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请长公主不吝赐教。”祁风与祁露顿时就给她行了拱手礼。

    “……”虽然嘴上没有说不可以但是身体还是是十分的拒绝的,坐在凳子上,一动也不动。

    “长公主,这边请……”祁风接着说道。

    “……”长公主岿然不动

    “长公主,奴婢们扶着点您。”

    “……”

    最后长公主是被生生的架走的。

    至于昭华宫的小厨房最后倒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昭华宫里更是没有露出半点的风声,只是自此以后,烁风,长公主,千明玉再也没有踏进昭华宫一步。

    而这里就真的成了长孙陛下的清静之地,隔三差五的就来,搅的慕金橙也不胜其烦,本来想要大开的宫门,如今还是关的紧紧的,陛下也不好意思总来敲门,于是隔三差五就真的是,隔三天差五个时辰。

    今日便又到了时间,祁风已经给慕金橙披上了厚厚的披风,深秋已经很凉了,慕金橙也只是捡着中午处理晒晒太阳。

    “三、二、一!”祁风的话音刚落,外面砰砰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真准时!”自己咕囔着去开了门,给长孙连城请了安。

    “我觉得也是十分的不好意思,总是来打扰你,如果你能给我相处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我觉得对我们两个都好。”长孙连城一边笑着,一边推了慕金橙往里走“这么冷的天,也不怕伤风,还是在屋里待着吧。”

    推进了屋里,坐上的椅子,手中拿着婢女们递过来的热茶,大氅也被取走,慕金橙叹了一口气的说道“我到是有一个方法,就是不知陛下愿不愿意一试。”

    “什么方法?”长孙连城探过身体来,是诚心的想问,诚心的请教,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中就是感觉,慕金橙是最善于解决这种事情的人,想一想以后如果……反正就还是挺好。

    “陛下赶紧的成婚,封后,封妃呀,然后在把这位公主也纳入后宫,在纳几个刁钻的闺女,到时候她们自管打她们的,陛下不就是清净了么。”

    “……”

    “……”

    又提起他成婚的事情,本来还饶有兴趣,这下子就蔫了,身体缩回去,不怎么板正的靠在椅子上“小橙子就这么着急让我娶亲吗?我娶亲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呐呐的问道,这一点也不像是慕金橙对他的试探,他能看得出来,她是真心的想要这样说的,是真心的替他出主意,是真心的觉得这样的有用,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留在这大金,留在这里,留在他身边。

    “我现在不想娶亲,我现在都是掌实权的陛下了,我要娶的女人一定是我喜欢的女人,别人我不想要,我也不会被别人左右。”信誓旦旦的对着慕金橙说到。

    “小橙子你说我是不是很好,要不你喜欢我吧,我还可以考虑一下。”因为没有信心,因为作为女儿身的慕金橙毫不避讳的同他谈起娶亲,就知道是没有可能,所以半开玩笑的说道。

    即便是开合玩笑,心里也略微的紧张,左手轻轻的在背后握成了拳,忐忑的等着慕金橙的回应。

    重生了九世的慕金橙,心思玲珑的慕金橙,尽管自认为什么都能看的透,但还是输在这里,她看不见他的紧张,看不见他的喜欢,因为没有这样的经验,从始至终与她纠缠的就只有苏陌遗一个人,所以看着面前的的长孙连城的那张不自然的笑脸,还以为提起娶亲一事,是他的忸怩。

    还在想着,如果早一点能够遇见他,如果那天看见的是他骑白马逆着光而来,如果她第一次来的就是大金,她会不会喜欢上那样如风的少年,然后听着他的告白,欢喜的不得了,就再也没有那些,没有那些艰辛的世事。

    “你为何不早说?”微笑着的眼睛蓄了红,还是接着倔强的说道“长孙陛下,如果我最初遇见的是你该多好……”

    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在长孙连城的眼中,慕金橙永远是镇定自若无坚不摧的,永远是安静隐忍,甚至是有勇用谋的,这般含着眼泪,欲滴未滴,惹人心疼的柔弱模样还是第一次见到。

    于是心里就跟针扎了一样的疼,他此时无比想做他身边的英雄,带她出他不知道的困境,所以就伸出了手,想为她拭去眼泪。

    可却不料自己的手臂还没有伸出来,慕金橙依旧笑着,自己就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失态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我有些,乏累了,陛下请自便吧。”

    强装着镇定说完就离开,背影隐忍而有委屈。

    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每当长孙连城想到这一幕,就无比的后悔,那样的眼泪,是不是令一种情况,不是拒绝,不是隐忍,而是孤单,若果当时他在勇敢一点,是不是就能牵起她的手,再也没有那么多的后来。

    长孙陛下的告白清河公主失泪,一字一句,连神态都不差的很快的就传到了苏陌遗的耳中——你为何不早说,如果我最初遇见的是你该多好。

    清河我纵使知道你我的结果,但是长孙连城不行,不行,他不配。

    从来没有想过谁能配得起清河公主,好像这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够,清河……为什么要哭,不许哭。

    也就在今日,烁风长公主半夜中又收到了来自她父皇的口谕——如此的无能,当真的没有别的方法!

    坐在床上的千明玉,一脸的懵然,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还会半夜传旨,父皇又昼夜颠倒了吗?我还能有什么样的方法,真真是太为难了人。

    一赌气就先开了被子,刚想下地,看见了自己双腿的白皙,于是天外的灵光一闪,披了外袍就要往外走。

    “公主!公主!您要去哪儿?”婢女们慌忙的跟着。

    “闭嘴!”千明玉轻声的呵斥着。

    已经是深秋的天气,半夜里更是寒凉,里衣外紧披单薄的外袍,还赤着脚丫,一路的往外走,走出自己的宫门,走向长孙连城的寝殿。

    


    

章节目录

渣年记事最新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请神容易送神难 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二两桃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两桃蹊并收藏渣年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