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们已经全都躺在地上,再也没有谁起来反抗,也没有谁逃跑。

    狩魔族成员仍在射击,轮流上前开火,把子弹打到那些躺着不动的吸血鬼身上。

    有些吸血鬼试图装死,想等到对方靠近再跳起来拼命,但是很遗憾,他们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因为狩魔族根本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在子弹的狂暴倾泄之下,装死的那些也死掉了,身上冒出烟雾,开始融化和汽化。

    李悦馨和徐丁茂没来得及完全钻进泥土里,只好躺在尸体堆里,用菜鸟吸血鬼的身体或者说是尸体来掩盖自己。

    在这里形成了一些尸堆,而两位吸血鬼躺在地上,只有脑袋和一部分肩膀钻在泥土当中。

    射过来的子弹有一些穿透了尸体打到了两位资深吸血鬼的腿上和躯干上,一些银和化学药剂残留在身体内,让他们非常难受。

    别的吸血鬼好像都死了。

    不对,还有没死的,一位菜鸟吸血鬼突然从冒烟的尸体堆里一跃而起,狂奔向通秘道的一端,但是冲出十几米之后因为挨了许多子弹而倒下,再也无法站起来。

    吸血鬼的尸体铺满了秘道内,其中那些已经死掉的开始冒烟,加上爆炸之后残留的硝烟,本来就很黑,导致视线模糊,基本上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而枪声仍在间歇响起,胡乱扫射,李悦馨和徐丁茂又趁机开始挖掘,把更多的身体埋到潮湿的泥土当中,现在她和他已经成功地把大部分躯干都埋进去了,脑袋更是拱进了泥土内一截。

    她和他仅仅只是想把自己藏起来,等敌人靠近之后找机会拼死一搏,此时已经没有了逃生的可能性。

    狩魔族成员小心翼翼地进来,由于坑道很狭窄,只能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面侧边,没办法两个人并肩同行。

    他们手里的枪在点射,每次二到三粒子弹。

    一名菜鸟吸血鬼从尸体堆里爬出来,沿着秘道的墙壁爬到顶端,然后转而向外爬,到了两名狩魔族头顶上的时候,突然跳下来,抓住一人使劲往墙壁上摔打了一下,然后转而拎回来砸到另一人身上,接下来吸血鬼双手各握着一只敌人的脚,就这么抡来抡去,到处乱砸。

    近身搏斗中,吸血鬼的可怕力量充分发挥出来,两名狩魔族成员在挨了许多下之后,奄奄一息,多处骨折,其中一人颈椎已经断了,严重的错位,另一个的内脏多处破损,大量的血从嘴里喷出来。

    后面的狩魔族成员得到头目的指令以后,开始射击,也不管打中谁,就这么不停地开火。

    菜鸟血族在挨了一粒子弹之后趴下,把狩魔族成员的尸体顶在身上充当掩体,由于有防弹衣,所以这个人肉沙包非常管用。

    射击了一会儿之后,有手雷被抛进来,爆炸了,这位菜鸟血族一侧身体受到重创,他陷入到绝望中,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和敌人大干一场,于是他做出了奇怪的英勇举动,抱起一具尸体挡在身前,朝敌方所在位置冲过去。

    连续不断的枪声中,他冲到了敌人面前,然后展开肉搏战,抱住了一名狩魔族成员,依靠双臂的强大力量挤压,让其胸廓骨头折断了许多根,肺被戳破多处,狂喷鲜血,然后扔下这个,逮住了另一个,就在这时,敌人手里的枪喷出火舌,一连串子弹打穿了他的躯干,弄出几个大洞,打断了脊椎,他双腿和下半截身体再也不听使唤,却仍在继续战斗,两只手握住敌人持枪的胳膊,将其扭脱臼,然后齐肘部扯断,然后用一只手伸进了敌人脖颈处的防护空档区域,抓住一些皮肤和肌肉,使劲撕下,这样做的时候把颈动脉也弄断了,导致鲜血狂喷。

    在密集的子弹射击中,这位英勇的菜鸟吸血鬼死了。

    接下来,狩魔族在前进中更加小心翼翼,几乎一直在子弹用开道。

    李悦馨和徐丁茂等来了盼望中的博命机会,尽管她和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生命无比宝贵,就算用一个省的人命来交换都绝无商量余地,但是现在,她和他都抱着弄死一个就很不错,弄死两个就大赚的想法暴起。

    资深血族有更强的战斗能力,而且把枪一直带在身边,在看不到目标的迷雾中,这两位能够凭着感应能力进行定位,从而在较近距离上准确地打中对方的腿或者脖子。

    狩魔族刚刚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但是随即明白犯错了。

    李悦馨从地面上冲过去,与敌人搏斗,而徐丁茂则趁着混乱以及昏暗的光线,从通道的顶部爬过去,跳到了敌人当中。

    如果只考虑对敌方的杀伤,那么现在才是战斗的真正开始。

    李悦馨一手持枪,另一只手则不断把敌人抓住,拖到面前来,充当盾牌挡子弹。

    她满腔困惑地发觉,敌方的精神力量都挺不错,仓促间根本没办法一下子控制住谁,需要时间来进行准确的思维入侵,但是偏偏没有时间。

    从敌人弥漫在空中的血液味道里,她察觉到一些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气味,有机会合适的时候,她还喝过一点点敌人的血,然后证实了她的判断,这些敌人在来这里之前服用过某种药物,让他们很兴奋,过分的乐观,达到一种近似于无所畏惧的状态,同时也具备了一些抵御思维入侵的能力。

    敌人的良好表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她明白了,但是没啥用,尽管她仍在战斗,杀死了一个又一个人,但是她很清楚,她很快就会死掉,不会有奇迹,不会有救星出现,不会有饶恕,而敌人也不会退切或者放弃战斗,她唯一的使命就是尽可能多地杀伤对方,杀得越多越好。

    徐丁茂逮住了一名术士,拧断了其脖子,然后挨了几粒子弹,躯干被打穿了,接下来又遇上一位狼人,这一次真的遇到了难于对付的劲敌。

    徐丁茂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多处被打穿,身体已经极度衰弱,而枪里的子弹已经打光,在被狼人摁倒在地并且夺走了枪之后,徐丁茂别无选择,只好拉了地上一只手雷的弦,然后用最后的一点力量抱紧了狼人的腿,轰的一声巨响中,与敌同归于尽。

    李悦馨在试图拧断一名敌人的脖子时被对方防护服外层的爆炸物弄伤了,许多的碎银片飞进她体内和面部,在彻底丧失力量以及生命之前,她完成了对敌人的虐杀,弄断了其颈椎,然后被侧边伸过来的枪管射出的子弹打穿了躯干,其实这时候她已经死掉了。

    狩魔族成员用枪对着两位资深血族的尸体疯狂扫射,打烂了头部,也打坏了躯干,直到尸体开始清晰的腐朽过程之后才停下来。

章节目录

吸血鬼新娘:爱上僵尸先生最新章节目录 670.第670章 最后的战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冰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倒并收藏吸血鬼新娘:爱上僵尸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