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力将徐奎推向对面那四个大汉,使得力气很大,而且动作也非常的突然,使得那四个大汉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徐奎重重撞到,差一点翻到满地。

    当他们反应过来,追到电梯门前的时候,再想进来已经来不及,只能从逐渐闭合的门缝里看到我和沈大力向他们挥手告别。

    下到一楼之后,我俩急忙冲出电梯,跑出这栋写字楼,在中心广场找到一个人多的地方,暂时躲在人群之中。

    回头看时,我俩看到有十几个人追出写字楼,其中就有那四个壮汉以及徐奎。看他们那样子,似乎非常的生气。

    我此时并没有从危险中逃脱出来的解脱心情,反而更加的凝重。

    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我基本上就能够确定,我们口中常提到的济人堂,也就是唐人祭,应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刚刚在楼上看到的彭老,之所以向我眨眼睛,显然是让我们赶紧逃跑。

    “走吧,再走远一点。”我看到有人已经快要找到我们这边,于是低声对沈大力说道。

    沈大力在人群的遮掩下,又看了一眼那越来越近的人,非常凝重的说了声“好的”。

    广场上有几个大妈在“动次打次”的跳着广场舞,也好像是老年健美操,不管是什么,反正有很多的人在围观。我们两人分开人群之后,一路向着路边跑去,很快就引到了那些人的注意。

    一群人从不同的方向上向着我和沈大力这边围拢过来,速度很快,还有人大声冲我喊:“伍一书,有能耐你别跑!”

    我暗笑一声,觉得这人真是白痴。我能跑的了,才算是有能耐。如果被他们那么多人抓到,我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啊!

    站在路边,看着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伸出手,用力招了招。

    这时,正好一辆出租车跑了过来,最后停在了我和沈大力面前。

    “上车!”我大喊一声,拉开副驾驶这边的门冲进车内,而沈大力则与我同时上了后排。

    “去哪?”司机不紧不慢的按下的计价器。

    我急道:“你先开,等一下告诉你去哪。快点!”

    司机没说什么,松离合,踩油门,瞬间就将车子开了出去。

    那些围堵我们的人眼看着就要抓到我们了,没想到最终却让一辆出租车将我们拉走,都显得非常愤怒与恼火,竟然凭一双双肉腿追在车后面,还一个个的破口大骂,骂出来的话非常难听。

    我暗暗长出一口气,将视线放在车窗外飞快掠过的街景上,对司机师傅说:“麻烦,去清水塘。”

    司机戴着个鸭舌帽,还戴着个口罩,听到我说话之后,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什么。

    就在这时,沈大力悄悄从侧边伸出手,在我的腰间轻轻点了点。

    他这样的行为,一定是要告诉我,他发现了什么事情,但是又不能声张。

    我装作有话要对沈大力说,顺势回头向后看去。

    顺着沈大力的偷偷一指,我看到,挨着沈大力的两个座椅之间,竟然有一个男人被绑成了个圆球,双眼微闭,看样子应该是已经昏了过去。

    那个人我越看越眼熟,忙回身去看出租车上的证件,发现那个被绑着的才是这辆出租车的真正司机。

    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脑门渗出细密的冷汗,但我依然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眼睛透过前挡风玻璃向前看,然后沉声问道:“并肩子,溜哪路?什么价?”

    司机没理我,继续开车,但在准备过下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刚好遇到的红灯,就停了下来。

    他没有说话,缓缓抬手将鸭嘴帽摘掉,又摘掉口罩,扭头看向我。

    待我看清这人,不由愣住,没想到居然是他!

    “道明师父?”我惊道。

    道明师父看向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小五子,不好意思了,不能带你去清水塘,等一会儿我得找个没监控的地方把车停下。”

    我没想到唐人祭真的出了事,更没想到会在逃跑的过程中遇到道明师父,而且他竟然把司机五花大绑的丢在车后排。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后报警,那他可就麻烦了。

    为防止引起太多的麻烦,道明师父将车停到一个略显偏僻的地方,将车窗向下降出一些缝隙,然后将后排那倒霉司机身上的绳子解开,把他塞进驾驶席,并用他的手机报警,报出了当前所在位置之后,带着我和沈大力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道明师父,我看到你给我留的字条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焦急问道。

    道明摇头说:“现在还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咱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我们找的这个地方,和我之前想要去的地方,是同一个,正是清水塘。

    当载着我们的出租车把我们送到那个让我留下过无数记忆的砖瓦房,我原本一直忐忑的心情终于静了下来。

    巷口那口已经废了的井,我曾天真的坐在井边用一根毛线在里面钓鱼;已经斑驳的墙面上,至今还留着我和黑子刻下的“兄弟”二字;已经有些摇晃的院门,在我伸手将之打开后,被尘封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将我浸泡在其中,睁眼闭眼尽是过往。

    院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看起来好像里面有人一样。可是,在检查了一圈之后,我确定院子里面没有人,屋子里面也是黑漆漆的。

    道明师父将门关好,苦笑着说:“最近我都住这里,这里最危险,也最安全。”

    我走到院中那棵梧桐树下,坐在石桌旁,看着上面的象棋棋盘以及边缘处深深刻着的“唐人祭”三个字,沉声问道:“道明师父,这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道明师父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走到我的对面坐下,看着我说:“在位者在位久了,总会有些人等得不耐烦。唐人祭的这些老家伙都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里,按理说早就应该推一些新人出来了。可是,他们却始终找不到满意的人选。所以,事情就变得有些复杂了。”

章节目录

古墓密码最新章节目录 第749章 更新还是换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伍一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伍一书并收藏古墓密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