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茵莱本就不是一个对美色沉迷的人,这或许和他性格和志向有关,除了佐伊这样的奇葩,其他任何一个想要在河畔星议会上面获得一席之地的人,绯闻缠身绝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到目前为止,除了公开表明对林薇追求的意向之外,在他身上没有太多花边新闻。

    而现在看到赵茵莱身边的田小恬,特别是田小恬眉目之间的一丝忧仲之色,赵动顿时就有些明悟了。

    田纳西家毕竟已经在上个韦恩公司年会上,走向了伯爵林威的对立面。田纳西毕竟是商人,虽然未必林威就要针对于他,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他这样的商人,必然要将商业利益和政府关节紧密连接起来。和林家的合作中断,田纳西想必也遭遇了阻力,而要想依然如往常一样可以将生意做得顺风顺水,他们也必然另外需要借势助力。可以说,田纳西对赵家的依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所以今天田小恬会作为赵茵莱的女伴出现在这里,也应该是出于情势使然。

    只是两人各自诉求不同,从而显得貌合神离。

    在短短两个月里,田小恬仿佛一瞬间成熟很多。

    她以往就是在象牙塔里生活,家境也比较富庶,毕竟田纳西家在河畔星还是很有些名气,她上学以及平时生活各种花销,时常去旅行的费用,从来就不会有任何操心。就是在学院之中,田小恬给人的印象也是家境底蕴很好,虽然并不大手大脚,但对钱的概念倒也并不太深刻。

    但是在短短的这半年时间里,原本在清远学院就读第二学年的她却不得不面对家中出现的问题。首先是田纳西提出让她和林家的私生子结婚的想法。当时听到的时候,田小恬一度怀疑这种在肥皂电视剧里出现的情节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在此之前一直在学院里宛如清风拂面长裙飘飘的少女,曾经偶尔静下来的时候,也曾有些憧憬的想过自己未来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一定会骑着白马从长亭古道出现,经过满地的红色枫叶。每一个女孩无论高矮胖瘦美丑家境优越或是拮据,都不可避免有过这样的想象的年月。

    若无意外,田小恬的生活也必然会以她理想的方式前行。安安静静得做最好的自己,然后在最好的年华的等待那个人出现牵起她的手。

    这是最理想的状况,但无疑理想之所以是理想,就是只存在想象中。就好比林海来到河畔星只是想在大学里多学习星际时代的知识,但谁知道居然在新南星遭遇了一场残酷的逃亡和战争。

    家庭的横遭意外,让田小恬不得不提前从象牙塔跳离面对**裸的现实。现实就是没有骑白马的少年从古道出现,有的只是一个贫民窟的私生子。现实是她作为田纳西家的千金小姐,在家庭陷入窘境的时候,她自己也会被牵扯进去,然后身不由己。

    所以在家庭安排的时候,她最开始是懂事并顺从的。但这样的顺从仅仅只是表象,是她一直以来在家庭培育下温润如水的教养表现,但她内心的叛逆,总会积蓄到了某个点,然后反弹,这样的反弹导致事态恶化,田纳西家和林家终于谈崩。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就在帝国民众们纷纷讨论的空贼热点之下,她和她的家庭却一直在修正和林家闹翻所导致的后果。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田小恬也逐渐看清楚了摆开在面前田纳西家的问题。这样看问题的方式让她成熟不少,她有时偶尔也会想,如果回到两个月前,依然是在那场韦恩公司的年会上面,她或许会以现在看问题的方式,并不会反抗和林海的联姻也不一定。

    当然田小恬外表看似柔软,

    但内心其实很坚韧而倔强,这样的想法只是偶尔乍现,脑海里时常会想到林海接到清远学院通知书通身被光柱笼罩的那一幕,她也会时不时撅起嘴心忖“有什么了不起”。

    其实从骨子里,她还是一个高傲要强的人。

    作为赵茵莱的女伴出现在这场宴会面前,田小恬立即觉得不虚此行,也见识到了赵家如今在社交圈和河畔星高层的人脉。

    几乎河畔星小半个高层势力圈的人都这场酒会之中。有辉格党在河畔星的党会首脑王善义,辉格党虽然在帝国不算大党派,但最初也是以工商业阶级所组建的党派,在经济实力上面,还是很有影响力。也有几个帝国赫赫有名的财阀在河畔星分部的负责人,这些人平时她父亲田纳西在一些社交场合也曾见到过,但一般都是中心人物。如今在赵家的酒会之中,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宾客,没有平时被簇拥的情形,这代表周围人的圈子,大抵身份平起平坐。

