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数十天,西昆仑上方的天空都是阴沉沉的,一直都不曾放晴。

    数百里广袤起伏的山峦被压在沉沉雾霭之下,偶尔有白色的鸥鹭从草滩里惊起,发出“哑——”的一声悲鸣。一行整齐的白鹤路过昆仑山,也被守山童子生生拽下来藏好,像是怕吓到了什么人。夜间呼啸的狂风贴着地表席卷而过,将半人高的草丛连根拔起,露出褐色的肥沃土地。

    简直就是一副悲惨惨的末日景象。

    偶尔有不信邪的小妖跳出来巡山,也立刻就被大妖们拽回到洞府里,然后嘭地一声关上府门,一副誓死不与外人往来的派头。尚未化形的洪荒凶兽们惶惶切切,在昆仑山上寻找可以栖身的山洞,时不时发出一声悲切的哀鸣。有些凶兽想要强行闯入程疏影栖身的山洞,却无一例外地被外面那根巨大的亮闪闪的獠牙给吓退到了半里之外。

    化形之后的大妖们,比修为,比境界,比功法,比法宝。

    尚未化形的小兽们,比的则是利爪和獠牙。

    不周山旁边那根巨大的獠牙锋利无比,很明显来自一头无与伦比的狰狞巨兽(恐龙),那些小兽们山洞口呜呜地叫唤着徘徊,却始终不敢上前半步,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地仓惶离去。

    这一切程疏影都不知道,因为她已经修炼到了紧要的关头。

    她是女娲用先天至宝斩出来的善尸,一身的修为都来自于女娲圣人。如果女娲圣人不幸身陨,那么她也将会一命呜呼;如果女娲圣人修为倒退,那么她也将会修为大损。但是前些日子她从高等修真界里购买回来的一本天阶残卷上说,如果修炼得当,她可以将自己和本尊的联系削弱到一个可控的范围内,至少本尊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每时每刻、随心所欲地监视她。

    程疏影认为自己应该试着修炼这一本功法——至少要保留一点属于自己的*。

    她在山洞门口摆放了一套符阵和恐龙獠牙,然后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修炼大业里。

    一天,两天,三天。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里,她不吃不喝不睡,强行将身体里的能量剥离出来,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薄薄的膜。这层膜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任何人都能将神念探进来查看,但又全都无法一窥全貌。那层薄薄的膜成型之后,程疏影忽然感觉到自己心中一动,接着有什么东西啪嗒一声碎了。

    是心境,心境碎了。

    修道者的心境是一个极其玄乎的东西,可有可无,但又在心魔劫里起着至关紧要的作用。她倒是不在乎自己心境破碎与否,但是这卷功法修炼小成,而且还在无意中突破了一个小境界,还是很令她欣喜的。

    她撤去山洞门口的符阵,抱着一套淘换回来的新道袍,飞到不周山脚下的一处温泉里沐浴。

    这些年她修炼的时日越来越长,对身体里的新力量也操控得越发纯熟了。如今她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地将神念笼罩在方圆百里的范围之内,查探周围的情形,兼且预警,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良技。

    这三个月来女娲一直杳无音信,让程疏影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已经将自己抛到脑后去了。

    【警告,警告,身为一具好善尸,宿主不能对本尊心存恶意,就算是恶意揣测也不行。】

    许久未曾出现过的系统,忽然出来刷了一下存在感。

    程疏影瞥了一眼手心里的白色小圆点,将那些纷繁芜杂的念头抛到脑后,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自从她来到昆仑山潜心修炼以后,系统君一直秉持着安静待机的原则,很少会出来骚扰她,唯有在她时不时生起一些古怪念头的时候,出来示一示警。

    【系统先生,】程疏影在心中默默地说道,【刚才我在山洞外看到了许多杂乱的脚印。】

    【洪荒凶兽们偶尔会来不周山散个步,宿主不用过分紧张。你是善尸,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你。】

    【但是西昆仑……】程疏影抬头望了一眼阴沉沉的天,轻声说道,【实在是阴沉得太可怕了。】

    要知道很多野兽都有一种对危险的本能直觉,越是强大的妖兽,这种直觉就越敏锐。

    系统沉默了一下,才机械般地说道,【根据系统测算,洪荒世界的一大量劫即将来临。】

    ……什么?

