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和沈大力赶到长沙机场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

    因为在出发之前,我们已经和济人堂这边通过电话,所以我俩下了飞机,就看到有人已经在机场外面举着牌子等我俩。

    来接我俩的这个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年纪估计也就在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上身皮夹克,下身牛仔裤,剃着个小平头,看起来特别的精神。

    见面之后,他向我们做了自我介绍,说他是老彭的手下,叫徐奎,是老彭派他来接我们的。

    一开始这小子说话还显得有些腼腆,总给我娘里娘气的感觉,所以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

    但上了车之后,随着我们之间说的话逐渐变多,我意识到,这个叫徐奎的小伙子,并不是腼腆,而是谨慎。

    他好像一直在防备着我和沈大力,说话也不会说的太多,甚至有的时候不经意间谈到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时,话说一半就停下,好像担心会把什么事说漏嘴一样。

    看到他这样的表现,我意识到,济人堂可能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和我有关系的,我能想到的,就是崔先生那伙人。

    那些人可都是亡命之徒,如果他们因为我的事情找到济人堂,那可就麻烦了。我这样一来,岂不是在往他们布下的陷阱里面钻?

    虽然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我依然要来,毕竟道明师父曾经帮过我不少,而且道明师父在从道之前,年轻的时候,和孙佛爷可是拜把子的弟兄,他无论怎样都不会害我。他留下字条,点名济人堂,画下十万火急的标记,肯定是有什么事要我来处理。

    一路无话,徐奎开车带着我和沈大力来到市中心,找到了济人堂所在的地方。

    济人堂是个药店的名字,并不是那些老前辈真正所在的地方,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在圈子里面,我们这么叫着叫着,早就已经习惯了。哪怕有一天被警察听到,估计那些警察也不会真的白痴到跑去药店抓人。

    在市中心广场的一座写字楼,我们将车停到地下车库,然后乘坐电梯来到了顶楼。

    顶楼电梯的出口,正对着电梯门的墙上,有一处非常浅的划痕,拼凑成了三个字,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那三个字是:“唐人祭。”

    “又搬家了?”沈大力皱眉问道。

    在我们的印象之中,济人堂可不会被设在这样的地方,在我们进监狱之前,济人堂一直都在清水塘那边。

    没想到,一两年的时间而已,他们居然搬进了写字楼。

    徐奎听到沈大力的询问,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似乎想要说什么话圆一下,但他琢磨了一会后,最终选择了沉默。

    我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虽然标记是正确的,虽然说搬家这种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徐奎这样的表现,而且济人堂所在居然是在这种现代化气息如此重的地方,我就是觉得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暗暗冲沈大力使了一个眼色。

    沈大力会意,上前一步施展出一套擒拿手,瞬间将徐奎控制住,重重的压在墙上。

    “五爷,你们……哎呦……这是什么意思?沈爷,轻点轻点,胳膊要断了……”

    我什么话也没说,也不想说,也没必要说,只低头掏出烟,弹出一根塞进嘴里,又弹出一根塞进沈大力的嘴里。在翻遍全身没找到打火机后,我才想起来,上飞机的时候,打火机已经交上去了。

    于是,我走到徐奎旁边,从他的衣服里面翻出来打火机,将烟点燃,然后默不作声的抽着烟,任那徐奎说什么,也不让沈大力松开他。

    终于,随着徐奎的喊疼声越来越大, 终于有脚步声从走廊那边传了过来。

    脚步声很急促,从声音判断,来的人一共有五个,一个年龄比较大,其余四个应该都是年轻力壮的男人。

    我并不着急,也不慌张,斜靠着墙抽我的烟,扭头看着电梯间的那个门洞,静静等到。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走廊的声控灯接连亮起,四个身材非常强壮的男人出现在我的眼前,看着我们这边的情况,都显得有些愤怒。

    不过,他们并没有贸然冲过来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而是停留在原地静静等待。

    他们在等待的,是那个需要拐杖支撑,走路有些不方便的老人。

    大概几秒钟之后,四个壮汉分开,一个有点驼背的老人从中走了出来,手持拐杖,一脸慈祥,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慈祥微笑。

    “小五子,怎么一来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啊?徐奎好心去接你们,你们这么对他,不太合适吧?”他的声音也如表情一样慈祥,但是这些话可明显不像是他这语气该说出来的。

    更关键的是,那老家伙说完这话,还偷偷向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心中一沉,知道果然有事。

    我用目光在那四个壮汉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老人脸上,一边抽烟一边笑着说:“彭老爷子,好久不见啊。其余的前辈们身体都还好吗?”

    “还成,至少今天还死不了。”彭老笑呵呵的说道。

    这话让我听得心中“咯噔”就是一下。什么叫至少今天还死不了,难不成,过了今天就都要死了吗?

    彭老旁边一个方寸头壮汉忽然说道:“五爷,麻烦将徐奎哥放了说话吧。大家一致都很敬佩你,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脸色一寒,皱眉问:“你怎么称呼?”

    彭老看我语气和表情都不是很好,忙笑着打圆场道:“小五子,怎么着,还非要让我这个老不死的喊你一声五爷,你才愿意放人吗?而且,我怎么觉得莫名其妙的。如果小徐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告诉我,我让他给你道歉。”

    “没有,当然没有。大力,放人。”我笑着将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灭,偷偷将手搭在腰后的匕首柄部。

    沈大力说了一声“好”,空出来一只手打开电梯门,将徐奎松开,并将之一把推向那群壮汉。

    紧接着,我俩忙冲进电梯,按下一楼。

章节目录

古墓密码最新章节目录 第748章 唐人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伍一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伍一书并收藏古墓密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