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区医院。

    接了电话的林威走入病房,面对着站在包扎缠着石膏绷带刘易斯床前的林海和林薇,“宁清和林昊在星区首府一切顺利,没有受到任何人生安全的威胁,可以放心了。”

    林薇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唐纳海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进来的唐纳海望着林海,神情不免有些古怪,作为大管家,他开始着手处理庄园爆炸事件的善后事宜,安抚庄园内员工,另一方面,也负责和警方进行沟通。环星区的骚动还未曾平息,但在这些特遣局警方之中,他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有关林海的传闻。

    在警车之中,林海用林薇的手机接了一个电话,而追捕袭击者的特警小队和特种旋翼机单位,竟然就在林海所接到这个电话的引导下,让杀手无所遁逃,在哪里仿佛都可以将其揪出来,最终导致这名大名鼎鼎的杀人专家,半生纵横,最后使尽浑身解数,也难免身死环星区这边的命运。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唐纳海越加有些证实自己的猜测,在林海的背后,有某种神秘莫测的助力。

    他虽然不清楚这种助力来自何方,但林海可以考入清远学院,在新南星空港竟然敢扇赵靖的耳光,事后还有那么多基地军人给他撑腰,都和这种助力不无关系。如今那个打给林海神秘的电话,情报的掌握能力精确到令人发指。甚至就连唐纳海,也不清楚,在整个河畔星之中,还有什么机构,能够超脱于特遣局警方,调用那么强大的监控情报网络。

    越是看林海,越加觉得这个伯爵垃圾星到来的私生子,深不可测。

    而于爆炸现场所有人,都清楚,这场乍一看像是针对庄园的恐怖袭击。但真正当时的菲利浦,是冲林海而来的。

    很明显,这个杀手的目标,是林海。

    唐纳海朝林威道,“菲利浦的检验报告出来了,是季戊四醇四硝酸酯植入式烈性炸弹,通过手术植入在肋下,而对方更凶残的植入了一个注射启爆装置,通过遥控体内的注射针筒,将启爆物刺入炸药引爆,整套装置很隐蔽,都是最常见的材料,所以庄园的安检器材也没能发觉。”

    “菲利浦……应该是被胁迫了。警方在落环区的河滩发现了他的妻子和儿子的尸体。两个人都被反捆了双手,抛尸河滩。这帮人,太过凶残……”

    林海看到林薇的双眸颤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归于平静,只是一双素手,已经私下里紧紧攥了起来

    菲利浦可以说是在青年时期就被聘入了庄园,那时候他还风华正茂,当年还像个大哥哥般牵着林薇的手逛后花园。而这之后,庄园也一步步见证了他们的人生。菲利浦后来结了婚,夫人叫琳娜,儿子取名小威廉。而林氏庄园就像是菲利浦的主家,宁清时常邀请菲利浦家人前来做客,和琳娜谈心聊天,听她唠叨平凡人家的家长里短。而小威廉则无比拘束的看着这个华贵的庄园,他一直被邻居家的小孩羡慕他父亲在林氏庄园工作,以至于家附近一些习惯欺负人的大孩子,都不敢轻易欺负于他,在学校之中,他从来就是受照顾的对象,不为其他,正是因为他的父亲在为行星议长家族工作。

    对于这个一直给他们家带来荣誉和自豪的庄园,小威廉每次到来的时候都无比拘谨,因为来之前就被父母教导了许多有关礼仪甚至教养的问题,让他进入童话般的庄园都有些畏首畏尾。直到林薇在那一天,牵起了他的手,带他参观玩耍。那一天小威廉的脸都是红扑扑的,躲闪着林薇的眼眸,林薇有时想起也会偶尔一笑,兴许在那个时候,她已经以御姐范占据了一个小男孩的内心呢。

    而现在,这个男孩和他那个虽然从来没有名贵衣服,但却一直很得体的母亲,只是照片上两具失去了生命的身体。

    看到小威廉那张倒在沙地上灰色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林薇心脏就像是被某种钝针狠狠刺了一下,在林海的注视下,她侧开头去,似乎并不想让任何人见到她此时的表情。

    “杀手的身份已经查明了,是“多面手查理”。这个人在十年前就被帝国官方列入通缉名单,杀手生涯不可谓不辉煌,身上还有两个下议院议员的血案,只是此人无比狡诈,他用枪娴熟,又精通格斗,潜匿,暗杀,爆破。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出神入化的定时爆破技术,如果说他单纯是用枪格斗之类,只怕还排不到帝国杀手前列名次上,关键在于他的爆破手段,往往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杀人于无形,而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他的危险程度,足以位列帝国前五。当查明杀手身份的时候,河畔星警察总署都不相信他们竟然击毙的是这个杀手。”

    唐纳海说着又神情一黯,有些暗暗咬牙,“只可惜,此人最终还是没能被活着逮捕,否则到可能从他的身上,挖出证据”

    “作为一名职业杀手,就算他能侥幸生还,我也绝不指望他可能真正当庭作证指出他后面的人,”林威摇了摇头,“而绑架杀害菲利蒲家人,保证也绝对难以挖到任何线索……”

