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拜月殿核心弟子的身份,总比万符宗强吧,更何况你现在已经被万符宗逐出宗门!”

    拜月殿殿主特地了解过凌道,自然知晓凌道的种种战绩,尤其是杀死蒙霁堂的那一战,更是引起了他的重视。天兵境后期杀天将境后期,自身还没有受伤,如此天才,拜月殿根本就没有。

    就连他在天兵境后期的时候,顶多是杀杀天将境前期武者。和凌道一比,他的天赋根本不算什么。万符宗的宗主和长老们简直就是鼠目寸光,石刻终究是死物,未必比一个潜力无限的弟子重要。

    如果凌道是拜月殿弟子,他绝对不可能将凌道逐出拜月殿,哪怕凌道》www.xstxt.org犯下大错,只要没有背叛宗门,他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不能说万符宗的长老们都错,他们终究无法抗衡拜月殿的天尊大军。

    拜月殿殿主亲自要求他们交出凌道,他们不敢不交,九幅石刻重要是一方面,他们的命重要同样是一方面。再者,他们的眼界,肯定不如拜月殿殿主,毕竟他们仅仅只是天君而已。

    “到底什么情况?拜月殿的强者不是来杀他的吗?”

    “要是拜月殿肯收我为弟子就好了,别说是核心弟子,就算普通弟子,我都愿意!”

    拜月殿比万符宗强大数倍不止,万符宗的弟子原本还在嘲笑凌道现在的处境,没想到转眼间,拜月殿殿主就邀请凌道成为拜月殿核心弟子。他们看向凌道的眼神,都是充满了羡慕。

    要是拜月殿殿主邀请他们做拜月殿的弟子,他们绝对立刻点头答应,不会有半点犹豫。拜月殿弟子的身份地位,远超他们万符宗弟子,能够修炼的功法和武学,都要比万符宗好。

    “若是凌道成为拜月殿核心弟子,以后找我们报仇怎么办?”

    “等他成为天尊,我们如何是他的对手?”

    先前对凌道抱有敌意的长老们都是慌了,他们肯定不希望凌道成为拜月殿的核心弟子。以凌道的天赋,再加上拜月殿的培养,成为天尊根本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他们潜力有限,修炼的又是天君开创的功法,想要成为天尊,可能性很小很小。几十年或者几百年后,凌道必然超越他们。就连穆宗泽都是暗暗地担心了起来,他没有想到,拜月殿殿主竟然有让凌道成为拜月殿核心弟子的想法。

    “若是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就要杀了我?”

    万符宗宗主的所作所为,让凌道非常失望,拜月殿殿主给他的感觉,和万符宗宗主没有什么区别。他明明杀了拜月殿的天尊,作为殿主首先想的,不是替天尊报仇,足以证明拜月殿殿主同样是以利益为重。

    “杀不杀你,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会将你拿下,然后剥夺你的记忆,得到使用九幅石刻的方法!”

    拜月殿殿主没有丝毫隐瞒,直接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首先,他觉得没有欺骗凌道等人的必要,反正他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其次,让凌道知晓拒绝他的后果,凌道可能就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剥夺记忆的后果,便是有很大可能性成为白痴。拜月殿殿主认为只要凌道不傻,肯定会答应他成为拜月殿的弟子。不管凌道是答应还是拒绝,拜月殿殿主都能够得到他想要的。

    对凌道来说,就是完全不一样,答应拜月殿殿主,他可以成为拜月殿核心弟子,得到拜月殿的重点培养。拒绝拜月殿殿主,便有可能成为白痴,甚至生不如死。

    “你们动手吧,我是不可能做拜月殿弟子的!”

    凌道摇了摇头,即便拒绝拜月殿殿主后果很严重,他依旧认真的拒绝了拜月殿殿主。若是他点头,成为拜月殿的核心弟子后,或许某一天,也会和今天一样被抛弃。

    要么不加入任何势力,要么自己开创势力,要么加一个有人情味的势力,拜月殿肯定不是明智之选。反正已经确保雪灵瑶和段疯子的安全,凌道当然不用顾忌什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惜,可惜……”

    拜月殿殿主摇了摇头,虽然凌道拒绝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事情依旧掌握在他的手中。凌道拒绝,他便和自己先前所说一样,先拿下凌道,再剥夺凌道的记忆。

    “敬酒不吃吃罚酒,殿主,让我出手拿下他!”

