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的难过与哀伤,都与他们无关。

    这种想法,在百原祉的心中并没有保持多久,当他回眸静静的看着那被人簇拥倒在红毯间的男子,手背也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温热,转过头来,身边面容精致的女子,空洞的眼中却流下了两行清泪,并无神智,却依旧,深情至此。

    “别去!说好的来这里不要惹事!”半岚面色凝重,紧紧扣住了想要上前的半容,低声嘱咐道。

    “可是林公子!!”是苏青娆喜欢的人啊……

    “和你,和我们,都无关。”好在这帷帽足够隐蔽,才能让他独自消化这份震惊,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静,又再一次拉扯起半容,“来之前你答应过我,只是远远瞧着,送送祝福即可。”

    “哥……”半容的眼眶跟着有些发红,茫然无措,在高台与人群之间流连,最后还是化为了心中的叹息。

    苏青娆,求求你,再晚些,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快来!再晚些,就来不及了!”百原祉突然出现在她身边,抓起她的手就往外跑,泪水滑落,心也跟着一阵阵的抽痛,可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夜色温柔,脚步清晰,蛙声阵阵,是夏天的声音。

    冬雪,春花,夏夜,似乎都经历了一遍,可在这时光飞逝中,她忘掉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忘掉了某些应该很重要的记忆,忘掉了为谁而出神,忘掉了是为谁而落泪。

    尤其是这一刻,她的心似乎也跟着丢掉了一般,那本该跳动的心脏,戛然而止,似乎在告诉她,来不及了,你已经晚了一步。

    只是一步,仅仅是,晚了一步。

    晚风吹拂,恰好在男子停下脚步的瞬间,吹干了泪水,剩余这夜色下并不清晰的泪痕,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但嘴角苦涩的滋味却在提醒着她。

    “准备好了吗?!会发光的蝴蝶,你见过吗?漫天飞舞,可是很漂亮的!”百原祉兴奋的握着她的手,借着月色在地上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将一根纤细的绳子交到了她手中,提醒她道,“这种惊喜,要由你自己打开才有意思。”

    黑暗之下,只有男子的眼眸闪烁着微光,手心的绳子似乎都要握出汗来,嗫嚅了一翻,才深吸了一口气,借力轻轻扯动,清脆的咔哒声,绳子的另一端失去了依附,随之而来的,就是从草丛中纷纷飞起的萤火虫,一片一片,铺天漫地,将这片黑暗驱逐开外,留下这世间璀璨的芳华。

    眼前略过的光影,让苏青娆再一次变得恍然起来,脑海中跟着一闪而过的画面,同样是金光漫舞,只不过不同的是,那是金色的蝴蝶。

    “你刚刚,说这是什么……”

    “蝴蝶?虽然并不是,但想让你觉得更浪漫些,让他们今天改个名也不为过。”百原祉似乎心情很好,握着她的手,看着飞舞盘旋的萤火虫,低声轻笑。

    不过也是这突然绽放的光亮,让百原祉看到了苏青娆脸上的泪痕,刚刚还满是笑容,瞬间就变得愁眉苦脸起来,“怎么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怎么会……”

    “并没有,只不过是觉得太惊喜了些。”笑着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拼命的摇了摇头,“我从没有想到,或许连萤火虫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还能被人当做发光的蝴蝶。”

    “你在拿我打趣……”

    “不是,是真的,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撇去这毫无由头的痛觉,在百原祉精心准备的这片浪漫夜色下,她不得不说,会觉得动心。

