了西昆仑。

    ——这一回,就当成是小小的惩戒吧。

    青年在识海当中思忖片刻,抬起指尖,嗖地一声朝身体里打入一道灵诀。

    程疏影懵了。

    她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温度越来越高,而且还牢牢地抓着她的手腕不放,薄唇间无意识地溢出一些话来,模模糊糊地听不真切,却又像是在低唤着一个名字。她定了定神,轻轻拍打着青年的面颊,低声问道:“喂,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青年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呓语,接着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深邃且锐利的眼睛,隐隐透着一丝猩红,目光几乎要穿透她的灵魂,直视她内心中最隐秘的角落。程疏影轻轻嘶了一声,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章节目录

[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目录 第20章 昆仑血雨|巫妖量劫第二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夹生的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夹生的小米并收藏[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