    手握大斧的天尊主动请战,凌道一个天兵境武者,自然没有资格和他动手。然而,凌道能够使用九幅石刻,拜月殿的一位后期天尊,便是死在凌道手里,他真正想要会一会的便是九幅石刻。

    若非对自身实力有足够的信心,知晓凌道能够灭杀后期天尊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请战。不要觉得他主动请求劈开万符宗的大门,就认为他的战力不强,只是性格问题罢了。

    “好,只要别打死就成!”

    拜月殿殿主点了点头,活的凌道才有价值,死了的凌道没有任何用处。其实,万符宗的部分长老,听说过先前出手的那位天尊的名号,只是他们没有见过而已。

    血斧天尊,拜月殿赫赫有名的一位天尊,煞气极重,渴望战斗,说他是武痴未尝不可。在他看来,万符宗根本没有值得他出手的武者,因此唯有和九幅石刻斗,才有意思。

    “你比穆宗泽要强,不是因为你是拜月殿殿主,他仅仅是万符宗宗主,而是因为你敢做敢说,他仅仅是一个伪君子罢了!”

    拜月殿殿主是个真小人,即便对凌道,都没有欺骗的意思。不像穆宗泽,表面上一套,暗地里又是一套。相比于真小人,凌道更反感伪君子。拜月殿殿主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穆宗泽额头青筋直跳,双拳紧握,死死地压制着心中的愤怒。先是二太上当众驳他的面子,甚至还想废掉他的宗主之位,再是凌道直接骂他伪君子,让他无比难堪。

    更让穆宗泽受不了的是,从头到尾,凌道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好歹他是万符宗宗主,还是一位天君,怎么在凌道眼里,好似连一个天将境的对手都不如?

    “催动石刻吧,要不然,我一斧头便将你劈死了!”

    血斧天尊大大咧咧的说道,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瞪着凌道,好似凌道一个不答应,他便要将凌道吃了一般。事实上他说的没错,以凌道自身战力,的确挡不住他的一斧头。

    “如你所愿!”

    凌道点头,和天尊交手,只能依靠石刻。他天赋高、血脉强、潜力大,然而境界太低,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天兵境之上是天将境,紧接着是天王,再是天君,最后才是天尊,差距太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拜月殿的所有天尊,都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毕竟是八十位天尊,即便他们没有对凌道动手,单单是看着凌道,便给凌道带来不小的压迫。

    “鲲鹏,天下极速!”

    他取出鲲鹏石刻,运转蛮荒诛仙劲,催动了起来。血斧天尊的实力,即便在那八十位天尊当中,都名列前茅。要是连他都对付不了鲲鹏石刻,那么其他天尊,肯定也没有什么把握。

    掌心的鲲鹏石刻陡然发光,迎风便涨,越来越大。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并非是石刻,而是一只鲲鹏,身躯极为庞大的鲲鹏。就连上次真龙石刻化成的百丈大小真龙,都远远没有现在的鲲鹏大。

    一双巨大的翅膀,猛地扇动了起来,天地间好似刮起了一股股飓风。双翼展开,足足有三千丈,天空都好似暗了下来。凌道站在鲲鹏的背上,冷冷地望着下方的血斧天尊。

    “这……就是万符宗的石刻吗?好强的威势!”

    “怪不得殿主要亲自赶来,如此厉害的石刻,必须归我拜月殿所有!”

    “别说话,看着就是,说不定中看不中用呢!”

    在场的一众拜月殿天尊,全都是注视着巨大的鲲鹏。他们的境界比万符宗的宗主和长老高,故而,他们看到的东西,比万符宗的宗主和长老多。单单是鲲鹏的气势,便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

    即便是万符宗宗主和长老们,都是一阵激动,他们再一次确认了九幅石刻的强大。上次真龙石刻发威,已经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如今,鲲鹏石刻的威能,好像更强。

    “哈哈,来吧,和我一战!”

    血斧天尊不仅没有畏惧,反而是手握大斧,大笑着冲向了鲲鹏。唯有如此对手,才值得他认真对待,本来他还觉得万符宗之行很无聊,现在看来,应该很有意思才对。

    原本普普通通的斧头,陡然冒出了大量的红光,好似从血池里捞出来一般。直到现在,血斧天尊的大斧,才算是露出了真面目。浓郁的血腥气散开,死在血斧天尊手下的武者,肯定不在少数。

    穆宗泽和其他万符宗长老,都是连忙退后,单单是鲲鹏和血斧天尊的气势,便让他们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若是血斧天尊和鲲鹏大战起来,仅仅是战斗余波,都有可能伤到他们!

    


    

章节目录

道神最新章节目录 第189章 血斧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凌乱的小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乱的小道并收藏道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