    那头还有以往只能在机甲联赛直播中才能见得到的弗格森伯爵,这个人是河畔星名人,是目前河畔星机甲联盟大赛综合成绩位列第一的奔牛战队主教练,曾经是帝国大师赛一名斩获颇丰的教头,名气很大,至少光靠他的名头,随时可以获得数千万上亿的无条件资助。奔牛战队在星区机甲联盟大赛也是稳居第五的前列战队,投资这个战队的商会,在弗格森伯爵带领下赚得盆钵满盂。赵家也是投资者之一,每年弗格森的奔牛战队收益几乎可以给赵家这个投资者提供占整个赵氏集团五分之一的利润血液,弗格森执教的奔牛战队可以说是河畔星的一支生钱利器。有太多各方利益牵扯,再加上自己的伯爵贵族身份,弗格森作为行星议会的议员,也是一个很有分量的存在,被私下里称为“第六位议长

    韦恩公司也有自己的战队,但实力和专业上和弗格森执教的奔牛战队天壤之别。林薇致力于通过比赛来提升韦恩公司利益渠道,顺便还能提高公司形象和地位。但韦恩公司的联盟赛战队实力上在星区也只是前二十之位,若是有奔牛战队这样的战绩和带来的收益,林薇只靠着这一项,恐怕就能够让韦恩公司填补利益亏损,重振旗鼓。

    而这之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年轻的行星议员佐伊。田小恬以往也只是听闻过他的大名,真人近距离还从来没有见到过。

    听到赵茵莱的介绍,田小恬当即就忍不住掩住了嘴巴,“您就是佐伊?”

    她刚才就看到这个青年身边和身后都跟着她一眼就能认出的大人物,这些人有些和佐伊交谈,之如弗格森伯爵,一名四十来岁的伯爵居然和一个二十七岁的青年俊彦地位均等的交流言谈,哪还能不突显这个青年的身份。而那些看似随意跟着佐伊的人,虽然不卑微,但多少也在他的身后,突出他的显眼。

    此时面对田小恬眸子里的讶然,佐伊身旁的女伴颇有些自豪和戒备得审视田小恬。而佐伊则在赵茵莱的介绍中对她洒然一笑,语气自信而恰到好处,“在下就是佐伊,美丽的田小姐,很荣幸认识你

    田小恬优雅点头回应过后,却发现心跳得厉害,明知眼前这个金发青年绯闻缠身,田小恬也不得暗中不承认对方的气度的确对女孩很有杀伤力。

    赵茵莱则熟稔得拍了拍佐伊肩膀,指了指宴会处,“美酒在内,又怎么能让佳客久候”

    一众人随即笑着气氛热切得朝宴会厅走去,这一帮人以弗格森和佐伊名气影响力最大,其他跟随两人的周边人士,有党派行星分部负责人,有财阀高管,有企业二代掌舵人,个个也非等闲之辈,只是在两人面前,众星拱月,光芒多少有些黯淡罢了。

    但这整个酒宴迎来的分量最重磅的嘉宾,无疑让不少宾客纷纷打望,然后人群在他们前行的道路上裂开,给佐伊等人让出红毯的路径。

    宴会的气氛似乎都要到达了**。

    而随着这一帮人后方走入的高层子弟圈,人人都有一种沾了光般与有荣焉的兴奋神情。他们身份或许显赫,但是在弗格森,佐伊,甚至那些财阀和党派人士面前,又不知道隔了多少个层级,能跟着沾光已经是让他们大脑发涨晕眩。

    有说有笑走入酒宴厅,无话不谈,有人突然冷不丁把话题引到了风口浪尖上,“不知道佐伊议员知不知道那个林威伯爵的私生子?对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这不经意的一翻言论,不由得让气氛有微微的一滞,平心而论,林海之前只是伯爵家丑闻里的小人物。但这样的人却在不久前对赵家做了骇人听闻的事情,而且在赵动的生日酒宴上面,这多少有些煞风景。说话的人叫李夏普,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是河畔星贸易组织“麒洋会”的会长,此刻他表情笑谑,就像是提及了一个亟待被审判的犯人。

    这番话直接问的是佐伊,而佐伊这种人口中对人的评价,自然分量十足,所以倒是周围人立即停止了交谈,竖耳恭听。

    佐伊看了眼眼神划过一丝戾气的赵动,轻声一笑,“一个不怕老虎的野犊子而已,居然对赵议长做出以下犯上的那种事,我倒觉得这个冒犯者反倒应该觉得耻辱……赵议长大度,当然不必和他一般见识。而且我有听说过这个人是垃圾星出生……”佐伊保持着笑容,环视四周目光焦点他身上的宾客,“试想垃圾星那种存放垃圾地方出来的人,难道你们指望他有多好的教养?”