    程疏影一惊非同小可,几乎要从温泉里跳了出来。她定了定神,将穿了三个月都没有换洗过的道袍一把火烧掉,然后换上刚刚买回来干净道袍,盘膝坐在不周山脚下,将神念外放到方圆一百里的范围内,开始感知周围的情形。

    不周山方圆一百里之内,狂风呼啸,草木枯折,群妖惶惶不可终日。

    她收回神念,认认真真地问道:【是巫妖量劫么?】

    洪荒世界里总共有三大量劫:龙凤量劫、巫妖量劫、封神之战。有人说最后的佛道之争也能算是一个,但是比起前面三个来,总显得有些太过微弱。龙凤量劫已经在数百万年前便已经过去了,封神之战还远在数百万年之后,无需担忧,那么这唯一的量劫便是……

    【是巫妖量劫。】系统机械般地说道,【宿主能推算出巫妖量劫的到来,本系统感到很欣慰。】

    程疏影默默地念了一声待机,朝东面一路飞行到昆仑山的入口处。推算量劫这种高端洋气上档次的事情她当然做不到,事实上整个洪荒也唯有鸿钧道祖能够准确推算这场量劫的到来。她之所以能记住巫妖量劫这个词,还要感谢她上一世看过的那些yy小说。

    昆仑山的入口比西昆仑更加阴沉可怖,黑压压的铅云一眼望不到边,狂风呼啸着将巨木和草皮连根拔起,露出大片黄褐色的土地。她用尽全力朝东方望去,隐隐约约在汤谷的方向看到了一点金光,但是却如同细微的烛火一般若有若无,几要熄灭。

    “扑棱棱——”一只老鸦从她脚边的草丛里飞了出来。

    “道友留步。”程疏影出声唤道。

    “道友?——”老鸦哑地一声。它能感觉到程疏影身上强大磅礴的圣人气息。

    “敢问道友,为何天空中的铅云一直盘旋在这里,久久不肯散去?”她疑惑地问道。

    “哑——”老鸦扑腾了一下翅膀,用翅膀尖指着东北方向,然后扑腾扑腾地飞走了。

    程疏影顺着老鸦所指的方向望去,只看见枯黄的土地一眼望不到边。滚滚黄河之水已经干涸了大半,连旁边的洛水、渭水也全部都干涸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在黄褐色的大地上奔跑,朝着太阳的方向永不停歇地追逐。

    夸父!

    她脑海里瞬间闪过了那个人的名字,一段短短的记载逐渐浮现在脑海中: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

    远方昏黄广袤的大地上,巨大的身影不停地朝着太阳奔跑,每跑一步都能引起大地微微的震动。他的身后有一群族人在为他摇旗呐喊,地面上七零八落地躺着许多尸体,有妖族的,有巫族的,有被斩成两截的,也有鲜血淋漓的……

    巫妖之战开始了,夸父逐日,竭泽而亡。

    程疏影手心里隐隐出了些汗,下意识地想要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她捏诀招来一团云霞,想要飞出昆仑山,却被一道从天而降的暗红色光芒拦住了去路。

    “道友。”女娲圣人浩渺虚无的声音从天而降,“请道友居留西昆仑,莫要踏出昆仑山半步。”

    “女娲圣人!”她有些焦急地说道,“我想要……”

    “汝为吾之善尸,自是秉性纯善,想要助夸父一臂之力。”女娲的声音虚无飘渺,如同从九天星河之上倾泻下来,直直灌进她的鼓膜里,“但夸父想要捕捉的,是我妖族的皇子,天帝所出的金乌。道友,巫妖之仇不共戴天,汝莫要肆意妄为。”

    “我不是……”想要帮夸父,而是感觉到难过。

    大地之上弥漫着一片乌沉沉的雾霭,低压的铅云在上空翻涌着咆哮,巫族和妖族的人正在相互厮杀,鲜血流淌在干涸的河床上,分外地触目惊心。她不是天生的善尸,但她是和平年代出生和长大的孩子,不忍看到这样残酷的战争。

    系统一板一眼地提醒道:【恭喜宿主的心境又迈出一大步,本系统甚感欣慰。希望宿主再接再厉,努力修行,成为洪荒里首屈一指的好善尸。】

    程疏影用力地摁了一下手心里的白色小圆点,【请闭嘴,不,待机,谢谢。】

    她站在昆仑山的入口处向远处眺望,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在不停地奔跑、追逐。他在饮干了黄河之水后,又朝着北方的大泽奔跑,想要痛痛快快地解渴。但是还没等他跑到那一处大泽旁边,就已经力竭倒地身亡,长眠不起。

    夸父大巫,陨落了。

    大地之上传来愤怒且狰狞的咆哮声,巫族和妖族重新开始了一场新的永无止境的战争。她抬头望了一眼乌沉沉的天,有些心情沉重地飞回到西昆仑里,靠着天柱不周山,呆呆地有些发愣。

    这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直面死亡,直面洪荒里最为残酷的一道量劫。

    她手心里的白色小圆点微微跳动了一下,发出一闪一闪的红光:【系统检测到宿主心境提升,宿主精神力得到初步净化,ss级计算辅助功能开启,请问宿主是否立即执行?】

    【系统友情提示:此功能开启后,宿主将有92.283283%的可能性成功化解巫妖量劫。】

    【系统友情提示2:巫妖量劫化解后,宿主的功德值将会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范围。】

章节目录

[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目录 第18章 夸父逐日|巫妖两族开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夹生的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夹生的小米并收藏[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