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船举重若轻的在起落架垂降下来,起落架的液压装置稍微回弹,然后又给予了空船足够的支撑,将这艘刚经历了远程星际航行的空船捕获固定。レ?レ

    船坞登陆平台连接并打开,走出船舱,展现在所有旅客面前的,就是星区首府米兰星。一颗用再多的诗句和华章也没法完全抒写穷尽其貌的星球。

    地面上,连片的房舍和摩天高楼像是没有尽头般的无限延展。天空之中,陆航车,飞行船,在既定的轨道上宛如流莺飞火。更高远的长空宛如幕布,上面淡薄的鱼鳞云像忘却了时光般漂浮,恒星斜阳渐黛。

    这是孕育了无数名人和伟人的米兰星球。很多人在这里焕发光辉,以至于这颗星球处处都有他们留下的痕迹,zhong yang大广场的塑像,歌剧院里流传永不过时的乐章,在夜里辉煌的时装街和赌场,处处留下了他们的印记……被后人所仰望。

    而下了太空船,站在船坞之上,面对着这片比河畔星更高广更辽阔的复杂行星,林海林薇两人的背影在颗粒镀了金的光线里,显得无比渺小。

    一条长路,横跨海洋,通往那头的城市陆地。

    林薇驱车,载着林海在这条似乎看不到尽头的长路上飞驰。

    第二天才是学院的报名,林海一度以为在林薇的安排下他们会下榻在某个看得到海景有着柔软大床和香槟的酒店里。然而出乎林海的意料,林薇竟然直接驱车抵达了一个位于海湾边的私人智能别墅小楼。

    大门智能识别来车豁开,陆航车长驱直入,探入这栋海湾小楼的心脏。停下车,林薇便开始取后备箱行李,就像是回到了林氏庄园一样自然。

    林海背着包屁颠屁颠跟在她身后,小楼很别致,上下两层,外表都是防弹**玻璃,顶部有个游泳池。入门是极简约的现代风格,然而墙壁上那些鲜艳的向ri葵和壁挂画幅,却是不需要依赖温和的灯光就能营造出鲜艳温馨的重要因素。

    虽然装修风格透着冰冷的简约,但是一些时不时出现的棉麻艺术织物的装饰,外面不算大的草坪jing心雕琢过有爬山虎藤的秋千,餐桌旁单独的一张椅子,小吧台倒挂的唯一一支酒杯,都能显示出这里的主人某种du li优雅的xing格。

    而玄关有一双米兰星最流行卡通形象se彩娇艳的拖鞋,除此之外还有一双通码灰扑扑的男士拖。

    林海不去管随意将行李置于玄关,踩着可爱娇艳拖鞋,迈着两条让人心乱白皙长腿,径直去了吧台熟练旋开酒瓶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解乏的林薇。只是背着行李包低头沉默不语的看着地上的这双灰se男士拖,若有所思。

    林薇转过身,一双含着笑意的秀眉黛眼浅笑而捉促的盯着他,也不说话,似乎是想看看林海对着一双男士拖鞋能看出些什么花来。

    片刻之后,林海抬起头来,望向对面披散着红发和红瞳秀美的林薇,道,“……你是不是多少解释一下,这个被你金屋藏娇的男人是谁?要不要改天出来见过面认识认识。被林大小姐青睐的究竟是怎样的人……说实话我突然很有兴趣。”

    林薇红se眸眼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微笑道,“有必要吗?你是我带进我私人宅邸的第二个男人,允许你今天在这里住一夜,还不够吗?”

    林海摇了摇头,“我不是一个愿意和别人分享什么的人,小到一双拖鞋,大到一个女人。虽然是未来的女人,如果我连绿帽子被谁给戴了都不知道,这个便宜未婚夫当得岂不是太冤了?”

    啪一个酒瓶摔碎在林海刚才所站的地方,一地玻璃碎渣和酒液残渍,然后是林薇羞恼的声音,“谁是你的未来女人?你要不愿穿林昊的拖鞋,那就光着脚丫子给我滚进来”

    林海突然心情大好的蹬着这双拖鞋提着行囊跳了进去,一副发现自己魅力原来大到仍然让女人死心塌地的清逸自信模样,让林薇好一阵无语。

    看着林海那张信心十足到令人牙痒痒的神态,林薇没声好气的心想这家伙要是知道她在清远学院的追求者可以排一个球场,而这些人每一个大抵都能让他自惭形秽……他是不是还能依然如此气定神闲?

    真以为自己未婚夫是这么好当的么?