    唐纳海狠狠攥起了拳头,锤在了墙面上,“该死”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到底是谁策划和预谋了这一切,”林威转过头,面对林海和林薇,“我和你们一样愤怒,但你们应该明白,这个时候,愤怒就像是女人的咆哮一样歇斯底里而毫无用处。你愤怒,但你的敌人却在冷笑,他们可以用尽一切冷血的手段来打击你,让你从夷然无畏中感到恐惧,让你从你在乎人的安危中感到颤栗。在他们面前,你不过就是一个猎物罢了,他们看上了我们,而最终要吃掉我们,这就是**裸冰冷冷的全部理由,而他们一直也就是这么做的。”

    “但我也可以保证,他们现在只怕也会因此自顾不暇,查理被歼灭,这样的人竟然死在了河畔星,而又是什么人指使了这场袭击,光是接下来的民众舆论,以及监察院的调查,只怕都会让他们脱一层皮。”

    “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庄园和韦恩公司,一切恢复正轨,恢复正轨,就是对这些想要看到我们覆灭人最好的反击。韦恩公司挺过了上个财年,如今已经开始回暖,只要保持这样的局势,赵家就绝无可趁之机。”林威看着林海和林薇,“这里和事件后期的调查,就交给我了,你们,依然去往首府星继续学业和事业……让那些人看到,河畔星林家,没有一个人会被吓倒”

    凉风之中,林薇和林海站在远方日晖渐渐消弭的阳台。

    有些暖色的斑驳光影映照在他们的身上,两个人就那么静静的伫立着,看着天边伴随着日暮席卷而来的乌云。

    只是有些意外的,他们还是首次共同的感受和承担这种从暗处无形迫近的压力和危机。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但如果我是你,说不定会厌恶这个家庭吧……”林薇的侧脸在余晖的映照下,双目像是红宝石眸子一样深邃,“把你从垃圾星接回来,但给予你的并不是富足的生活,而是紧接而来风雨飘摇的危机,接下来你还要被迫承担起这样的危险也许你会很恨我们那个父亲的安排吧……”

    和林薇星瞳对视良久,林海撇撇嘴,“我们既然是订婚夫妻关系,既然不能同享福,但这至少是共患难了吧。”

    林薇微愕,随即一抹嗔意和恼意浮上面庞,但她这次没功夫反击林海,只是想在这种时候,他怎么还可以这么不正经。

    但莫名的,林海口中那句“同患难”,倒是让她胸腔里某个部位有些暖意的跳了一下。

    “这一次非同小可,你不能过于冲动。”

    “冲动?”林海皱了皱眉,随即反应过来,道,“你觉得我现在心底打算的,是直接冲去赵家找他报复?或者把他那两个不成器偏又爱臭屁和惹事的儿子打断腿脚?并告诉他们,他们这样下三滥的招数敢来多少次,只要我不死,我就可以把他们全家折磨至死?”

    听到林海语气里的某种浓烈血腥味,林薇秀眉微挑,注视着他。

    “虽然我的确想过,也非常想这么做……但有的时候,仅仅也是想想罢了。虽然无数的作品宣扬所谓的匹夫一怒,血溅十步。这样看来的确很大快人心,但人在这个世界上,总不是如此自由的。譬如,我现在无数次的想端把枪或者开上一台机甲,把赵家整个都端了……但现实是,我们对赵家行使这次袭击始终停留在怀疑的阶段,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们指使那名杀手做了这件事……而且,我就算这样去做了,很可能会被铺天盖地的警察给淹没,然后后半身就只能在囚牢里渡过……还有,我总觉得这里面不太简单赵靖的报复,不嫌来得太过粗暴和明显了吗恐怕现在整个河畔星,都会认为赵家就是策划这次袭击的幕后黑手吧……有很多人,也期望着我们如此不顾一切疯狂的报复吧……当然,这也并不排除他们已经丧心病狂到了一定程度……”

    “但我们不能阵脚大乱,至少,就算要报复,也要一步一步来。就像是一个口袋,要让他们整个头都被笼罩进去,然后再拴紧,最终让他们一步一步,窒息。”

    林海的目光投射向远方的天际,这个时候日光已经彻底湮没,那头乌云澜卷而起,恣意在云空肆虐,倒映在他棕色的瞳孔之中……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给大家汇报一下,最近一天一更的原因。大家很多朋友已经猜到了,烤鱼快要有小孩了。最近都在医院陪床,只能用碎片时间,保证每天一更,或者有时候可能有意外,但我都会提前告知。

    过了这段日子,速度会提起来,毕竟从开书到现在,还从来没有掉过链子,是吧?争取保持这个优良习惯

    最后祝所有书友一家人幸福安康。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本就很焦虑了,如果能够看到大家月票的支持,那是我最欣慰的一件事

    〖

    


    

章节目录

星河贵族最新章节目录 第八章 共患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全吧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星河贵族最新章节