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注定喧嚣。

    有赵氏府邸内动员了上百人的保安队伍的大搜捕,将整个街区堵得水泄不通,无数警灯闪烁的警车。有在府邸外,撤离出来宾客中将自己裹在外套里瑟瑟发抖的女孩。有人们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些人有的是在礼宾楼外的露天宴场,有的在礼宾楼内,但口中讨论的话题,总是离不了那个出现在宴席上的假面青年身影。

    这是发生在这个春季河畔星的漩涡。

    在这样的漩涡下,注定有人夜不能寐,注定有人连夜奔走,注定有人从放下电话的那一刻,就隔着自己的房墅透明玻璃看着环星区那整个行星最恢弘灯火的方向,平静的面容底下,满是暗波翻滚。

    林海寻路回到庄园,嗅到河畔星某些不寻常意味的庄园也是灯火通明。得知林海归来的消息,一直在底厅长椅上翘着两条白嫩小腿等候的林薇起身,仔细上下打量林海的身体穿着,在一点一滴的等待中产生的忧虑和惶色被她恰到好处的掩在了一贯清逸冷冽的面容之后,问道,“你去了哪里?”

    赵家的晚宴,庄园的突发袭击事件,林海从刘易斯病房的突然失踪,让林氏庄园今天这一夜注定不寻常。林薇不是一个惯于等待事情发展最终出结果的人,她此时只有种事物脱离了掌握的惶茫和焦躁的微恼,她在庄园静候消息的这段时间,心里结合蛛丝马迹对事件做出了大胆的猜测,假设的结果很荒诞甚至有些让她心跳都暗暗加速至紧,几欲窒息。

    庄园发生了袭击,能够调动那样级别的暗杀者,可以看出林家暗中对头的强大和拥有着的能量,如果对手势力类似这样的打击层出不穷,那么小小河畔星的韦恩公司和伯爵林家只怕未来就将满目苍夷。

    菲利普死了,他的家人,那个有着柔软小手腼腆的男孩也死了。风暴在前端展开,黑暗的触角已经渐次袭来,原本应该如男孩般坚强顶住这个家族脊梁的林薇,终于也开始害怕了。害怕现有的一切会逐步失去,害怕黑暗中的那些庞大势力,会最终夺走她林薇身边的一切。

    所以她第一次感到仓惶,所以面对林海的归来,她再端不起平时庄园二号强势人物的架子,她迫切要林海给她一个说法和交待,多少平复她心底因他而起的这种如风拂静湖皱起的这些层层激荡的忧虑和涟漪。

    但紧接着林海的一句话,就让她腰肢不受控制的微挺一僵。

    那是林海的回复,“刚才这段时间,我去了一趟环星一区10号的酒宴。”

    环星一区10号。

    星区议长赵靖府邸的座落之所在。

    林薇捧起了嘴唇,漂亮的眼眸渐次睁大,“刚刚有很多警车呼啸去往赵家酒宴……这么说来。”

    林海点点头,“大概是冲着我去的。”

    和掩唇眸颤林薇一错而过,林海走上台阶,“我要去见见伯爵。”

    林薇注意到他走上楼的身影有些疲惫,甚至有些不自然,不知道是不是某处受了伤,从而行动也受到了些影响。

    林薇甚至不知道这个青年在这场赵府宴会波澜上做了些什么,不过此时此刻,就这么看着林海在台阶拾步而上,吊顶大灯的灯光在将他背影笼罩出了一层光边,像是给一个历经沧桑落寞的旅人披上了一件归家的大衣。

    林薇突然觉得鼻腔有些酸楚,眼眶周围像是被无数小刺刺了一下,她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为一个男人的背影红了眼睛。

    林海敲开了书房的大门,然后在连续因为熬了两个夜眼眶发黑的伯爵林威面前的电脑光屏上,展开了一份资料。

    “这是历年以来,赵家利用议长职位之便,在多个系统,多个环节,和一些势力合作非法违禁品的信息。赵靖之所以和名单上的这些人牵线搭桥,之所以可以短短时间里崛起如此之快速,皆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幕后交易黑幕。赵家的资本从这些违禁品中获取,然后借其他贵族之后共同研发这些违禁制品,或者走私运输,谋取大量利益。掌握了这些,如果去查,我相信足以逮到赵靖的把柄,怎么把他打垮,这些不是我能想到的,但父亲应该不难运作……”

    看着林海给出的这些珍贵证据和资料,林威沉默着梳理看着这份证物,脸上已然掩饰不住透出震惊。“你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的……”

    “我有一个朋友的帮助。而且今天,我还去了赵靖的府邸,然后取到了这些东西。”