    一阵哄笑。

    佐伊并不怕得罪任何人,甚至根本不怕得罪林威。这一番话很有他反讽的风格和分量,引得四周则是起哄笑声不断。言语轻淡,但却刻薄如刀。这似乎是佐伊这样的人很鲜明的特色。

    而佐伊身旁的那个率真小名模则眼眸微微茫然问自己的这个情郎,“那个人真的有你们所说的这么差劲吗?”纯粹是为河畔星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奇葩而诧异。

    周围宴会上的女孩们也同样投来这样的目光,这倒不是因为对林海这个人有了兴趣,而是佐伊这个代表很多女性心目中理想男人形象的人口中的话题,哪怕只是一个差劲小人物,或者是地上的一滩狗屎……也足以更加引人好奇,究竟差劲到了什么地步,狗屎到底臭不可闻到了怎样的程度?

    她们关注的是佐伊的关注,感兴趣的只是佐伊的态度而已。

    只是此时的田小恬却下意识的想到了林海那张看上去永远平静的脸,想到他去年年会上明明考上了清远学院,却秘而不宣的下马威,心中已经对他痛恨到了极点,小礼服腰线边垂着的纤手已经轻轻攥紧了起来,皱紧的心脏已经代替其他人做出了回答,“差劲……而且差劲到了极点从未见过比他更混蛋的人”

    这场赵动的生日酒会伴随着对那个私生子的讨伐声而开始。又在众人各自酣畅间逐渐推向气氛热烈的高峰。

    酒宴气氛半酣之中,却突然发生了一个插曲,一条不知道从哪里蹿出的流浪大黄狗从大门蹦进了院中,冲入宴会现场对桌上的蛋糕和烤肉恣意横扫,一度引发了酒宴的一阵骚乱。

    女生们被这条大黄狗的突如其来吓得够呛,尖叫着跑开,大多是担心这种动物没有防疫而携带一些致命病菌。匆匆避走的绅士们则颇有些觉得好笑。宴会的保安们原本看着它冲入院中,有人打算开枪击毙,却被领队狠狠踹翻在地,不能动用枪械,而且不能太过惊扰宾客,保镖们则是一个个手持塑胶棒要把这条狗赶出去,但无奈这条狗太过狡猾,在围堵的保安之中左冲右突,奸诈得不像是一条狗,完全就像是一个狡猾而多智的人。

    宴席上的这幕插曲本身是以女孩们的尖叫而展开,到后来于脆不少男女围着看保安抓狗的戏码,滑稽让人哈哈大笑。

    片刻后,这条大黄狗似乎发泄吃够了,带着满嘴的奶油在保卫们最后一次合围间冲向墙壁,随后在两人高的围墙边一个飞跃跳上墙柱,中途借力再一个反弹,直接一个背越式跳出了高墙……看的众围堵的保卫们是目瞪口呆。

    大黄在宴会场的胡闹多少吸引了一些场地保卫的目光,而就在外围保卫分神的间歇,一道黑影,已经跳入了围墙。林海尽可能的贴着草坪的短树丛行进,然后在墙角,找到了府邸庄园的配电箱。用力钳打开配电箱之后,林海的手在配电箱的电缆中翻找,终于发现了一条信息缆线,然后取出了随身的一个经过改造后的手机,将手机盖后方改造出来的两条细线,搭在了剥开的缆线之上。手机的发信装置激活,片刻之后,来自一股外来的力量,就从这里,无声无息迅速攻破了智能府邸的所有防火墙系统。

    大卫曾经反复给林海说过,他目前只有一级权限,所以有的时候,能力会有限制。

    林海并不知道所谓的一级权限是什么意思,代表着他这种人工智能规则里的哪些内容和局限。但林海清楚,他想要无声无息潜入庄园,想要真的从哪些监控器中抹去他的身影,光靠他自己的能力,是根本办不到的。

