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南之地在南边大约一百五十里开外的地方,方圆一百里范围内寸草不生,遍地都是被烤得赤红滚烫的岩石。他们越往南走,植被就越是稀疏,连毒蝎子和五彩蝴蝶都不见了踪影。燧人氏停住脚步,有些苦恼地说道:“再往前一些,地面就会热得烫脚,很是难熬。”

    程疏影亦停住脚步,有些惊讶地问道:“那昨日的火种……”

    燧人氏苦恼一笑:“是我昨日捡回来的。”他停了片刻,又说道,“那时恰好刮起一阵风,将那半截枯枝吹到了这里,才让我有幸拾取到它。但如今要让我再取一次火种,真是千难万难。”

    程疏影一怔,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似笑非笑地看着燧人氏。

    燧人氏有些不自在地问道:“仙人能带我飞过去,再取一次火种么?”

    昨天他有意将仙人留在部落里歇息,还要亲自带着她前往神山,有一半的缘由就是为了取火种。他自己虽然身手敏捷,却无法抵挡神山的酷热。如果这位仙人能顺路捎带他一程,真是再好不过。

    程疏影轻笑出声来:“难怪你昨日要留我在部落中住一晚。”原来是打着让她带他飞过去的主意。燧人氏不通法术,自然无法阻挡神山的酷热。她默默回想了一下天道的运转规则,捏起一个指诀,引一阵清风卷起他们两个,缓缓地朝极南火山飞去。

    越是靠近极南火山,那种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就越是让人难捱。程疏影望了望旁边大汗淋漓的燧人氏,默默抛下一截枯枝,在滚烫的岩石上引燃火种,递给燧人氏,然后用风将他送回了部落里。

    片刻之后,她再次沐浴了一束天降的功德金光,系统记录的功德值也缓缓上涨了一点。

    程疏影等功德金光束停止之后,才抱起小孔雀,沿着山势缓缓向上飞行。

    山势越来越陡了,地面上遍布着大片红褐色的岩石,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将她的长发炙烤得微微卷曲。程疏影停住身形,又给自己施加了一道护身法决和一道寒气,一点点艰难地往山顶上挪去。

    但凡火山,出入口一般都在山顶的巨大洞口处。

    虽然这座火山与前世那种会喷岩浆的火山有一点区别,但并不妨碍它向外蒸腾出滚滚的热浪。小孔雀在她的手心里踮起脚尖,发出一声细微且尖锐的鸣叫。片刻之后,火山深处也发出了一声鸣叫作为应和。但那声鸣叫如一头困兽的狰狞咆哮,裹挟着远古的洪荒之力,汹涌地扑面而来。

    程疏影又捏了一道法决挡在身前,勉强挡住那一口喷来的凤凰之息,缓缓地山顶飞去。

    山顶有一个巨大的环形洞口,洞口里是一个巨大的环形湖泊,沸腾的岩浆在湖泊当中翻涌,发出汩汩的声音。小孔雀扑腾着翅膀,又发出一声短促且细微的鸣叫,片刻之后,一根赤红的羽毛穿透岩浆湖,缓缓地飞到了她的手心里。

    这是一根凤凰羽,通体红赤,边沿有着鎏金的色泽,散发着炽热的太古气息。

    小孔雀叼起凤凰羽,在她手心里蹦达了两下,催促她快些飞到湖泊里去。

    ……唔。

    ……那可是岩浆啊。

    三个月前还是地球人的程疏影停顿了一下,对面前滚滚的岩浆湖依然有心理阴影。

    女娲大神在斩出善尸的时候,曾经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许多修炼规则和法决,其中就有一些出入火山口的方法。她在脑海中搜寻片刻,找出一道最强大的护身法决,加持在自己身上。淡淡的水蓝色光芒从她的指诀间满溢出来,围着她绕了一圈又一圈,浓郁的水之精华从光环上透了出来,同样隐含着强大的洪荒之息,将岩浆里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彻底阻拦在外。

    小孔雀欢快地鸣叫一声,叼着那根凤凰羽,引着程疏影从岩浆湖里慢慢地飞下去。

    炽热滚烫的岩浆接触到那些水蓝色的光环,便如同水流一般旁边倏地分开,又在她的头顶上缓缓合成了一股。她的头顶上、脚底下、前后左右全部都是滚滚的岩浆,稍不留神就会掉进岩浆里,融得尸骨无存。虽然她是与天地齐寿的圣人善尸,但是如果没有了肉身……

    程疏影嘶地倒吸一口凉气,小心翼翼地操纵着法决,缓缓朝下方飞去。

    滚滚岩浆咆哮着将她卷到火山之下,又汇聚成洪流,卷着她向地底深处而去。她小心翼翼地捏起法决,漂浮在岩浆洪流之上,循着凤凰羽的指引,漂向一个散发着炽热红光的地方。岩浆周围遍布着钨金,就像河岸一样约束着岩浆的洪流,让它们不至于过分肆虐。