    林威神色复杂的看着林海,缓缓深吸着一口气,似乎想要缓解此时此刻,他内心的这种剧烈起伏。他很清楚面前林海带来的这份证物资料的价值,那几乎是完全抓住了整个赵家的死穴而面前的林海,和以往那个沉默寡言在庄园的私生子相比,就像是彻底的变了一个人。但也不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林威很清楚,一直以来藏在林海沉默外表之下的,是一颗隐忍但怀着惊雷的心脏。

    “朋友,又是那个神秘的江植?”林威迟疑,问道。江植因为林海而曾在他们的视野里昙花一现。让林威很清楚,河畔星之中卧虎藏龙,隐藏着一些地位或者能量不在他这个伯爵议长之下的人物。

    而这样的人物,却又偏偏和林海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白的关系,如果林海有此人的协助,取得眼前这些资料,林威着实是半点也不会怀疑。只是不知道结识了这样的人,究竟是林海乃至他们林氏庄园之福,还是隐藏未来之灾厄?

    林海并没有打算解释(book.shuyue.org)。他因江植而认识了大卫,大卫这样的存在又太过惊世骇俗,江植却是一块可以遮掩一切的黑色幕布,所以⊥面前的这个父亲如此认为也好。

    林威重新被这份资料蕴含的庞大吸引力给吸引了进去,“帝国有句谚语,夜路走得多了,总会留下脚印。九尾狐无论如何的善于变化,总会遗留下自己的一根暴露(book.shuyue.org)原形的尾巴。赵靖起家于近短短二十年,势力的增长却是在近五年时间里面,河畔星的调查机构曾经发现了一些端倪,但最终参与对赵靖调查的机构人员或是失踪,或是永远的离开了河畔星……再也没能出现在这里。赵靖硬生生用他的议长身份和这些贵族权势联合势力,在河畔星的上空,打造出了这样的铁幕形成了威逼我们林家的力量。”

    “从这份资料上面,赵靖在河畔星乃至域外小行星基地,竟然有多达十五个违禁品烟草和神经致幻剂的制作工厂和黑市倾销源……”

    听到“违禁品”这样的字眼,林海的耳朵不经意间,轻轻跳动了一下。但林威显然没有发现林海的这个异动,“而赵靖的“违禁品”销售网络联盟之中,竟然有河畔星的贵族势力老巴什家,塞琳娜伯爵夫人,玛扎勋爵家族等等这些上层人物啊……他手下的郭怒,布莱尔,阿帕奇几个议员,竟然也是这些地下违禁品黑市的牵头人……佐伊家族竟然也牵扯其中……难怪会和赵家联盟,占有百分之六十份额的佐伊家……竟然是赵家在违禁品倾销网络上最大的合伙人。”

    “我以前一直知道他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没有想到,”伯爵讥讽得笑了起来,“河畔星的上层利益链条的黑暗,竟然已经到了这样如陈年墨缸的地步……你知道,这份证物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真相。一个即将被揭开的真相。”林海道。

    “这的确是真相,但这样的真相如果掌握在普通人的手中,就是万劫不复的杀身之祸。然而在我们林家的手上,却大不一样……”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的伯爵声音都有些颤抖,“试想一下,若是集结最精锐的特警对这十五个违禁品制造工厂进行突袭……那绝对会是河畔星近半个世纪,最伟大的一场禁毁行动……而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把他们一网打尽了。这将是一场反击,一场伟大的反击。端掉赵家的违禁品制造工厂,将彻底破坏赵靖的经济,斩断加纳森在河畔星精心埋下的这只手臂,将让牵扯这场事件的赵派贵族和议员倒台,甚至佐伊家也难以幸免。”

    林威目光从半透明的穹顶,望向深邃的夜空,“这场河畔星的地震,就从我们这里,拉开序幕

    林海和林威这一对父与子罕见的在这一夜谈到了深夜。令整个庄园内外的人都不可思议,难道外部的那些喧嚣,促进了庄园内人与人之间某些化学反应进一步的变化升华了?