    实际上,如果没有认识大卫,林海也绝对不会兴出今天的这个念头。

    但有大卫的协助,让他可以做一些往常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或许很轻松简单。

    但大卫并不是万能的,想要从外部侵入赵家府邸,接管监控系统,这点就连臭屁哄哄的大卫也坦言做不到。所以提出的是硬件串接,暴力破解的计划。

    找到府邸的配电箱,用改造的手机形成一个连入赵家府邸内部信段的外接装置,大卫就可以从这里为节点,侵入赵氏府邸。

    这是个大胆的计划,林海采用了这个计划。

    是因为他今天,太想做一件事情。

    耳机里传来大卫“搞定”的声音之后,林海从草丛里起身,在阴影和夜色的掩护下,走入了言笑晏晏,透着辉煌灯光的礼宾楼……

    赵动倚在二楼的木制护栏之上,端着酒杯,望着下方的酒宴。

    对赵家而言,这无非是成功的酒会,这么多重量级人物捧场,只怕从今以后,很多人对赵家所作所为的愤怒,都会转化成一种畏惧。

    最关键的是,林家死了人,遭遇了一场炸弹袭击,如今整个林家都沉浸在惶恐和悲愤气息中的时候,赵家将这里变成了欢场,尽情的嘲笑林家的窘迫和狼狈。

    这何尝不是对空港之时,那个该死的林海和伯爵林威的有力反击

    只可惜,人体炸弹,怎么就没有炸死那小子

    赵动摇晃着酒杯里猩红的酒液,狠然的如此想着,却突然像是有人在他的后背上狠狠敲了一下,他刚想转身对对方怒喝“于什么?”就发现双眼发麻发黑,手脚不听使唤,而且渐渐失去知觉,酒杯坠落下来,被一只手握住了,一些酒洒了出去,溅落在地,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二楼这个角落的这一幕。

    赵动眼前的世界,整个黑暗了。

    赵动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位于一个小会客厅之中,这间会客厅一般也是男士们吸烟清谈政治讨论格局金融的地方。赵动再熟悉不过这个地方,之前他和佐伊等几个人就在这里吸烟喝酒,沙发对面是一个电视光屏,面前的大理石桌上还有残留的酒杯和烟灰缸里的烟头。

    但他……他发现自己在沙发上,动弹不得,整个人被撕下的窗帘绑在沙发上,嘴里也被一截布粗暴的塞住了。这截布有浓烈的灰尘气息,大概也是窗帘的一部分,塞入他的喉咙深处,几乎触及扁桃体,舌头和口腔没有任何可以活动的空间和空隙,只能勉强通过细碎的气流呼吸,一旦急促就有想呕的冲动,他想把这截粗暴入喉的布吐出去,却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他被泛呕和灰尘味呛出眼泪,几欲窒息。

    他糊着眼泪水的目光惊恐的左右四顾,然后看到了在窗边的那个黑影。

    黑影渐渐走了过来,然后显出了真容。

    看到对方,赵动双目猛然睁大,一眼的血红和暴怒甚至混杂不可思议和惊恐。他“呜呜呜”的喊动,拼命挣扎着,弄得整个沙发都在跟着摇晃,但沙发太过高档太过厚重,地面也有厚厚的地毯,就算他很想弄出些动静,也根本无能为力。

    林海来到他的面前,搬了根凳子坐下,伸出手帮赵动抹去眼角呛出的泪花,让他更看得清楚一点,心平气和道,“不要怀疑你没有在做梦。你看,我受到了人体炸弹袭击,被杀手暗杀……而你现在还在这里高调举办宴会,这很让我不爽。”

    赵动拼命的摇头。一双眼像是在凌厉威胁,又似乎在解释。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林海点点头,“我没有说是你们主使的,而且这不是没有指向你们的证据吗?”

    赵动平静下来,不住点头,眼神里又有点恐慌。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而且在没有直接证据之前,我不会于这样的事,你也最好祈祷,这不是你们幕后主使于的事。否则我真可能会杀了你……”

    赵动拼命摇头,而似乎听到林海那句“不会杀你”,又有些如释重负。但随即林海的一席话,又让他猛地睁大眼睛。

    “但是这件事,的确和你们脱不了关系,至少那个杀手溜入河畔星的时机,和你们配合得恰到好处,要说完全没有关系,似乎也没有人相信……你不用担心,我真的不会杀了你……我不是杀手,而且平生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你那是什么表情,我真的是第一次。”

    “我们在悲伤,而你们却在为生日宴会庆祝。”林海握起了拳头,“我就是很不高兴这一点,所以我决定过来,狠狠打你一顿。”

    赵动眼神露出惊惶而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林海慢慢站起身来,像是看着一尊魔神。

    “我很好奇,当所有人都在为你的生日庆祝,待会看到你最好的生日礼物是变成了猪头……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一种表情?”

    在赵动拼命挣扎的身体面前,他看到林海举起了一个枕头,取出了他嘴里的窗帘布,然后在赵动就要惊天嚎的一瞬间,枕头猛地将他的头罩住,林海势大力沉的一拳,狠狠惯在了薄薄的枕头映现出的人脸之上

    嘭

    嘭嘭嘭嘭……

    〖

    


    

章节目录

星河贵族最新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变猪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星河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