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道,仅仅是个天兵境小辈,却将一群天尊唬的一愣一愣的,拜月殿的天尊明明占据优势,偏偏被他吓得不敢乱动,血斧天尊实力强横,依旧被鲲鹏石刻灭杀。

    单单以个人实力论,他们沒谁敢说有绝对的把握杀死血斧天尊,然而鲲鹏石刻做到了,万一谁先出手,凌道就使用鲲鹏石刻,将其灭杀,那死在鲲鹏石刻里的天尊,就太倒霉了。

    谁都不想死,与其说他们怕凌道怕鲲鹏石刻,还不如说他们怕死,只是凌道明白,吓唬他们一时沒问題,真正将他们吓的不敢出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怕什么,一起出手就是。”

    有天尊提议道,若是被一个天兵境小辈唬住,他们以后真的沒脸见人了,一个人出手不放心,只能一起出手,鲲鹏石刻就算厉害,也不可能将他们一群天尊统统灭杀。

    “好,一同对付石刻。”

    他们绝对不会说一起对付凌道,因为谁都丢不起那个脸,天兵境小辈不值得他们任何一个人出手,更别说什么联手,但石刻不同,血斧天尊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联手并沒有什么不对。

    “我知道,一副石刻对付不了你们,可若是九幅石刻同出呢。”

    那些天尊刚刚准备动手,凌道便是笑着问道,单单是一幅鲲鹏石刻,就能灭杀血斧天尊,若是九幅石刻同出,肯定更强,谁知道九幅石刻齐出,会不会爆发出远超一幅石刻的威能。

    尤其是凌道信心十足的模样,更是让他们心里沒底,他们已经知道,万符宗总共就九幅石刻,凌道是打算取出所有石刻,和他们一较高下,就算他们最终能够获胜,想必也要付出一定代价。

    “说什么大话,你只有一副石刻而已,还有八幅石刻,都在禁地。”

    穆宗泽连忙说道,故意拆凌道的台,先前拜月殿殿主让凌道成为拜月殿的核心弟子,真的吓了他一跳,因为他明白以凌道的潜力,在拜月殿重点培养下,必然能够成为天尊,要是凌道以后找他报仇,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已经将凌道得罪,自然希望凌道败给拜月殿的天尊,然后被剥夺记忆,变成白痴,或者被杀死,幸亏他早就派人看住另外八幅石刻,以凌道天兵境的修为,不可能将那八幅石刻偷出來。

    “混账小子,你竟敢吓唬我们。”

    先前被凌道吓到的拜月殿天尊,远远地对着凌道呵斥,其他天尊都是松了一口气,一副石刻肯定要比九幅石刻好对付的多,幸亏穆宗泽和凌道闹翻,要不然他们真的不知道凌道在骗他们。

    “笑话,你当你是谁,八幅石刻是你能够看得住的。”

    穆宗泽的所作所为,让凌道非常失望,以前凌道只是不尊敬穆宗泽,现在则是瞧不起穆宗泽,故而,他和穆宗泽说话,不会给穆宗泽丝毫面子,穆宗泽当着拜月殿天尊的面拆他的台,分明就是想置他于死地。

    万符宗的长老和弟子,都是忍不住來了精神,他们想知道穆宗泽会怎么反驳,穆宗泽是宗主,凌道是以前的少宗主,他俩的争斗,其他人当然有兴趣。

    “大言不惭,你倒是将另外八幅石刻拿出來,让本宗主开开眼界。”

    穆宗泽亲自命人前往禁地,看守八幅石刻,他当然明白凌道手里只有一幅鲲鹏石刻,若是凌道以为会吓到他,那只能说凌道太小看他了,再怎么说,他都是一宗之主,胆魄还是有的。

    他脸上的嘲笑之意,丝毫不加掩饰,拜月殿的天尊当然更加相信他,可惜,他终究只是得到一幅石刻认可而已,和得到九幅石刻认可的凌道根本沒法比,他对九幅石刻的掌控,远远不如凌道。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

    凌道掌心发光,鲲鹏石刻散发着黑金色的光芒,紧接着,万符宗的禁地,便是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八幅石刻仿佛觉醒了一般,全都是主动向着凌道所在的地方飞了过來。

    “哈哈,我得到认可了,我得到认可了。”

    “我也得到认可了,我可以做核心弟子啦。”

    禁地内的万符宗弟子,一个接着一个惊呼了起來,凌道召唤八幅石刻,使得八幅石刻全部发光,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将手放在石刻上,石刻发光便代表得到了认可。

    先前将手放在石刻上的内宗弟子,自然是异常激动,兴奋地大呼小叫,就连守在禁地的长老,都是一阵愕然,从來沒有如此多的弟子,同时得到石刻的认可,难道万符宗真要大兴了吗。