    林海只知道自己这一夜极累,所以他破天荒的做了一个很好的梦。梦中有那个素未谋面的菲利浦家小男孩,在星空之上,对他微微致意,然后转身化作漫天星尘。

    醒过来之后,河畔星一夜过去,所积累的风云和喧嚣,仿佛都要从外部的空气中,打破宁静的清晨,抑密着透入庄园中来。

    林海在赵氏庄园大闹的后遗症,在这个初晨发酵到了顶峰,外部的电话不断的打入庄园来,韦恩公司和林氏家族的所有元老和内外戚成员,都得到了这个消息,可想而知昨天一夜只是,在河畔星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但即便是外界波澜喧天,今天也是林海和林薇离开庄园前往首府星清远学院就读的曰子。

    所以那些外界的喧闹和侯在桐树大街林氏庄园之外,将街道围堵得水泄不通的那些媒体记者,好事民众们,都确确实实的看到了搭载着林海和林家天之骄女林薇的陆航车,就这么驶离庄园的一幕。

    望着陆航车驰上街道远去,掀起露面枯叶不断飘舞。有关这个神秘私生子林海的种种事迹,就这样在人群之中持续姓相传发酵起来。

    “据说他曾经在号行星那种地方生存下来,这样的人,又哪里是简单的……所以他到河畔星,做的就是不简单的事情……”有人很有即视感说道。

    旁边一个在报刊供职的中年男子神神秘秘道,“听说他昨天在赵家府邸之中,万分诡异,那些想要把他轰出去的保卫们,纷纷被庄园里各种装置所阻拦……追他去的门关了,电梯也失灵了,现在有通灵会的人说了,他是林家的异类,可以和幽魂沟通,是一个被鬼魂巫术诅咒的人,正是因为如此,当年伯爵林威才不敢承认他啊”

    “拉倒都星际时代了,这种说法也能信?现在住宅都是智能控制,顶多是他有办法控制了住宅的那些系统……”

    一个IT媒体记者翻了翻白眼,“无知者无畏,科技无法解释(book.shuyue.org)的神秘事件比比皆是。你以为是你们家的那种老屋?赵府可是环星区科技智能化最强的住宅,你去试试攻破他们的系统?这些都是菲科思跨国智能住宅解决集团设计的政要府邸,对骇客的防御能力堪比国家级别,这不是个人可以办得到的事情,这甚至超出了科学的范畴……”

    一个小道杂志编辑还带着七分畏惧三分笃定,“星那种地方向来隐秘,流放在那里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据说有人打听回来了……这个林海,在那边就有“巫妖”的称号……”

    “那么他们现在要走,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要暂避风头……毕竟得罪的也是一个议长家族啊。”人们众说纷纭。

    “暂避风头?刚来的时候,就听说这个林海在修身馆就露出了过人的体能,接着谁都想不到,在林家年会,他居然收到清远学院录取书。一个什么学都没上过垃圾星上的人,可以考入清远学院,这难道是普通人可以做出来的事?紧接着在新南星空贼事件,他曾经是作为遇难者失踪的,但接下来又奇迹生还了,还当众让赵靖颜面扫地,这同样是一个伯爵普通私生子做得出来的事?这些还不说了,他遭到那样的炸弹袭击没有任何受伤,接着就因为赵议长的渎职放入了暗杀者的疏忽,竟然还出现在防备森严的赵家府邸,把赵家大少二少打成了猪头……这样的人你认为他会去避风头?”

    说话的明显是站在林海这一边,认识林家的贵族子弟。围观人群里听着这番事迹,身份来头都不凡的公子哥千金女,更是不吝露出了几分憧憬痴迷之色。这一年之中,有关这个不守规矩,如野马般傲然不羁林家长子的各种新闻,在环星区的上流社会阶层,在这些富家子弟之中,可是没少传言。人名树影,传言多了,难免不会出现一些对其耳濡目染的拥趸。哪怕对他不怎么感冒的人,也不妨碍今曰驱着自己的豪车来见见他离开的这一幕,毕竟昨夜的事件太过惊世骇俗,足以⊥他们强烈生出一睹这个林海什么样子的想法。

    “今早警方调查科来人了,原本是要带走林海的,毕竟赵家报了案,单枪匹马大闹一个议长家族,殴打赵茵莱和赵动,这事赵家就准备闹大。但却被伯爵林威一句话挡了回去,伯爵林威说了,“孩子间的打架,无关人等就不要插手了警方有余力,还是多查查那个帝国通缉的杀手是怎么潜入河畔星对林氏庄园展开袭击的””

    “伯爵林威一句话……那些调查局的特工当场就无比难堪羞愧而退,他们连杀人凶手的来头和线索都查不出来,还凭什么管林海和赵家两个儿子的恩怨?”

    “来到河畔星短短一年,就搅得如此风生水起……如今这个林海,就要去清远学院那样的地方深造了哪里管这之后河畔星洪水滔天……赵家又怎么可能拦得住?”

    有人回顾这个青年来到河畔星惊起的种种事迹,又喃喃道,“这个林家长子到了清远学院就会老实?”

    “……只怕那所帝国大学院,也必将不得安宁……”

    


    

章节目录

星河贵族最新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地震的序幕,以及离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星河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