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蠢货,现在帮凌道,根本就是找死。”

    穆宗泽冷笑不已,二太上、段疯子和雪灵瑶的所作所为,他完全无法理解,若是帮凌道,能够得到足够的利益,他绝对不会有半点犹豫,可是现在帮凌道不仅沒有好处,反而还会死,二太上、段疯子和雪灵瑶难道就不怕死吗。

    和拜月殿作对,根本就是找死,七十九位天尊同时出手,九幅石刻肯定挡不住,穆宗泽倒是希望二太上和段疯子死,以段疯子如今的实力,穆宗泽根本指挥不动,他要的万符宗,得是他的万符宗,段疯子和凌道,根本不为他所掌控。

    其他万符宗长老和弟子,都是在庆幸,幸亏他们沒有和凌道站在一起,否则他们肯定会被拜月殿的那些天尊轰成渣,尤其是内宗精英弟子,更是觉得,沒了凌道,他们才有出头之日。

    现在仅仅只剩下一位核心弟子柳青梅,他们完全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宗主,毕竟柳青梅只是女流之辈,凌道已经是少宗主,他们根本沒有和凌道争锋的资格。

    “九幅石刻再厉害,你一个天兵境小辈,也沒法扭转乾坤。”

    拜月殿殿主背负着双手,和凌道等人的战斗,即将结束,他真正要用心应付的,是古雷殿的天尊们,哪怕到现在为止,他都沒有发现古雷殿天尊的踪迹,他依旧可以确定古雷殿天尊肯定已经到场,只是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上次拜月殿和古雷殿两位天尊抵达万符宗,死的是拜月殿的天尊,那么古雷殿殿主对石刻的了解,对凌道的了解,肯定都要超过拜月殿殿主,一位天尊的见识,肯定远超拜月殿的探子。

    “杀了他们三个,凌道留活口就行。”

    雪灵瑶、段疯子和二太上的命,拜月殿殿主丝毫不重视,拜月殿殿主要的仅仅是凌道,准确的说,是凌道催动九幅石刻的方法,反正他已经打算剥夺凌道的记忆,凌道恨不恨他,自然无所谓。

    “杀。”

    七十九位天尊同时出手,即便是随手一击,都能将偌大的万符宗夷为平地,好在他们的目标,仅仅是凌道、雪灵瑶、段疯子和二太上,否则万符宗的长老和弟子,都是沒有活命的可能。

    有的天尊使用掌法,有的天尊使用拳法,有的天尊使用剑法,有的天尊使用枪法,有的天尊使用刀法等等,他们的攻击方式不同,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便是他们的攻击都非常强横。

    别说雪灵瑶、凌道、段疯子和二太上之中,仅仅只有一位天尊,就算他们四位都是天尊,拜月殿的天尊们都有绝对的信心获胜,九幅石刻再强,肯定都挡不住他们的攻势。

    “找死。”

    就在凌道准备让酒儿公主带走雪灵瑶、段疯子和二太上的时候,远处传來一声怒吼,前一刻,声音还在百里之外,下一刻,却是已经到了万符宗,金发男子撕裂虚空而來,仅仅是眨眼时间而已。

    一根千丈长、十丈粗的铁棒,横空而來,狠狠地砸向了拜月殿的七十九位天尊,让所有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七十九位天尊的攻击,全部都被铁棒挡了下來,铁棒却是丝毫无损。

    哪怕是天品兵器,遭到七十九位天尊的攻击,都有化为齑粉的可能,然而,金发男子的铁棒,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兵器,七十九位天尊的攻击根本伤不了他的兵器。

    不仅如此,千丈长的铁棒挡住七十九位天尊的攻击后,更是开始了反击,铁棒砸下,七十九位天尊都是不敢有丝毫大意,纷纷出手,因为他们都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先前他们对付凌道等人,仅仅是随手一击,现在却是施展出了绝学,数千条道则,化作刀剑斧钺,拳影漫天,掌劲裂空,一个个天品武学,绽放出威能,想要打碎千丈长的铁棒。

    然而,金发男子丝毫不替他的兵器担心,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哪怕七十九位天尊同时使用绝学,都别想撼动他的铁棒,更别说将其粉碎,天尊在他面前,和天兵境武者沒有什么区别。

    铁棒气势不减,七十九位天尊的攻击别说粉碎它,就连挡住它的能力都沒有,一位位天尊惨叫,铁棒砸在他们的身上,瞬间将他们砸成了肉泥,连意志都沒有逃掉,被粉碎个干净。

    “噗噗噗”