    小孔雀发出了一声细微且短促的鸣叫,叼着凤凰羽,朝那片炽热的红色光芒扑了过去。

    “吾儿孔宣。”

    浩瀚古朴的声音从红光深处传了过来,裹挟着遥远的太古之息,瞬间将小孔雀连同他的鸟窝一起,卷进了红光深处。那里是火山之下最为炽热的地方,就连有法决护身的程疏影,也在瞬间被烤得浑身一颤,大颗大颗的汗珠涔涔滚落。

    小孔雀叼着凤凰羽,缓缓降落在那一处散发着炽热的光芒的地方。

    那一处地方透着浓郁的太古之息,隐约可以看清凤凰的轮廓,还有炽烈燃烧的凤凰之焰。那只古老的凤凰抬起头来,温柔地将小孔雀叼下来,放到自己的羽翼之下,然后轻柔地替他梳理绒羽。

    小孔雀轻轻地鸣叫一声,小小的翅膀尖指着程疏影,欢快地蹭了一下凤凰的脖颈。

    ——看,那是我的新鸟窝~

    “吾儿莫要胡言,那是女娲圣人的善尸。”

    凤凰轻轻拍打了一下孔雀的小脑袋,抬起头来望着程疏影,眼中满是温柔的笑意:“多谢道友将吾儿送到极南之地。此处酷热难耐,吾招待不周,万盼见谅。”

    额……程疏影眨眨眼,捏着法决聚出一团云霞,然后踩着云霞降落到凤凰身前,有些疑惑地问道:“你看起来很是虚弱,是被打坏了么?”而且还变回了凤凰原身。

    凤凰温柔地笑笑,低头望着羽翼之下的小孔雀,道:“竟教道友看了出来。不错,我在龙凤量劫中被天道与鸿钧道祖合力打回原形,从此化为朱雀,镇压极南火山,万世不得逃脱牢笼。细算起来,已经有数百万年之久了。”

    久得连她自己都忘记了曾经的辉煌,久得连当初那条小蛇都修成了圣人,还斩出了一具善尸。

    圣人善尸天性纯善,也让人本能地感觉到信任和亲近,这一具小善尸,大约便是孔宣的机缘所在罢……凤凰低头蹭了蹭孔雀的小脑袋,温柔地同她说道:“你同我说一说这孩子的事情,好么?”

    程疏影定了定神,捏着法决从半空中降落下来,盘膝坐在凤凰跟前,将自己被本尊女娲送往西昆仑、无意中发现这枚凤凰蛋、孵出小孔雀之后被他当成了鸟窝、然后决定将送往极南之地交给凤凰看管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凤凰侧头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用尖喙梳理一下孔雀的绒羽,发出一声温柔的鸣叫:你给人家惹麻烦了。

    ——那是我的新鸟窝!小孔雀在凤凰羽翼下翻滚两圈,小小的嫩爪揪住凤凰的一根羽毛,发出一声细微且短促的鸣叫:我才不会给她添麻烦呢,我最喜欢我的鸟窝啦~

    凤凰责备地望了他一眼,转而望向程疏影,低下了她高贵的凤首:“吾儿多有得罪之处,万盼道友莫要放在心上。他年纪还小,尚未知晓这些人情世故。”

    程疏影摇摇头,笑道:“无妨。”

    她来到洪荒世界里第一天,就被女娲大神送到西昆仑积攒功德金光。再然后被神神叨叨地系统坑来坑去,坑去坑来,又被天道连续劈了好几回,如果不是小孔雀时时在旁边陪伴着她,恐怕她心中早已经生出不下数十道恶念,被天道劈得灰飞烟灭了。

    他算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唯一感觉到微暖和慰藉的……同伴吧。

    程疏影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没留神小孔雀已经从凤凰羽翼下挪出来,蹦蹦哒哒地跳到她手心里,用柔软的绒羽蹭蹭她的手指尖,向母亲宣告自己所有权:这是我的~窝~

    凤凰伸出长长的喙,将小孔雀从程疏影手心里叼了出来。

    小孔雀在半空中呜呜地挣扎,圆圆的小眼睛看向程疏影,发出一声细微且短促的鸣叫。他知道她能听懂自己的话,从前每一次,她都能及时地将他救下来。但这一回凤凰却容不得他胡闹,迅速将他塞回到自己的羽翼下,而后莞尔一笑:“让道友见笑了。”

    程疏影道了一声无妨,按住手心里不停发出叮叮当当提示音的系统,望着眼前漂亮的凤凰女士,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似乎是受伤了,需要我替你疗伤么?”

章节目录

[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目录 第15章 极南火山0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夹生的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夹生的小米并收藏[洪荒]愿你的圣母光芒笼罩大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