    她没有见过这般绚烂的夏日,也从未有人给她布置过这样的夏日,璀璨如冬日佳节的烟火,耀眼如繁花之中的金蝶,的确,很美,美到窒息,美到像是在做梦一般。

    她忽然觉得有些害怕,心中的流失感,会连带着眼前的幻境也跟着消失,包括这夜色,包括百原祉。

    下意识的握紧了百原祉的手,急忙扑进了他的怀中,在他的疑惑之下,垫脚覆上了他的唇,感受着除了薄凉之外,属于真实的暖意。

    苏锦璃是错愕的,就连她被白沐泽一把推搡在地,她也没有回过神来,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倒地的青衣男子,被越来越多的人挡住了身影,直至消失不见,连带着心底那微弱的悸动,也跟着消失不见。

    好像是在告诉她,她又失去了一样东西。

    可奇怪的是,她对林连殊本不应该产生情愫的才对,亦或者说,在林连殊选择站在苏青娆那边时,他们就已经分道扬镳,没有任何交集,可偏偏看着他倒下去,她竟莫名的有些难过,那似乎本该属于她的东西,却被她的怒意而摧毁。

    “苏锦璃!你到底要错到什么时候!!”男子的怒斥声,连带着手腕被捏紧的疼痛感,让她有了片刻的理智,抬起头来,就看到了白沐泽悲愤交加的面孔,“你还嫌犯的错不够是不是!你以前的风度气节呢?!你怎会嫉妒生恨到如此地步!!”

    错?她错?

    这些话,还真是让她清醒了不少,目光变得冷凝,厌恶般的想要挣脱,却没想到白沐泽已然也失了理智,忘了她曾经还是他心上人。

    “错在苏青娆,林连殊为她而死,你应该怨她才对!怎么?你喜欢她?不舍得?呵……白沐泽……嫉妒生恨,说的难道不是你自己!!”苏锦璃手腕翻转,从储物袋中抽出了一把匕首,毫不留情的刺向白沐泽的胳膊,在他躲避之时,迅速拉开了距离,目光游移,看向那边簇拥的人群,又转而回到了白沐泽身上,“如果没有苏青娆,林连殊不会死,你也不会离开我,一切的一切,都会顺顺利利的发展,你要怪,就去怪她好了,祸害在哪里,终究都是祸害!”

    “你……”苏锦璃的话,让白沐泽陡然觉得有股窒息感,想要伸手去抓她,可脚却根本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视线中消失,逃窜出混战之外,而他的满腔愤怒,却无处发泄。

    “回去吧。”

    “什么?”令欢惊慌的收回目光,看着嘴角泛着笑意的纪长离,喃喃出声。

    “热闹结束了,这喜宴,怕是有些不合胃口。”纪长离撇过头,眼神温柔,仿佛这场上的生死离别,与他无关,他只是个干干净净,毫不知情的旁观者。

    “是……”热闹并未离去,只不过是换了个方式进行罢了,而这结束的热闹,只是相对于没有纪长离想要的乐趣而已。

    眉目微垂,静静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那滴泪水许久,世界渐渐淡去,唯有心中清明。

    他输了?似乎并没有。他夺得了苏青娆,夺得了这个能融合仙器的引子,纵使只是操控着肉身得来的,却也并不影响他的胜利才对。

    可偏偏,她会落泪,没有神智的她,会在林连殊倒下的那一刻落泪。

    自己为她挡了一枪,也在心口,如若没有长生灯,他也会死,也是为她而死,那时候的她,明明很清醒,也唤着他的名字,但,似乎并无泪水。

    想来也是,泪水并不能证明什么,就算现在的她毫无感情,那个人死了,剩下的,也就只有他的,不是吗?况且她颈下的魔族烙印,已然是他胜利的标致。

    似乎是这样的解释会让他觉得心中好受些,轻轻拂去手背上的水珠,才将女子的手递向了旁边的侍女,转身之际,目光落在簇拥的人群中,金蝶飞舞,死亡也变得曼妙起来。

    嘴角微微勾起,缓缓道,“王后累了,先送王后回去休息,切记,照顾好本王的……王后。”

    


    

章节目录

女配大佬翻身日记最新章节目录 第456章 交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梓云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梓云溪并收藏女配大佬翻身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