    七十九位天尊,就仿佛是麦子一般,一片接着一片倒下,他们原本还想杀死雪灵瑶、段疯子和二太上,沒想到死的反而是他们,不是他们沒有反抗,而是所有反抗都徒劳无功。

    金发男子到场后,根本沒有和他们废话,仅仅是扔出了兵器,便是将他们屠戮个干净,七十九位天尊,一个活口都沒有,所有人都死在了铁棒下,要不是他赶來的及时,凌道肯定沒什么好下场,他出手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这……这……”

    穆宗泽浑身颤抖,其他万符宗长老和弟子,同样是好不到哪去,他们从來沒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场景,七十九位天尊,全部死在他们面前,而且是被一根铁棒砸死。

    那不是天君,更不是什么天王,而是实打实的七十九位天尊,就算是整个烟云州,除却段疯子外,都沒有其他天尊了,可是现在,他们亲眼目睹了七十九位天尊的死。

    若是将七十九位天尊换成他们,恐怕他们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他们望着那根千丈长的铁棍,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生怕铁棍砸向他们,让他们化为一片肉沫。

    就连拜月殿殿主都是吓得直哆嗦,能够一棍子将七十九位天尊砸死的强者,想要杀他,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他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烟云州怎么可能有如此强者。

    “凌道,我不是眼花了吧。”

    雪灵瑶拽了拽凌道的胳膊,同样是震惊的不知所措,原本要杀他们的七十九位天尊,全部身死,而且她亲眼目睹了如此血腥的一幕,前方的大地,都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看起來极为恐怖。

    那都是天尊的血,若是万符宗沒有段疯子,沒有凌道催动石刻,即便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天尊,都能摧毁万符宗,可是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已经化为血水,滋润着万符宗的大地。

    “你沒看错,他们真的死了,而且一个活口都沒有。”

    凌道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了下來,以他目前的情况,根本对付不了七十九位天尊,可是现在,七十九位天尊全部死在他的面前,刚刚赶來的金发男子,肯定要比天尊厉害无数倍。

    金发男子是敌是友,凌道根本不知道,因为他不认识金发男子,但金发男子偏偏帮他杀死了拜月殿的七十九位天尊,当然,也许金发男子和拜月殿有仇,只是恰逢其会也有可能。

    “厉害,太厉害了。”

    段疯子同样是在颤抖,然而他并非是吓的,而是激动的,如此强者,随手一击,便能灭杀七十九位天尊,可惜他境界太低,沒法和金发男子决战,要不然肯定要打上一场。

    “前辈,若是他们哪里得罪了您,纯粹是死有余辜,若是拜月殿谁和您有仇,我现在就回去将他抓來,交到您的手上。”

    拜月殿殿主心神俱颤,先前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现在却连看都不敢看金发男子一眼,他只能弯着腰低着头,希望金发男子能够放他一马,饶他一命。

    七十九位天尊的死,对他的打击着实不小,就连整个拜月殿都要伤筋动骨,拜月殿殿主现在最担心的不是拜月殿的损失,而是自身安危,万一金发男子要杀他,他能逃得了吗。

    至于和金发男子交手,那是借给拜月殿殿主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可以一棍子灭杀七十九位天尊的强者,绝对不是他能够对付的,只要他不想死,肯定不会和金发男子动手。

    拜月殿殿主丝毫沒有报仇的意思,因为他根本报不了仇,能够一棍子灭杀七十九位天尊,恐怕掀翻整个拜月殿,都不是什么问題,早知道此行会遇到如此强者,打死他都不來。

    隐藏在暗中的古雷殿殿主和其他天尊,更是吓了一大跳,他们原本还想和拜月殿争夺九幅石刻,现在拜月殿殿主带來的八十位天尊全部死亡,正常來说,他们应该开心才对,可是他们一点都开心不起來。

    仅仅是金发男子一个人,给他们的感觉,便是比拜月殿的八十位天尊还要恐怖,他们绝对沒有高估金发男子的实力,他能一棍子砸死拜月殿的七十九位天尊,同样可以一棍子将他们全部砸死。

    “就凭你们拜月殿,谁有资格做我的仇人,然而,你们耽误了老子的正事,你知道老子的正事有多重要吗。”

    金发男子嚣张到了极点,只是,不管拜月殿殿主,还是古雷殿殿主,亦或是其他武者,都觉得他有资格嚣张,拜月殿殿主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到底是耽误了金发男子怎样的正事,才引得金发男子如此恼怒。

    


    

章节目录

道神最新章节目录 第193章 一棍砸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凌乱的小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乱的小道并收藏道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