    “怎么回事,石刻在动,石刻真的动了。”

    很快,便是有弟子发觉到了石刻的异常,向來静止的石刻,竟然动了起來,穆宗泽命令前來看守石刻的长老,全都是以最快速度,冲到了石刻的面前,他们当然不希望石刻出现什么意外。

    足足八位天君,纷纷出手,每一位天君,都是对准了一幅石刻,想要将石刻拿下,然而,石刻可大可小,就在他们以为必然能够抓住石刻的时候,每一幅石刻都是变成指甲盖大小,从他们的掌心钻出。

    八幅石刻的速度都是极快,仅仅是片刻间,便是到了凌道所在的地方,不是八位天君追不上,而是他们拿石刻沒有办法,石刻仿佛是无形的东西,和空气一样,他们的手碰到石刻的时候,竟然从石刻穿了过去。

    “宗主,我等办事不利,还请责罚。”

    八位长老來到穆宗泽跟前,主动请罪,他们已经看到凌道以及凌道身边的天尊,那些天尊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使得他们根本不敢靠近,反正穆宗泽在场,接下來的时期,还是交给穆宗泽处理的好。

    “一群废物。”

    穆宗泽觉得脸颊发烧,先前他还说凌道大言不惭,现在另外八幅石刻,全部來到凌道身边,他觉得,凌道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脸,打他的耳光,偏偏他沒有办法反击。

    就连拜月殿的天尊们,看向穆宗泽的眼神,都是非常不友善了,他们甚至在想,穆宗泽是不是故意欺骗他们,然后让他们在凌道手中吃亏,穆宗泽和凌道不是一伙的,但可以借刀杀人,能够催动石刻的凌道,便是最锋利的刀。

    鲲鹏石刻从凌道掌心飞出,和其他八幅石刻组合在一起,每一幅石刻都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强大的气势,丝毫不比拜月殿的天尊弱,只有凌道明白,真龙石刻和鲲鹏石刻已经用过,不能再用。

    “你吓唬的了别人,吓唬不了本殿主,若是我所料不错,你根本不能发挥出九幅石刻的全部威能,甚至使用次数还非常有限。”

    拜月殿殿主在说出心中猜测的时候,更是将意志锁定了凌道,他想通过凌道的反应,判断自己的猜测到底对不对,凌道的神态、眼神以及语气,任何一个细节,他都不会放过。

    “你说的沒错,即便我拥有九幅石刻,依然不是你们的对手,但若是你们想要强行将我拿下,肯定有部分天尊要死在石刻之中。”

    凌道说的是实话,所以拜月殿殿主看不出任何破绽,只是,凌道耍了一个心眼,说的是部分天尊,到底是多少个天尊,他沒有说,也不会说,让拜月殿的天尊们自己猜。

    原本,八十位天尊前來,都以为万符宗之行沒有任何危险,可是血斧天尊的死警示了他们,若是大意,很有可能死在凌道手中,现在拜月殿殿主和凌道交涉,他们当然不会干扰。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不追究以前的事情,我可以将九幅石刻全部送给你们。”

    使用九幅石刻,依旧对付不了拜月殿的八十位天尊,所以凌道便是打算用九幅石刻,换取自身的安全,反正九幅石刻已经认主,就算拜月殿殿主带走九幅石刻,凌道依旧可以将其召回。

    不得不说,凌道打的一手好算盘,只可惜拜月殿殿主太过精明,拜月殿的天尊有动心的,想让拜月殿殿主答应凌道,然而,他们还沒有开口,拜月殿殿主便是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本殿主是比万符宗宗主厉害,可同样沒有把握看住九幅石刻,只要你将九幅石刻送给我,我可以放你一马,两位天尊的死,我同样可以不追究,但是,他们两人,必须交给本殿主,只有将他们掌握在手中,我才能确保你不会再度抢回九幅石刻。”

    拜月殿殿主指着雪灵瑶和段疯子说道,先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明白,凌道只会重视段疯子和雪灵瑶,用其他人威胁凌道,肯定沒什么作用,唯有让段疯子和雪灵瑶做人质,才有效果。

    段疯子和雪灵瑶对视了一眼,都是沒有想到,拜月殿殿主竟然打起了他们的主意,他们原本是想帮凌道的,沒想到反而拖累了凌道,好在凌道对雪灵瑶和段疯子笑了笑,他对雪灵瑶和段疯子只有感激,沒有半点怪罪的意思,就算沒有雪灵瑶和段疯子,拜月殿殿主依旧会想其他办法对付凌道。

    “那就是沒的商量了。”

    


    

章节目录

道神最新章节目录 第191章 将九幅石刻送给你们如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凌乱的小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乱的小道并收藏道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