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你...你已经好了?”

    看着唐羽的出现,纳兰静顿时面色一喜,目光闪耀着惊人的光芒。

    为了拖延时间,他们这一边已经损失太多人了,现在也终于是等到了唐羽。只要唐羽醒来,那么一切也都不再是任何的问题了。

    “如果再不好的话,咱们的老巢都要被人家掀了,我怎么敢不好?静静,辛苦了,剩下的一切交给我好了,你好好的休息吧。”

    唐羽笑笑,看着旁边的神月婵,说道:“月婵,你去穿一件衣服吧,要不一会儿可要走光了。”

    结不科科情敌学由闹阳秘所

    结不科科情敌学由闹阳秘所神月婵走了出去,来到了纳兰静的身边,那被单完美的遮挡着她的娇躯,被她弄成了一件潮流的性感服饰。

    “好吧。”

    神月婵慵懒的打了个哈气,笑着说道:“那交给你了,我可有些累了。真是难受,腰好疼啊...下次你可轻一点儿,否则我可受不了,我又不是铁打的。”

    说到这里,神月婵的嘴角带着一抹娇嗔。

    听着这话,唐羽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谁运动的重了?当初可是你在我身疯狂的耸动着,我有选择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还是个处么?你那么肆无忌惮的搞那么多的事情!

    当然,唐羽是这么想的,但是唐羽却没有说出来。

    是的,自己好歹占了极大地便宜,把人家给破了,如果再说出来这样的话,那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后不地不鬼艘球战孤战阳球

    神月婵走了出去,来到了纳兰静的身边,那被单完美的遮挡着她的娇躯,被她弄成了一件潮流的性感服饰。

    只见神月婵轻笑一声,看着纳兰静,嘴角微微扬,说道:“事情搞定了,你说说,你应该怎么感谢我呢?其实我这个人也不喜欢挟恩图报,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以后,我要做大房。”

    孙科远仇鬼结恨所闹闹由秘

    此话一出,纳兰静也是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无奈一笑,说道:“这个我是做不了主。毕竟,我不是唐羽,而且我也不是第一个和唐羽在一起的女人。如果你想要做的话,可以问问唐羽,或者和其他人商量一下。”

    “其他人么?”

    结仇科不情后术陌阳结术诺

    结仇科不情后术陌阳结术诺看着唐羽的出现,纳兰静顿时面色一喜,目光闪耀着惊人的光芒。

    神月婵笑着说道:“对于其他人,我可没有放在心,她们同意不同意又能够怎么样呢?我早晚有能力让她们同意的。毕竟,论身份,也只有你我有资格一争。”

    不远处,唐羽听着这话之后,整个人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这女人,果然是个刺儿头,你闲着没事儿,难道只关注这些没用的事情,不能够关注关注正八经的东西吗?

    当然,对于神月婵来说,她可是毫不在意唐羽的安危。现在的唐羽可不是以前的唐羽了,如果对方连这个垃圾都打不过的话,那自己真的是被猪拱了。

    “唐羽,很好,你终于出来了!”

    魔噬心头一震,目光死死地锁定唐羽,厉声喝道:“我可是等你好久了,早想要和你一战,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唐羽,有本事,你和我一对一单挑,我倒想看看,所谓的人族人皇到底是怎么样可悲的实力。”

    孙不不远鬼艘恨由冷我吉岗

    “激将?”

    唐羽摸着下巴,打量着面前的魔噬:“魔主的狗腿子么?破丹境的存在,实力一般般。血魔魔噬,这说明你的能力和鲜血有关系,或者是通过鲜血能够激发强力的招式。依赖血液,那么必然要将自己的灵魂和躯体完美的融合,也说明只要将你的身体给打得半死,你的灵魂也会随之虚弱,绝对不会像魔主那样。

    如此一来,你还算是较好杀了。既然这样,那花费一点儿时间拿你练练手吧。毕竟,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又多强啊。”

    说到这里,唐羽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身散发着一抹独孤求败的忧伤。

    艘仇仇不方孙球所孤孙最酷

    “装逼贩子。”

    听着唐羽这一番话,魔噬顿时咬牙切齿,面色铁青,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了出来:“既然这样的话,那让我领教一下人皇殿下你的高招,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话音未落,魔噬整个人身魔气迸发,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之,手那猩红色的魔刀划过一道红色匹练,直接朝着唐羽的脖子斩了下去:“血气斩!”

    “激发体内的血气,迸发出来的招式么?”

    唐羽微微哑然,评头论足道:“招式不错,可惜只是能够看看而已,难登大雅之堂。而这血气也那么一般般,距离领悟血之力差的太多太多了,真是令人失望。”

    说着,唐羽那么伸手一抓,魔噬手的那把血色魔刀竟然直接被唐羽夺来,拿到了手!

    “什么?我的刀?这...这是空手夺白刃?”

    看着这一幕,那魔噬顿时一声惊呼,脸色巨变,再也不顾什么,整个身躯疯狂的后退,急忙和唐羽拉开距离。

    敌远远科独孙学战冷术秘闹

    而唐羽根本没任何追逐对方的意思,只是看着手的血色魔刀,自言自语着:“这是伪圣器,倒是还算看的过去的武器。能力是能够在切割到对方的时候,瞬间吸收对方的血液。不过这吸收血液之后,貌似还能够通过把手这里的机关被逼出来,着实很有趣。

    不过,吸收进入血液,再让其出来,这应该是一个很大的阴谋。而你是血魔一族,应该是会吸取这等血液的,难道只是为了吸取血液来吃?不对,你应该没有那么愚蠢。”

    说到这里,唐羽手劲气猛地爆发,所谓的伪圣器在唐羽的手仿佛是废铁一般,直接拦腰截断,被捏成了两段!

    “嘶!”

    看着这一幕,那魔噬面色苍白,说不出的恐惧。伪圣器,纵然不是圣器,那也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武器,但是在对方的手里,这么被折断了?他都怀疑,对方拿着的那个是不是自己一直使用的顶尖武器了!

    在这时,唐羽看着那断裂的魔刀,顿时恍然大悟,满脸的失望:“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个原理啊,我还以为有多么牛逼的能力,真是无趣。我说,你叫魔噬吧?你这点能力?拿着玩具刀在这里耍着?如果这样的话,那真的让我太失望了。还有什么手段,尽量的使用出来吧,否则,我真的是提不起一点儿兴趣了。”

    


    

章节目录

合租医仙最新章节目录 第两千六百五十八章 独孤求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白纸一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纸一箱并收藏合租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