    角落里唯一的机器人开始收捡地面的碎玻璃渣,林薇随意脱下了外套,露出裸露圆润双肩的惊艳小背心,倒是对已然因此吞了几口口水林海并不避嫌,“这里是我以前的一个落脚点,这里的一切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打理,住宅智能化,不需要钟点工,毕竟比较小,我喜欢自己收拾这些的感觉,也不喜外人到来,就算是林昊也极少过来。”

    林海知道一些对个人生活品味较高的女生多半会对**这种有严格的要求,林薇虽然居住在林氏庄园,但有这样的一栋可供自己独处整理心情的闺房小墅似乎并不出奇。这样的天之骄女就这么矫情,要是在垃圾星,哪里还有这样伤chun悲秋的时间,打一个愣都会被风暴给吃了。

    林薇随即看了林海一眼,补充道,“你不要误会臆想些什么,我今天破例带你过来,一方面是很久没回来过了,另一方面这里大概数个月后就会被出售转手,那么谁来也就无所谓了吧。”这话颇有些破陶瓷水杯破了摔的味道。

    林海暗忖你不说后面这句话要死?于是也继续厚着脸皮语不惊人死不休反击道,“一间小房子要住下我们两个人当然困难,是该转手我们找个大一点的。最好有张可以随便两个人滚的大床。”

    “还要有个火炉,便于我随时把你丢进去充作柴火用。”林薇眼睫毛半垂,颇有杀人不眨眼的淡然。

    “你就真的这么想谋杀亲夫?”林海恼然道。

    “哪里舍得,”林薇反复看着自己修长的掌心手背,笑道,“你该清楚,作为伯爵家的女儿,从小道德准则就被教育虔诚、顺从、忠诚、贞洁、妩媚、可爱、忍耐、舍己为人。更何况是面对一个还要陪我下半辈子的男人。”

    “你在强调你在修身馆学的那些格斗技术,会伴随折磨我剩下大半辈子么?”

    “你猜呢?”林薇妩媚一笑,“突然觉得这么嫁给你也不错,至少下半辈子我心情不顺的时候,都能找人练手。”

    “不如我们换个话题,我还是对你为什么要出售这里感兴趣?”

    林薇摊摊手掌,轻描淡写道,“哪有那么多理由,不过是韦恩公司这一年要缩减开支,这间我私人辟出来的小院落,也该第一个作为裁减出让的对象。”

    林海沉吟了一下,然后道,“林家财政已经到这么严峻的局面了?”

    “严峻?”林薇一笑,“如果我说每年都在亏损,今年异常严重呢。韦恩企业已经连续三年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好消息回飨投资者,那些原本对我们信心满满的投资人,支持者,都产生了怀疑,信心也有所动摇。林家失去的不仅仅是业绩,还有人心。而这和目前内忧外患的局面息息相关。”

    随即林薇面容又复而恢复了冷静,“我不会让危机降临的,我发誓。”

    她叹了一口气,“去休息吧,明天你会前往清远学院,这将是你人生最难忘jing彩的一段ri子……在清远学院就读的任何一个学生,未来都足以因这所学院骄傲。如果你深造下去,说不定有天会成为改变世界的人呢,那样的话她未来也必然会因你而骄傲,虽然这样的人,近些年已经越来越少了。”

    林海点点头,上楼客房休息之前,还看到林薇端着酒杯,坐在椅子上,美丽的面容上眉宇轻蹙,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态。

    而林薇在大厅里夜不能寐,最后独自坐在草坪的秋千上,吹着风望着海湾对面灯火辉煌的陆地,怔怔出神。

    林海最后走下楼给她披上了一件毛毯,她轻轻点头道谢。林海发现她其实很舍不得这个地方,但似乎面对现实毫无办法。

    而林海自然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告诉她,其实我掌握着上百吨烟草,韦恩企业需要多少钱,打个借条就好。

    这样说了估计林薇会以打量外星生命大头怪一般的把他给瞪进十八层地狱里面去。烟草这种东西谁沾谁死,这就是为什么掌握了赵靖十五个违禁品制造工厂的位置,面对和赵靖勾结庞大的势力网络,伯爵林威也有把握将这些连根拔起的原因。烟草这些地下小范围私密圈流通的违禁品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公然制贩,在帝国也是人人喊打,绝对会被踩得渣都不剩。

    林海掌握着烟草,还收编了雷迪尔这些空贼,林海都不知道自己做这些逆天的事情,是否正朝着火坑里面跳。人生虽然是一道又一道的选择题,往往我们都没有选择,不是么?

    只是现在林薇也说了,韦恩公司所缺乏的并不仅仅是钱,而是人心。是人们对一个从前伟大,也期望他未来伟大企业的某种难以崛起的深深失望。

    头顶繁星此起彼伏得灿烂。

    星空之下,这里是通往未知未来的起点,而明ri或许又将是一个晴天。

    


    

章节目录

星河贵族最新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明日晴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星河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